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才華橫溢而又清廉如水的蔣介石

蔣介石在青少年時期特別喜愛詩歌,愛好音樂、愛好山水。少年時,最愛唱岳飛作的《滿江紅》,有時自己也寫詞作歌。在中國大陸,一直散布着關於蔣宋孔陳所謂「四大家族」貪腐的謊言。然而,早有大陸民眾在網上發帖揭示了蔣家清廉的事實,蔣夫人宋美齡的侄子宋仲虎也曾在海外中文媒體撰文,回應關於蔣宋家族斂財的謊言,所揭露真相,令人吃驚。真相是,蔣中正一生清廉,蔣夫人一生不過問金錢。

蔣介石和宋美齡在台灣,1957年

蔣介石在青少年時期特別喜愛詩歌,愛好音樂、愛好山水。少年時,最愛唱岳飛作的《滿江紅》,有時自己也寫詞作歌。

據說,蔣介石一生留下的作品頗多,但我們能見到的並不多。就是從所見不多的著作中,也能窺見到,他在文學方面的才能。下面從詩、文、書札、演講四個方面,舉一些例子來領略一下,他在文學方面的特長。

關於詩歌,在國民黨的着宿中能手實在太多。如孫中山先生,有《哭劉道一》的“半壁東南三楚雄,劉郎死去霸圖空”一詩傳誦甚廣。蔣介石早年留傳下來的詩歌不多,其發表的詩歌,最早見於盧翼野先生主編的民族詩壇1940年6月號中,其中有蔣介石的一首《詠竹》斷句:“一望山多竹,能生夏日寒。”這兩句詩作於1898年時13歲,論詩的技巧,上句清順、下句奇突。他能從叢竹的綠蔭深處,想到驕陽的遮蔽,更想到能生出夏日的清涼,髫齡時有此造詣實在難得。

他在贈給友人“單縱”的照片上題詩曰:“騰騰殺氣滿全球,力不如人肯且休!光我神州完我責,東來志豈在封侯!”這首詩作於1906年時21歲,看詩中的語意:是在日本求學時代,這二十八字中,充滿蓬勃堅忍之氣,顯示出少年時代的豪情壯志,自非常人之手筆。

他還有一首寫雪竇山的詩:“雪山名勝擅東南,不到三潭不見奇。我與山林盟在夙,功成身退莫遲遲。”這首詩作於1920年時35歲,是閑居故鄉韜養時所作。前兩句點出雪竇山名噪東南的事實,及其奇山異水之所在;末二句表達了他的極愛山水之情,希望將來功成名就之後歸隱山林、寄情山水。這到底是詩人的矯情、還是真實感情的流露?古人功成身退的典範,他渴望效仿;而塵世中的名利權勢,則更有魅力。

再談到文。蔣介石的著作如:《孫大總統廣州蒙難記》《五十生辰感言》《西安半月記》等都是敘事生動、情文並茂、使人動容的不凡之作,然已為許多人所知曉,不必再加介紹。其餘如《告國民書》、《告友邦書》等等……冗長不便摘錄。這裡所選擇的,是偏於文學性質的一篇代表作——《武嶺樂亭記》:

“武嶺突起於剡溪九曲之口,獨立於四明群峰之表,作中流之砥柱,為萬山之景仰,不偏不倚,望之巋然。

其獨以武嶺名者,殆取其義於武德,即其地以況其所居之人耶?嶺之上古木參天,危岩矗立,其下有溪,溪水瀠洄,游魚可數,牧童魚父,倘得其間,樂且無窮,其幽靜雅逸之景象,竊嘆世外桃源無事他求矣。

而隔溪之綠竹與嶺上之蒼松,倒影水心,澄澈皎潔,無異寫真,其有歲寒君子之逸致乎?舊有榭閣,名曰文昌,規模狹陋,無足以資游瞻者。甲子春,余還里掃墓,見其棟楹斜欹,行將就圮,乃勘繪圖,亟思有以改造之。

我兄錫侯欣然贊焉,爰董其事,命匠鳩工,建亭三楹,落成之日,屬余名之。余以其位在山水之間,凡遠方同志來游者,莫不徘徊依戀而不忍舍,蓋無間乎仁與智,皆有樂於此也,乃取其義而名之日樂亭。

甚願吾鄉同志,朝夕遊樂,顧其名而思其義,因觀感而有所興起,卓然以自立也,庶不負今日改造斯亭區區之意也夫!”

