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難得一見:中共國安內幕 權斗吃喝嫖賭樣樣來

——大連國安局內部醜聞

與薄熙來有關係的、中共國安人員,權斗吃喝嫖賭樣樣來: 車克民,連跳三級,資產千萬 鄭義強,強買強賣,一夜暴富 彭東輝,吃喝嫖賭,玩遍大連 王富選,爾虞我詐,被同事暴打

薄熙來受審。

編者按:2019年2月27日博訊老闆韋石在他自己的推特上污衊阿波羅網是江蘇國安運營等。阿波羅網要求韋石提供證據或調查報告,並提交給美國聯邦調查局。

阿波羅網批駁博訊老闆韋石誹謗本網是國安運營 並將以行動回應

作為回應,阿波羅網着手盡量多發和重發揭秘中共國安的文章。也懇請網友來稿。

請到阿波羅網投稿論壇註冊後投稿;地址是:  http://hkbbs.aboluowang.com/forum-7-1.html

本文是阿波羅網2010-08-02刊登姜維平撰寫與薄熙來有關係的、中共國安內幕的文章。

原文正文如下:


在我最初的印象里,國安局是神秘的,也是高尚的,因為從童年時,共產黨對我們的洗腦教育,就把反間諜的衛國戰士的光輝形象,刀一樣鐫刻在我們的腦海里,使我們對國安特工佩服不已,直到後來夢想和盲從的破碎,來自本身的被專制統治者的誣陷迫害,從2000年底開始,我才知道了,中共國安由於缺乏監督制衡,已被野心家所利用,在大連薄熙來當政時尤甚,其已改變了工作性質,不僅貪腐成風,而且內鬥激烈,已墮落成排除異己,枉法追訴的可怕的工具!

車克民,連跳三級,資產千萬

車克民,在大連的80年代初,不過是旅順海軍基地的一個志願兵,名不見經傳,據熟悉他的人講,他來自鄉下農村,家庭出身貧寒,只因一個偶然機會認識了當縣委副書記的薄熙來,成了他的生活秘書,從此,命運發生了突變,原來,他轉業後回到金縣,會幾手絕活,一是做飯炒菜,二是駕駛車輛,三是武術散打,於是,被剛到金縣創業的薄熙來看中,當然,他還有一個更突出的特點:他無比忠於薄書記,那時薄熙來帶領幾個小兄弟,經常東遊西逛,混吃騙喝,指手劃腳,欺世盜名,老百姓無不切齒痛恨,有人對公子哥薄熙來說,要不是你有後台,我非打你“滿地找牙”。。。。。。總之,薄書記與金縣農民關係緊張,又動輒擾民,故怕遭到報負,車克民便派上了大用場,最初,他是縣委機關小車班司機,專給薄熙來開車,不論白天黑夜,風雨不誤,為了給他料理雜物,長年不回家,老婆聽說他跟着薄熙來四處鬼混,欺男霸女,無惡不作,就憤而與其離婚,但他滿不在乎,他說,薄書記就是我的再生父母!這靠山我跟定了!

果然,從1988年開始,隨着薄熙來,由金縣書記高升大連市委宣傳部長,一人得勢,雞犬升天,他也由以工帶干,成了科級幹部,有組織部的官員發表了不同意見,說他沒有任何文憑,連小學都沒畢業,不能提拔,薄熙來大怒,說,你把他送到黨校補課不就行了嗎?哪想,此人不僅五短身材,肥頭大耳,貪吃懶睡,而且,智商十分低下,斗大的字不識一筐,根本無法進修,薄熙來為了拉攏他,撥專款給黨校,找人考試打小抄,才勉強使他混了個大學本科中文系函授文憑,接着,薄熙來又在當大連市長後,把他提拔為正處級幹部,名為“市政府薄辦主任”,於是,此勢利小人發跡後,連走路的動作都變得搖頭晃腦,不可一世,他不僅包養情婦,索賄受賄,敲詐勒索,上竄下跳,成了薄熙來的大管家,號稱“大連第一秘”!其膽大枉為,貪婪成性,罪行滔天。據大連開發區灣里鄉一位領導披露,他利用國安局的監聽手段,得知一外商要投資購買一大片土地,他知道有利可圖,立即派特務把那個老闆以嫖娼為名抓起來,再講條件後釋放,不久他以中介者招商引資為名,一次性從這個合作項目里拿走了人民幣80萬元,還外加高檔住宅一套。灣里鄉一位領導說,這種事光在一個鄉,他就幹了6起,他成了一個暴富的千萬富翁!

1999年,薄熙來當了大連市委書記,又把他提拔為大連安全局長,由於他口碑太差,人大常委集體抵制,不通過任命,薄熙來又改任他當安全局黨委書記,專門選了一個沒有主心骨,見風使舵的特務萬國濤作魁儡局長,實際上,還是車克民獨掌大權,從此,車書記登上了正局級幹部的寶座。在他的領導下,大連國安局的職能,由反間諜變成了內鬥,他和薄熙來一起制定了黑名單,不僅批評他的記者,罵他的老幹部,而且,與薄熙來旗鼓相當,勢均力敵的黨內同事,都被記錄在案,受到24小時衛星定位監控,大連市原紀委書記王某智說,連市委書記於某祥,公安局長王某奎,總工會主席高某等人的電話均被監聽了!為了遮人耳目,車克民親自給特工派任務,全是單人行動,連他們的直屬上級,都不知道每個人整天幹了些什麽!儘管,大連官場人人自危,對立派幹部劉某濱,高某,張某寧等人相繼入獄,極大地破壞了黨內工作紀律和社會風氣,但薄熙來青雲直上,他本人也步步高升,富得流油,民眾懼怕,被人們送一個綽號:“薄熙來的戴笠!”

