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朝鮮殘酷處罰脫北者:鐵絲穿鎖骨後槍決

我接觸了一些延邊和渾春的中國政府官員,他們說前幾年,朝鮮對跑到中國來的人很嚴厲,他們親眼看到人民軍把大人小孩用鐵絲穿過鎖骨,一串串地拉到樹林里槍決。

據延邊和渾春的中國政府官員說,前幾年朝鮮對跑到中國來的人很嚴厲,他們親眼看到朝鮮人民軍把大人小孩用鐵絲穿過鎖骨,一串串地拉到樹林里槍決。

2016年9月12日,遼寧丹東,卡車經過友誼橋(圖源:Reuters/VCG)

據說北朝鮮的單位一般在上午8點上班,但7點30分就要到單位,先進行向金日成表忠心的宣誓,然後再工作。晚上7點下班,下班後要進行金日成主體思想的學習,然後進行批評與自我批評。每人要自我檢討近來自己的缺點和不足,揭發批評別人的問題。在我們的遊覽期間,經常可以遇到被組織的來參觀的朝鮮人。而他們的表情大多很激動,以至痛哭當場。後來我們發現了一個問題,即朝方給我們安排的所有景點幾乎是一部革命史,他們一次次地,向更多的人敘述着朝鮮革命和創業的苦難歷程,反而我們認為風景極為優美的地方則很難有機會欣賞。這裡我們無權對此作出批評,但能肯定的是,這些沉重的歷史,包括由之產生起來的主體思想對每個朝鮮人來說很重要。

在朝鮮你可以很容易分清一個朝鮮人和外國人。有金日成或金正日勳章的就是朝鮮人。因為這個勳章要由朝鮮政府發放,外國人是買不到的,也沒有一個朝鮮人會願意送給你,那樣,他可能會因此受到嚴厲的懲罰。

中國人或許更能從人性上去理解今天的主體朝鮮。在他們面對外國人自顧自地唱着“21世紀的太陽,金正日之歌”的時候,在一個要搭地鐵的朝鮮人,在面對滿車的外國人,而寧願換乘一節車廂的時候,我們似乎會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應該承認,這的確有點像中國幾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但中國的文革很快過去了,朝鮮人卻依然執着地遵循着他們的主體思想。在朝鮮的每一天,電視里只播放着一套節目,收音機只有一個波段。據說即使有可以調頻的收音機,朝鮮人也要主動到安全部門進行改造,否則就要按“偷聽敵台”論處了。

在朝鮮,有一樣東西你是很難忘記的,就是朝鮮女人的笑。這種嫻熟謙卑的笑曾令很多男人嚮往。只是這種笑恐怕在相當一段時間內,是關在籬笆里的,你只能通過縫隙欣賞……

在延邊有一家北朝鮮開人的飯店,名字好像叫牡丹峰,記不太清楚了。裏面所有的人都是北朝鮮的人,服務小姐很漂亮,發育很好,一點沒有飢餓的樣子。據當地人說,他們都是人民軍的情報人員,從金日成大學畢業的,素質很高。我接觸了一些延邊和渾春的中國政府官員,他們說前幾年,朝鮮對跑到中國來的人很嚴厲,他們親眼看到人民軍把大人小孩用鐵絲穿過鎖骨,一串串地拉到樹林里槍決。因為延邊很多地方於朝鮮僅隔一條圖們江,這條江我看過,最窄的地方几十米。冬天結冰,幾分鐘就過來了。這兩年朝鮮的政策好一點,不會處決。但可能回去後還會有處罰。跑到中國來的人有沒有這麼多,很難說。但不會有二、三十萬。於中國接壤的朝鮮地區都是山區,沒有多少人。而且,朝鮮人要出門很不容易,離開幾十里走親戚都要嚴格審批。因此,能跑到中國來的只能是朝鮮邊民。延邊當地官員和我接觸的老百姓都說跑來的人沒有傳的那麼多。羅津港是朝鮮北部的一個中等港口,裏面沒有多少船。拉的貨基本上都是中國延邊地區的進出口貨物。因此進入朝鮮境內看到的車基本上都是中國的貨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