此文寫武嶺風光之明媚,字字生動,又字字簡潔,讀來朗朗上口,回味無窮。寫景狀物,細緻入微使人如臨其境、如見其人。字裡行間,蘊透出作者的興趣和嚮往,一如晚明袁中郎諸名手作品,而其意義則又不同袁氏諸人之一味悠閑。

再次說到書札。蔣介石的上總理書,以及致各友好同僚書,多半是論政治、論軍事,極少閑字與閑話,比較有文學性的只有《與黃膺先生一書》。書中寫道:

“接誦手教,愴念無窮,昨複電至中段,凄然淚下,未知兄又作如何感想耶?民國存亡,全在中師一人。英兄為民國而死,亦為中師而死。英兄不死,中師至今,或不至卧病京中。時勢所趨,而使黃鐘毀棄,瓦釜雷鳴,言之殊感痛心。今弟既不能隨中師北上,英兄亦不能復生以事中師。中師走京,當非偶然,而兄自不能不以英兄與弟事中師者事之也。

兄與弟如果能以英兄之心為心,則英兄誠不死,而其目瞑矣。粵中紛亂,日甚一日,要想於紛亂中理出一個頭緒來,恐非朝夕所能為力。然粵治之時即國治之日,此時要知治國非難,治粵為難,望兄在京以全力事中師,使弟在粵專心滅賊,或能副吾兄之望也。余無他言,只問何時入黨,共仗安危而矣!翹首北望,神馳何似!伏惟心照不宣。”

這封信,可以看到蔣介石事師交友之道,和在特殊的歷史條件下,他的憂思和抱負,至其文字之流暢,感情之真摯猶其餘事。

最後說他的演講。蔣介石一生所作的演講十分浩瀚,其中名篇佳作不乏其例,下面要介紹的一篇,從題目就可看見,其濃濃的文學氣息。那是在1935年9月13日的晚上,他在峨嵋軍訓團中秋賞月會上,所作的一篇演講《風清月朗憶峨嵋》。在演講中,他對當時所見的景狀,作了如下的描繪:“秋高氣爽的時節”,“清光如鏡的良宵”,“月亮的圓滿無缺”,“清朗的月光”……等等。僅用為數不多的幾個短語,就將當時的時令、夜晚、月亮、月光等,描繪得如此的精到、貼切,有畫龍點睛之感,可見其用詞的高超和達意的準確。

在這佳節良宵里,他同峨嵋軍訓團軍官,一道在此勝地團聚作賞月之會,面對當空的皓月,他思緒翻滾,感慨萬端,他說:“月之明晦無常,人之聚散不定,要想如此賞月,能有幾回!”接著說:“我們在此難得歡娛之際,大家要想到我們國家正在危急存亡之時,祖宗所交給我們的大好河山,現在殘破不全。早不如今夜月亮的圓滿無缺!再要想到我們的同胞,多在痛苦中呻吟;幾千萬同胞,在人家鐵蹄蹂躪之下做奴隸牛馬!”隨後他說:“我們大家當此國家日益危亡、民眾水深火熱的時候,應如何痛自貶責?益思所以,克盡救國、救民與愛護部下之責任,以報答我們國家和一般民眾。使我們的國家得以金歐無缺,如今夜的月光一樣圓滿,使我們的同胞得以安居樂業,享受平等的幸福。”

