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陸國英:大抓捕、藥物與逼供紀實

——709系列蘇州908大抓捕紀實

2016年9月8號清晨5:30,我接到王婉平電話,她講家門口有好多的警察和社區工作人員讓我關注,我講先唔好開門,突然間電話中斷。我立馬給住王婉平一個小區的吳其和打電話,讓他去睇吓王婉平咩情況,吳其和講我家門口也有好多的警察。當我在提醒吳向他們要法律手續時,電話也中斷了。

微信蘇州本地群接着傳出朱雪英兒子講我媽媽被帶走咗,范木根兒子范永海的媳婦講范永海也被帶走咗,周金丹也帶走咗。我又接到邢介忠電話,他講王明賢和徐春玲電話無人接聽。我馬上給徐春玲父親打電話,讓他去派出所睇吓咩情況。

大約在上午十點左右,接到徐春玲父親電話,他告訴我在他們木瀆派出所門口看到徐春玲和王明賢在警車裡,王明賢戴着手銬。徐父上去問要把他們帶去哪裡?一警察講往上面帶。後來徐父講打聽到被送常熟,但不知道關在哪裡。

2016年11月5日早上7點,我八十多的老母親剛剛下樓,我也準備起床,剛穿一件上衣,突然間聽到外防盜門被打開,我走出房門口,見衝進大約六男二女。我還沒緩過來神來,一男的把我脖子勾住,我當時氣都喘不過來,感覺要窒息一樣。接着兩人把我摁在床上,手反過來戴上手銬,那時才明白係來抓我的。我根本沒有時間去問他們要法律手續,他們立刻把我嘴巴用布條和毛巾扎住,從我家五樓抬到一樓事先準備好的一輛白色麵包車裡,摁在車地板上。

車一會兒就到了我們轄區楓橋派出所,我光了腳走進一個辦公場所。一個警察拿着棉簽往我嘴裏弄了一下,然後拿着一個印泥盒,將我被背銬的一個手指沾上印泥,摁在不知道咩文件上。然後他們宣布,陸國英你涉嫌擾亂法庭秩序罪對你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送常熟。

當時,有一人在問戈覺平手續辦好了嗎?我才知道戈覺平4號晚上就被他們帶走咗。

車行半小多小時就到了常熟。我被背銬着手,光着腳,被他們帶進一家網絡神卡通假日酒店。過大廳再上二樓,眼前係一個嚴實的鐵欄珊門,進去就把我帶進審訊室。接着有看守人員把我衣服全部脫光檢查,然後換上他們準備好的像監獄裏的那種灰色衣服,再次把我帶上手銬銬在審訊椅子上。

大約十幾分鐘後,我的手銬被鬆開。有工作人員送來兩包中華煙。審訊人員嘴裏叼着煙,拿出電腦給我看了王婉平、王明賢、徐春玲、朱雪英等人悔罪認罪的視頻,王宇在法庭上罵人和吳淦在法院門口用喇叭喊的視頻。這樣的視頻天天放給我看,即使我被送回的房間,還把電腦放到我的房間里給我看。放到我都要崩潰了。後來,我強烈抗議,要求放王宇罵人前的那段視頻,他們後來就沒有再放了。我被十二個人輪流看守,四個警察審訊。

在那段日子裏,壓力大到每天失眠,心絞痛血壓升高,醫生給我開了安眠藥,但吃了沒用。無法忘記的裏面還係有良知的人,告訴我睡不着也唔好吃藥。我聯想到我吃過葯後下半身酸痛難受想哭,很明顯這種吃藥就係打擊報復,因此我一直沒有配合吃藥。

其間,他們把戈覺平的筆錄給我看了一段。

從2016年11月23日開始,給我吃三頓,每頓二個冷饅頭三根榨菜。我抗議,他們講你還有三根榨菜吃,還有人只吃鹽。我第一想着癌症重病在身的戈覺平在吃啥?這樣的食物吃了半個月,半個月後,一個星期都拉不出大便,肚子脹得難受。後帶我去常熟看守所做了透視,結果講全係大便。給我配了叫硫酸鎂沖劑,有警察給我沖了一杯,食完肚皮疼得要命連續拉了八次。在這段時間裏他們斷水,南方冬季也不給用熱水洗漱。連續審訊到凌晨兩點至兩點半,我一個不吸煙的女人遭到煙熏也到兩點半。

我清楚地記得,有一次我的審訊室沒有關門,對面監控室傳來講今晚戈覺平沒有吃晚飯。提審戈的蔡麗哈哈大笑,講戈覺平今天壓力山大了。我聽到當時就哭了,肯定受逼供。一個自稱係領導的人威脅我講,你和戈覺平係一條繩上的螞蚱,幫你對對帳,你不開口也可以判你刑。

在審訊過程中,警方他們要求係必須要講戈覺平係策劃者,戈覺平講推牆,戈覺平就係要打到共產黨;必須講王宇來蘇州係在飯桌講了咩話。邊個想得出前幾年吃飯時講了咩話?不講不行,就提醒你。

在簽字時我拒絕簽,張姓警察講:不簽係通不過的。僵持十分鐘,我還係不簽,張就把關於‌‌“戈覺平就係要打到共產黨‌‌”的內容去掉。

他們還強迫要求我解聘律師。

我吃過他們給的葯後,下半身難受,感覺就唔係我的身體了。問醫生怎麼回事。醫生答,你可能走路多了,所以酸。我的活動空間就一個小房間,怎麼可能走路多呢?從那時開始,我除了吃高血葯,其它藥物始終拒絕吃。

2017年3月8日,聽到吳其和被逮捕送蘇州市第一看守所,其他人有些回家有些送親戚嗰度。

2017年3月16日,他們把我從二樓換到三樓。往三樓走的時候,突然間我的右腿膝蓋疼得上唔去,有人扶着我走上去。後得知金根男、周金丹也進來了。我只聽見隔壁房間在砸門,看守出去看了見周金丹穿了秋褲跑到外邊走廊里喊‌‌“我要出去!‌‌”,聲音撕心裂肺。他一個71歲老人哪裡受得了。那天我也血壓升高、手臂發麻。

69次審訊之後,有蘇州市公安局來網絡神卡通假日酒店給我錄製認罪悔罪視頻,其他人也一樣。其後,一直在一個小房間里等待天黑天亮的輪迴。2016年4月27日,我被取保候審釋放回家。2018年4月25日,我的案件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移送到蘇州市姑蘇檢察院,等待審查起訴。

2016年11月4日,戈覺平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抓捕,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在常熟網絡神卡通假日酒店。六個月後,2017年5月4日,戈被蘇州市姑蘇區檢察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准逮捕,羈押在蘇州市第一看守所。其間幾經退回公安補充偵查和延長審查起訴。2018年4月16日,戈覺平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至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至今已經被關押二年零四個多月還沒有開庭消息。

2019年3月14日,收到戈覺平案將於2019年3月19日、20日在蘇州中院召開庭前會議的通知。

陸國英

2019年3月15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