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江澤民私人醫生對抗胡錦濤 中南海兩常委被撂倒

2003年非典疫情爆發時,江澤民曾指使他的私人醫生公開對抗胡錦濤,對民眾隱瞞疫情真相,導致疫情泛濫。

近日,無葯可治的非洲豬瘟疫情肆虐中國大陸,有專家擔憂,豬瘟病毒若發生變異感染人體,後果將不堪設想。外界認為,中共體制腐爛是導致豬瘟疫情失控的根本原因。此前,非典疫情爆發時,江澤民就曾指使他的私人醫生公開對抗胡錦濤,對民眾隱瞞疫情真相,導致疫情泛濫,中南海兩個中共政治局常委也被撂倒。

大陸非洲豬瘟疫情擴散的面越來越大,豬瘟病毒甚至走上老百姓餐桌,近日,大陸多家知名品牌水餃都被查出含有豬瘟病毒,引發民眾恐慌,擔心豬瘟疫情是否會演變成另一場恐怖的薩斯疫情。而中共官方對待薩斯疫情的防控,曾遭到國際社會的譴責。

2003年,薩斯疫情(SARS)席捲全球。薩斯在中國被稱為非典,最初於2002年11月在中國南方爆發。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描述,非典爆發時正值中共召開十六大,江澤民為保住自己中央軍委主席的職位,要求“穩定壓倒一切”。中共中央宣傳部內部刊物上明確提出過,對非典疫情不予公開報導。

2002年11月16日,首例薩斯在廣東被發現後,在對待薩斯報導上中共高層就有兩派意見,一派意見認為應該向民眾公布,否則蔓延起來後果不堪設想。而江澤民揚言道:“以穩定求繁榮,不惜死200萬。”

以時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為首的廣東宣傳部門,也百般遮掩隱瞞,疫情逐漸蔓延至其它省。當李長春離開廣東後,廣東官員內部開始有不同意見,有地方報紙開始報導非典疫情。於是江澤民又急調浙江省委書記張德江為廣東省委書記,疫情消息再被封鎖。但病毒卻無法封鎖,廣東的薩斯迅速蔓延開來。

2003年3月初,中共全國人大、政協在北京開會時,突發一個爆炸性新聞,廣東一位醫生病情太重去香港治療,很快死在那裡。從那時起,薩斯開始在香港蔓延,令全世界都開始恐慌。世界衛生組織(WHO)要求中共立即通報中國國內的薩斯發病情況和擴散範圍。

3月26日,在世界衛生組織的壓力下,江澤民私人醫生、中共衛生部部長張文康在北京首度公開疫情。但他只說廣東一省有792人感染,31人死亡,對其他各省的疫情一概不提。

胡錦濤要求地方政府與官員每天上報疫情,並不得緩報、漏報及瞞報。張文康公然對抗胡錦濤說,中國沒有法律規定必須每天上報疫情。

許多觀察家認為,這種有意地忽視造成疫情失去控制,從中國南方的廣東省蔓延至20多個省市,包括北京及中南海。隨着進、出國的人流,疫情很快擴散全球多國地區。

實際上,當時北美的獨立華語電視台——新唐人電視台從2003年2月即開始發佈警訊,報導和追蹤薩斯疫情,可惜由於大陸的新聞封鎖,民眾無法獲知這一關係他們身家性命的重要信息。

相反,4月2日,官方媒體發表題為“非典型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的報導。第二天衛生部長張文康在中外記者會上說:“我負責任地說,在中國工作、生活、旅遊都是安全的”。

而事實上,這時全國已經一片恐慌,各大城市颳起搶購中藥板藍根沖劑、綠豆、白醋、鹽等風潮。同時,大批在北京的民工、學生選擇逃回家鄉,亦有外國公司的駐華工作人員撤離北京。美國《華盛頓郵報》引述北京當地記者估計,自非典爆發,連日來已經有將近一百萬人離開北京。

就在中共官方一再重申非典已經在中國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時,中共301醫院退休外科醫生蔣彥永向媒體發表書面聲明,說中共衛生部門隱瞞真相。

蔣彥永說,到4月3號為止,單是被總後勤部指定為收治非典的309醫院,已經接收了60個感染非典型肺炎的病人住院,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但是根據中共衛生部長張文康在4月3號公布的數字,北京只有12個有關的病例,其中3人死亡。

這位現年71歲、被301醫院返聘回來的外科醫生在聲明中說,他和許多一起工作的醫生和護士對此感到非常憤怒。

兩周後衛生部部長張文康即被免職,輿論一片嘩然。然而,被外界稱為敢說真話的抗薩英雄蔣彥永很快被禁聲,並受到軍紀處分。

4月中旬,一發不可收拾的薩斯闖進了中南海,撂倒了兩個政治局常委:羅幹和吳官正。

吳官正最後一次露面是4月1日,羅幹在4月12日以後幾個月內都沒再露面。該絕密消息被知情人透露出來後,江澤民非常緊張,官方媒體隔三差五說他們去了什麼什麼地方考察,實際上倆人都在薩斯病毒中苦苦掙扎。

江澤民在羅幹、吳官正倒下後立即帶領全家老小躲到上海。這時江氏人馬都退到第二線,而讓胡錦濤、溫家寶在北京第一火線上與薩斯交戰,實際上就是藉此機會要胡溫的命。

江一到上海就命令要用生命保衛上海。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叫苦不迭。薩斯摸不着看不見,殺人於無形,人怎麼可能用生命與薩斯搏鬥?

江澤民堅持所謂“穩定壓倒一切”,所以無論上海有多少人因薩斯住進醫院,官方公布的人數一直保持4個。有人說,“簡直是開玩笑,我住的樓里就有5個人得非典。”

後來,人數拔高到7人的原因是新患者中多了3個外國人,不報不行。直到最後疫情解除,上海公布的患者人數穩定保持在7人。這充分體現“三個代表”在穩定上海方面起到了作用。

然而,江澤民走哪兒哪兒薩斯疫情就加重。上海雖然層層下令要“用生命保衛上海”,但效果並不好。江看上海情況不妙,又跑到了遼寧、山東。

5月底等薩斯情況稍好,江才偷偷溜回北京,但仍不敢回中南海,而是住在了玉泉山。有人嘲諷說,面對薩斯,怕死的江澤民只有四處流竄,因為哪兒他都不會覺得安全。

從整個薩斯爆發的過程看,江澤民及其親信自始至終採取的欺騙政策,是導致那場災難的直接原因,他們口口聲聲為維持“穩定”,實際上是維持自己權力的穩定,至於老百姓死多少人,他們是根本就不在乎的。

然而因為中共官方實行新聞封鎖,隱瞞疫情,延誤了防禦病毒擴散的時機,造成疫情蔓延全球,90多個國家對中國停止簽證,全世界都賠上沉重的經濟及生命代價,令各國震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