話鋒一轉,說道:“我們賞月就是欣賞自然,……無論日光雲霧、電雷風雨、山川草木,鳥獸蟲魚等自然界一切的東西,無不具有偉大深刻的感動力;—種真摯的生動而自然的美妙之處,可供我們無盡的欣賞,啟吾人悠然的深思,直接調暢身心,涵養性靈;間接就可以增進品德,開發智慧;而且多與自然界接觸,還可藉以鍛煉體魄,涵養精神。”“我們人生在自然界中,除欣賞自然外,更要征服自然、利用自然”、“從征服自然的努力中,來欣賞自然,在欣賞自然的情緒中,來發掘自然的秘密,增進自然的利用。”“現在,外國一般軍人以及知識界的人,無時不在欣賞自然、征服自然和利用自然的努力中。凡是,愈能征服自然、利用自然的國家,就愈創造文明、愈能增進富強……”

在演講中,蔣介石由月亮的陰晴圓缺,想到了人間的聚散不定;由與大家團聚遊樂,想到了國家的危亡與民眾的水深火熱;由月光的圓滿,想到了祖國的金歐缺、由欣賞月光,想到了欣賞自然和征服自然。

這些聯想的翩翩展現,既體現了演講者,此時思緒的無盡翻騰;又體現了在國弱民窮外,受其侮的環境下他內心的惆悵,同時,也展現了他心中未來的希望與期盼。幾段不同體裁的文字中,滲透着濃厚的文學氣息,由此可以領略到蔣介石的文學才能,也能從中窺見到,他在其時其地的內心世界和心路歷程。

在中國大陸,一直散布着關於蔣宋孔陳所謂“四大家族”貪腐的謊言。然而,早有大陸民眾在網上發帖揭示了蔣家清廉的事實,蔣夫人宋美齡的侄子宋仲虎也曾在海外中文媒體撰文,回應關於蔣宋家族斂財的謊言,所揭露真相,令人吃驚。真相是,蔣中正一生清廉,蔣夫人一生不過問金錢。

2012年5月21日有民眾在大陸媒體論壇發帖,講述蔣中正的家事,稱蔣中正一生清廉,蔣夫人宋美齡更是一生不問金錢事,自1991年赴紐約定居後,只有一次問起外甥孔令儀:“錢夠用嗎?”孔令儀回答說,放心,夠用的,此後宋美齡再也沒有過問金錢之事。移居美國後,宋美齡初時與小外甥女孔令偉同住長島孔家老宅蝗蟲谷,房子是大姊宋靄齡、孔祥熙夫婦買的;孔令偉1994年過世後,因長島住宅太偏僻,冬天下雪不方便,孔令儀便勸宋美齡搬往曼哈頓住,但所住公寓為孔令儀大弟令侃名下所有,因此宋美齡在紐約並無房產。

宋美齡在台灣也沒有任何房地產。惟一擁有的一棟房子在上海,是宋美齡1927年在上海與蔣介石結婚時的陪嫁。這幢房子當時在法租界霞飛路(現淮海路)附近。這是宋美齡生前惟一的房產。

宋美齡一生不會賺錢、更不管錢,身後僅留下12萬美元銀行存款,由孔令儀代管,此外別無其它資產;宋美齡晚年在紐約,住的、吃的、用的,包括昂貴的醫藥費用,均由孔家出錢。實際上,宋美齡借住的紐約長島住宅,在幾十年前由孔家購買時還是非常便宜的。該孔宅1998年被拍賣,也不過賣了3百萬美元。

蔣中正死時,沒有任何遺產,蔣夫人自己也逝世在孔家的公寓中。蔣宋家族的許多人都陸續在美過世,他們的遺產或在法院查驗,或是經過其它不同的法律程序,在美國超然巨大的財富都會在公開記錄上留下記錄,但傳聞中的那些財產都查不到。

蔣方良是蔣經國的夫人,是蔣家第二代最後謝世的人。1978年3月21日,蔣經國繼承蔣氏大統後,蔣方良從當年的副廠長夫人,成為台灣的第一夫人。但是在生活上,蔣方良一直保持着低調,她很少在媒體露面,台灣百姓對她極為陌生。她與一位平凡無怨的主婦毫無不同,當丈夫經常加班或出差時,她只管把家庭照料好,雖有傭人,卻常親自動手洗窗帘。

