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海濤:我一條微博 幹掉了一個校長

——孩子的食堂 人性的檢測場

等到校長被撤之後,我不僅沒有成就感,反而有點不安。因為老家的一個從事教育的同學告訴了我一種真相——小學校長根本決定不了誰能承包學校食堂,承包商根本就不鳥校長。即便校長看到食堂伙食不好,要求承包商提高質量,承包商置之不理,他也沒轍。所以,他認為校長‌‌「冤‌‌」。這個說法讓我有點震驚和不安——當我們都認為輿論幹了一件光榮正確的事情的時候,其實可能有人當了犧牲品。

西南某城市某學校食堂的伙食質量問題,讓我想到去年的一個親身經歷。

2018年的9月,我無意中幹了‌‌“一件大事‌‌”——因為隨手發佈的一條微博,把老家一個小學的校長給‌‌“幹掉‌‌”了。要知道,在我們老家,一個縣城或一個鄉鎮的小學,能當上校長,是挺不容易的。一條微博斷送了一個校長的前程,至少在那個校長看來是個大事。

事情這是樣的——

一天半夜,老家一個朋友微信上發給我一條不足2分鐘的短視頻。他說是在微信群里看到的,看上去拍攝於老家的某個小學。視頻內容是,一個學生家長,在學校看到孩子的伙食不好,給拍攝下來了。

那天夜裡將近11點的時候,我把這個短視頻發到了微博上,並寫了一句話,‌‌“我老家,某縣,一個學校的學生營養餐‌‌”,然後就睡覺了。第二天早上,我的微博‌‌“爆炸‌‌”了。那個短視頻在我的微博賬號已有數百萬的播放量了。兩天後,播放量超過1000萬,更有一些大V下載了短視頻在自己的微博賬號上傳播,播放量總量已無法統計。

隨之而來的,是媒體跟進,官方回應,學校整頓。整頓的舉措之一是,縣領導到那個小學去跟孩子們一起吃飯;整頓的結果之一是,校長被撤。

這段不足2分鐘的短視頻的關注度及其引發的衝擊波,大大超出了我的預料。在短視頻被輿論聚焦,且當地官方還沒有做出處理結果的時候,出現了這樣一些情況,讓我體會到了傳播學教科書上學不到的東西——

1,有人在微博上質問我,‌‌“為什麼不曝光哪個縣的哪個學校,你是有多慫?‌‌”

2,有人開始挖掘我歷年發佈的微博,然後從某些微博內容總結出來,我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人‌‌”。

3,有人撰文批評我,視頻里沒有明確的時間地點人物,完全是炒作,是為了吸引眼球,我發這樣的視頻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4,有遠在外地的小時候的同學,聯繫我希望刪掉那條微博。有在北京的常年不聯繫的校友聯繫我,希望刪掉微博。

5,縣裡有關部門的人發短訊給我希望跟我溝通。我拒絕了。

6,當然,大量的網友是被視頻內容給‌‌“震驚‌‌”了,他們廣為轉發。很多人向我表達敬意,認為我做了一件好事,鼓勵我挺住,甚至把我當成英雄。

至今,我仍然沒有刪除那條微博。後來,曾試圖讓我刪微博的同學告訴我說,他很後悔當時受人之託,他贊成我的做法。我很欣慰,真的很擔心這事兒影響我們的同學之情。

但是,等到校長被撤之後,我不僅沒有成就感,反而有點不安。因為老家的一個從事教育的同學告訴了我一種真相——小學校長根本決定不了誰能承包學校食堂,承包商根本就不鳥校長。即便校長看到食堂伙食不好,要求承包商提高質量,承包商置之不理,他也沒轍。所以,他認為校長‌‌“冤‌‌”。

這個說法讓我有點震驚和不安——當我們都認為輿論幹了一件光榮正確的事情的時候,其實可能有人當了犧牲品。

如果那位被免職的校長真的是冤枉的,我在此向他表示歉意。讓我欣慰的是,孩子們的伙食質量確實明顯提高了。可是,提高的伙食質量能夠保持下去嗎?基於現實邏輯,我表示悲觀。

今天我又看了一下我的那條微博,那段短視頻的播放量已經有1600萬了。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轉發這個視頻,我思考了一下,原因大概是: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孩子們無辜的樣子實在令人心疼;成年人關心孩子是一種本能……

但這些原因不足以說服我自己,因為我想到了一個讓我震驚的問題——為什麼全國各地那麼多不相干的網民,關心我老家一群孩子的伙食?那麼多不相干的網民關心我老家孩子的伙食,而從孩子們身上掙錢的那個學校的食堂老闆卻不關心孩子們的伙食,這是為啥?按說,人性大致是一樣的,承包商怎麼沒有惻隱之心?承包商與網民對待孩子們的伙食為什麼有天壤之別的態度?

這問題過去了很久,我已淡忘了。當最近西南某大城市的某學校同樣發生了食堂伙食問題的時候,這問題又浮現了,以至於我要寫這篇文字繼續思考這個問題。

思考的結果,我得出一個可怕的答案——那些看了視頻之後,心疼、聲援我老家學校孩子的網民以及我,很可能都是‌‌“偽善‌‌”的。

人之初,性本善,只是未曾被考驗——我本人以及那些心疼、聲援我老家學校孩子的網民,如果成為學校食堂的承包商,如果需要利益輸送,如果利欲熏心想要掙更多錢,能保證不對孩子的伙食‌‌“下黑手‌‌”么?試想,如果你搞定了‌‌“上面‌‌”,拿下了食堂承包權,當懵懂無知的孩子們被圈在一個封閉的空間成為消費者,當孩子們每天必須來消費且無權更換承包商,當校長都拿你沒辦法,當你降低一點質量就能將利潤大幅提升,當你知道降低飯菜質量即便被曝光也不至於去坐牢,你能保證自己不會一點點地‌‌“變黑‌‌”么?

老實說,在幾乎沒有風險的誘惑面前,我是不敢保證自己不‌‌“變黑‌‌”的。我相信那些承包商在家裡絕對給自己孩子最好的伙食,可一旦到了學校面對‌‌“無知‌‌”的消費者,他們的人性就經受不住利益考驗並不奇怪。

道德不過是自我約束,人性總是隱藏在內心。我們必須相信,人性是經不起考驗的,道德說教從來是不靠譜的。歷史地看,在一個封閉的場所,在收益大風險小的情況之下,在規避了監督的情況之下,發生一些反人性、不道德的事情,不僅在‌‌“情理之中‌‌”,甚至會註定發生。

那麼,如何保障食堂的飯菜質量呢?這顯然不是一個難題。研究經濟學的,會覺得這就是一個經濟學的問題,引入競爭避免學校食堂被一個承包商壟斷,就能解決問題;研某某學的,會覺得讓校長老師與學生吃同樣的飯菜,就能解決問題;研究某某學的,會覺得的引入家長代表定期到學校監督伙食,就能解決問題。

你看,以現有的經濟條件,要想解決學校孩子們的伙食問題,辦法是很多的。但為什麼這些辦法得不到普及和推廣呢?因為一方面這會增加管理的成本,一方面會觸動某些人的切身利益。

寫到此,我又想起家鄉的那所小學。孩子們去年9月因為遭到網民圍觀,驟然提升的伙食質量,保持下去了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