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盧峰:英國脫歐「賭局」沒完沒了 有殺傷力最低選項

另一個可行選擇是國會通過議案再搞一次公投,推翻2016年的決定,讓英國重新留在歐盟,不用面對過渡期的種種困難與不便。從對社會、民眾的影響來說,這個選擇殺傷力最低。問題是當前保守黨、工黨領導層都不大支持二度公投,要在國會通過固然不容易,要他們在二次公投全力拉票更是奢望。

在文翠珊的“脫歐2.0”方案被否決後,不少傳媒評論立時指出,這樣的結果不能怪罪歐盟,而是英國自己作的孽(have only herself to blame),《Daily Mail》頭版更以“House of fools”形容國會。這個說法有點blunt,但卻相當傳神的點出了三年多來脫歐問題的要害。

硬脫歐或致亂局人才資金撤走

2016年同意來個脫歐公投本就是前首相卡梅倫的政治豪賭,他希望以票箱勝利一舉擺脫黨內疑歐派的牽制,讓自己的權力更牢固。然而,不管是卡梅倫還是其他支持留歐的力量都太低估了對手,沒有拿出十足力氣拉票,最後以些微票數飲恨以至騎虎難下,不得不來個真脫歐及面對過程中的陣痛,包括近大半年來的政治空轉困局。這能怪誰呢?

既然民眾作了脫歐決定,各方該做的就是全力落實選民意願,向歐盟爭取最好的分手條件,減少過渡期震蕩。英國首相文翠珊跟歐盟達成的協議不算完美,但至少爭取到時間與空間減少對民眾、商業、旅遊等各方面的干擾,避免激化國內複雜的分離主義問題及歷史恩怨如北愛爾蘭邊境、蘇格蘭獨立。

最重要的是,協議是跟歐盟互諒互讓的結果,讓英國可以跟歐盟保持“分手仍是朋友”的關係。要知道地緣上、經濟上英國脫離不了歐盟,往下來打交道、合作的機會甚多。若因脫歐弄得反目,歐盟各國利益固然受損,英國的處境只怕更不好過。

很遺憾英國朝野大部份人沒有認真對待協議,而是當成另一場豪賭,希望靠bluffing為自己、為本黨、為特定利益層攫取更多的好處,情願翻枱也寸步不讓。結果得來不易的脫歐協議一次、再次被否決,讓英國及國民的命運懸在半空,前途未卜。

目前剩下的只是壞或是更壞的選擇。其一是沒協議下來個硬脫歐,堅持在3月29日(即15天後)離開歐盟,到時北愛與愛爾蘭邊境“圍牆”重現,英國與歐盟之間的貨流人流全部要申報及通關,英國Dover港(英歐貨運主要港口)附近的道路因擠滿等清關的貨車而癱瘓……;情況之混亂只能說是難以想像。

中長期情況更糟糕,原本觀望的企業、金融機構勢將加快減磅以至撤走,在歐洲另覓根據地;歐盟的人才、勞工也將陸續回歸歐洲大陸,令英國從上到下出現人才荒。

加時再議恐加劇衰退風險

第二個壞選擇是“加時再議”,即由英國政府向歐盟提出暫擱3月29日脫歐死線,加時幾個月或一年,好讓英國國會探討其他方案然後再次辯論及投票。歐盟已表明不會修改已簽訂的協議及相關立場,這意味即使成功爭取加時再議,英國政界面對的仍是文翠珊提出的“脫歐方案”又或硬脫歐兩個選擇,不同意見者是否能及時作讓步是個大疑問,隨時重演過去兩次否決協議的劇本,沒有取得任何進展。

另一個可行選擇是國會通過議案再搞一次公投,推翻2016年的決定,讓英國重新留在歐盟,不用面對過渡期的種種困難與不便。從對社會、民眾的影響來說,這個選擇殺傷力最低。問題是當前保守黨、工黨領導層都不大支持二度公投,要在國會通過固然不容易,要他們在二次公投全力拉票更是奢望。此外,短短三年間以另一次公投否定原來的結果不但予人兒戲的感覺,對向來議會主導的英國政體更是重大打擊,意味國會失卻主導國政的能力,議員們未必願意支持。

未來兩天,英國國會將會在壞與更壞間作選擇,而最有可能出現的就是把deadline推後,加時再議。但這不過是在逃避問題,不是真正的解決辦法。而且,糾纏下去更只會為疲弱的英國、歐洲以至全球經濟再添不明朗因素,加劇衰退風險。若不幸冒險硬脫歐,未來大半年英國、歐盟將只剩一個“亂”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