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去世。由於蔣經國素來清廉,沒有什麼積蓄,她僅僅靠蔣經國死前補發的20個月的俸額115.2萬元台幣為生。經濟的拮据使之欲往美國散心和回白俄羅斯探親都不能成行。當時蔣經國總統的夫人蔣方良仍住在政府配給的房子里,因她沒有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蔣方良在1992年接見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正、副市長時,二位市長邀請她回故鄉看看。蔣方良回答說,自己現在沒有錢,所以沒法回去,這讓二位市長驚嘆不已。

蔣夫人宋美齡的長兄宋子文曾是中國的外交部長,在珍珠港事件之前,一直到第二次大戰結束,當時透過一個在華盛頓的中美合作公司,及中國國防供應公司,管理美國對中國的支持借貸款項。這些公司的高級成員中,都是由美方推薦著名的有實質經驗的傑出優秀企業、財物管理人才。當時有名的威廉揚勉先生就是由羅斯福總統指派在中國國防供應公司的總經理,戰後,他參加美國國際保險集團公司被選為最資深公司的總經理。1971年在宋子文去世時,指定威廉揚勉為遺產執行人。威廉揚勉在1985年3月18日所寫的一封信中提及“……戰後宋子文從中國只帶了很少的財產到美國來,在他死時,擁有相當的產業是因他在美國勤奮地靠着他的才能、成功的投資而得來的。你如果不怕麻煩,你可以到紐約遺產律師事務所找到所有的詳細資料,藉着紐約著名的律師事務所,我曾查了宋先生所有銀行及財務記錄,我確定他沒有任何一點未登記的財務。”

關於蔣宋家族斂財的傳聞,宋仲虎認為有兩個因素:

第一,因中國大陸的宣傳,故意毀謗蔣介石及他的家人。而且,中國大陸得到許多西方懂得構想煽動性故事的新聞雜誌記者的支持,不管是真是假,只要能銷售他們的書,往往一個編織的謊言,被重複了太多次以後就變成了真的。

第二個因素:在美國政府,面對許多“誰丟掉大陸”的爭論,有些人為了推卸責任,很隨便地造出一些讓人很能接受的故事,來博得別人的認同,掩蓋自己所做的錯事而引來中國如此悲慘的下場。

早在1950年2月6日,美國《時事周刊》雜誌寫道:“美國內閣有一個詭計,如果有人批評他們台灣和中國的外交政策太激烈的話,他們就準備發表中國國民政府的官員,出賣自己國家,把自己和別人財產拿到美國來,美國的財務部都有那些名單。”如果有人問為什麼不發表,財務部就說:“那些財務人員就說為了別人隱私不可拿出來。”對此,孔祥熙和宋子文的朋友要他們讓美國政府發表他們的私人財產。孔宋同時寫了一封信給國會,要美國政府公布他們二人所有的財產。

1950年5月10日,上議院國會記錄中公開孔祥熙寫給國會的信:“我完全同意讓美國國務院或財務部公開我個人在美國所有的私人財產。”並說:“基於共產黨的災害,我失去在中國所有的事業及財產,我當時所搶救出來的錢財只能勉強維持我和家人的需要。我相信這足夠可以證明我現在只不過是美國一個普通居民而已。”宋子文先生的信寫道:“我絕無反對美國財務部或政府公布我所有財產。”他又寫了一封信給美國國務院:“雖然我是一個外國人,在這個國家,我當然希望不要牽入任何爭論,我只想在被不公正的攻擊里,澄清我的名譽!”

後來對以上的事件,美國對華政策委員會發出一則挑戰信給650間報社的編輯,向美國政府挑戰,要求國務院公布所有關於媒體報導的以上爭論的詳細資料,結果,美國國務院沒有任何一點資料可以提出來,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證據。

為什麼蔣氏父子貴為統治過大陸與台灣近70年,居然淪落到蔣介石妻子連自己的住所都沒有而必須借住親戚家、蔣經國妻子連回國探親的費用都拿不出?這是有原因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蔣氏父子具有信仰,有力量抵禦金錢的誘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