鄭義強,強買強賣,一夜暴富

別看鄭義強是國安局一處的科級幹部,但攀上了車克民這棵大樹後,立即搖身一變,身價百倍,他橫行霸道,江湖聞名。他原為社會上的地痞流氓,與殺人犯喬立夫為師兄弟,{九十年代初,在東莞殺死台商的黑社會分子,已執行死刑}同拜大連江湖武林高手鄧某立為師,後來入學遼寧師範學院中文系,畢業後分配到大連國安局,又披上了公務員的合法外衣,其打着反間諜的旗號,假公濟私,暗渡陳倉,在社會上吃卡拿要,窮奢極欲,無惡不作!

1999年,據曾旅居日本,家住大連八一路三環公寓的老華僑程先生披露,鄭義強的老婆在某外貿公司做業務經理,專往日本銷售輕紡產品,但由於對手林立,竟爭激烈,她一度生意不佳,於是鄭義強通過監聽電話,得知程先生有海外客戶,就找到他連唬帶詐,逼迫他把大筆生意給了鄭義強的老婆,使她一夜致富,而老華僑蒙受重大損失,他對我說,安全局變成了他家的了,他想干什麽就干什麽!鄭義強還威脅他說:這是“國家機密”,你如果把我真實身份透露了,就夠判10年刑的!嚇得程先生一邊向我訴苦,一邊悲傷地說,等我死了,你再報道吧!

彭東輝,吃喝嫖賭,玩遍大連

在大連繁榮“娼”盛的色情場所,均有國安局特工的忙碌身影,他們美其名曰“工作需要”,因為自從薄熙來當了大連市長,歌舞酒樓,桑拿洗浴,雞鴨成群,遍地開花,不僅薄熙來居住的西崗區長江路598號萬達公寓底層公開辦起了妓院,由原國安局副局長楊某東當老闆,而且,幾乎所有的大連妓院老闆,都熟知彭東輝的光輝形象:眉清目秀,一表人材,畢業於遼寧大學,卻骨子裡地痞派頭,他一身名牌服裝,油頭粉面,脖子上掛着一個價值8萬元的金項鏈,永遠是色迷迷的眼神,專門尋找漂亮的小姐,他的口頭禪是:一天不打一炮,睡不着覺!但經常徹夜嫖娼卻從不付賬。只有開店的老闆代勞,否則,他就叫來派出所警察掃黃,所以,老闆們背地裡罵他說:打炮不給錢,還往小姐褲襠里撒尿!

2007年,薄熙來已離開了大連,但是,秘密特務彭東輝的嫖娼惡習依然不改。據大連杏林街派出所一個不願透露姓名的警察描述說,每當半夜,彭東輝身着便裝,四處獵艷。有一次,又在大連鐵路文化俱樂部附近的一家桑拿,與一個哈爾濱來的小姐上床,正巧那女子認出了她,說他在1999年也打她一炮不給錢,她就叫他這回一起結賬,彭東輝拿出國安局的證件嚇唬她說:媽的,我玩你,是瞧得起你!我火了,把你當日本特務抓了,送到看守所去!嚇得老闆和小姐都點頭哈腰,賠禮道歉,事後此故事在大連傳開,人們戲稱他是”日本大炮!”

王富選,爾虞我詐,被同事暴打

大連國安局的部門一共7個處,但被薄熙來重用的就是一處,即刑偵處,因為車克民,萬國濤之流要按照主子的眼色栽贓陷害某人,首先要靠這一關,它的處長就是自稱“包公臉”的王富選,其人長得圓臉濃眉,三角眼,豬下巴,大黃牙,十分陰險狡詐,他把安全局反間諜的職能忘到腦後,千方百計地為薄熙來的內鬥服務,多年來偽造證據,移花接木,徇私枉法,坑害了無數好人,為黨內權斗立下汗馬功勞,薄熙來沒少給他發獎金,而且,他還通過敲詐勒索等卑鄙手段,從犯罪嫌疑人及其親友手裡大肆斂財,已達到驚人的不擇手段的程度,不用說房產,現金,連2000年底我太太托他轉給我的價值500多元的藥品,也據為己有。

王富選處長不僅在社會上干盡了壞事,而且在局裡也陽奉陰違,離間外挑,搞得同事之間,互相猜疑,內鬥不止,原本國家安全部規定,外出調查案情,他不能暴露身份,但為了搞特權,混吃混喝,他和同事們經常用安全局當招牌,欺壓它人,謀取私利,一旦被舉報,就把直接責任推到某下級身上,久而久之,矛盾累積,必將暴發。

據知情者透露,2002年3月的某一天,王富選正和幾個特務在一家酒店大吃二喝,胡吹亂泡,酒酣耳熱,忘乎所以之時,忽然一個同事,猛然衝進包房,抓住他的領帶,把他拖在地下,揮拳暴打了20多分鐘,他眼歪嘴斜,鼻子流血,腦門青紫,一度休克,連圍觀的同事都不勸架,結果他受了重傷,不得不請假休息了半個月。最荒唐可笑的是,打他的特務和薄熙來的秘書車克民是鐵哥們,他只能吃了啞巴虧!大連國安局的一個特務說,他太壞了,連局裡的所有人,沒有不恨他的!不過,像狗一樣為主子服務,使他爬上了刑偵處長的位置,所以,等薄熙來調離大連之後不久,他被勒令提前退休了,鄭義強接任處長。據說,直到今天為止,他如果出門辦事,還不得不戴個大墨鏡,把眼擋住,他擔心過去被其整過的人認出他來,再一次挨打!他對朋友無可奈何地說,薄熙來當了政治局委員,卻把仇人留給了我們!安全局不安全啊!

2010年7月17日於多倫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孫瑞後 來源:香港開放雜誌2010年8月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