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古立:李克強未識得驚

李克強作工作報告而揮汗如雨,會場空調溫度許是過高,其他與會人士可無焗桑拿之象;可見若非為他念念有詞的“內憂外患”——“外有保護主義加劇”、“內有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弄出滿頭大汗,則是給“經濟面臨轉型陣痛的嚴峻挑戰”嚇到標冷汗矣。

經濟放緩勢掀民怨

果是嚇到冷汗直標,李克強則又驚得有道理。他預期今年的經濟增長將介乎6%至6.5%之間。且不去管大陸的經濟數字有多可靠,此預測數字之低乃28年來所未見。或曰較諸大陸過去的表現,這個增長容或遜色;跟徘徊於2%增長的歐美比,這個增幅還是見得人的。若然如此,李克強當又毋須危言聳聽,以“嚴峻挑戰”般的字眼來嚇人了。李克強不是驚得沒道理的。此話怎說?

莫說大陸整整兩代人對年復一年近乎兩位數字的增長習以為常,形成了收入持續遞升的“合理期望”,這個願望萬一落空,執權者能不擔心那將引發何等反彈?過去中共強調要“保八”,近年則標榜的“保六”,惟其持續繁榮增長,每年數以千萬計投身職場的年輕人方有望找到工作。“內憂外患”如若導致經濟放緩,工作沒着落的年輕人能不鬧事?李克強是以毫不諱言“穩增長首要是為保就業”,而“只要就業穩、收入增,我們就更有底氣”。計將安出?

銀彈攻勢。李克強提出五大催谷經濟的措施,涉及的銀碼幾近人民幣8萬億元。這些措施分別為減稅降費(近2萬億元)、地方發債(2萬多億元)、基建投資(2.7萬億元)、開源節流及銀行放水等。數額之大,倍於應對2008年金融海嘯而投放作基建的4萬億元。銀碼不小,其實效如何、是否應棍則令人不無存疑。

銀彈救市催生貪腐

眾所周知,10年前那4萬億元主要投放於高鐵般無望回本的基建項目。這般撒幣固然無以言資金效益,更又屢屢催生貪腐大案。這趟減稅降費,主要針對中小企製造業的增值稅而非涵蓋所有行業。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乃當今國技,難保大型央企、國企不分拆業務以搵着數?至於要央企銀行放水救企業,官官相衛,到頭來受惠的是央企、國企還是陷於困境的民企,亦毋須深究了。

換言之,自從在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後,邁向市場的改革已然停頓;無論是政策或融資依舊向不思進取、效率低落的央企、國企傾斜。這些既得利益集團除了阻撓進一步改革,又滋長保護主義。是以不許外資信用卡入境以扶植銀聯卡,摒谷歌諸於門外讓百度獨大。保護央企、國企及若干贏得執權者青睞的民企,既違背加入世貿的承諾,亦觸發了中美貿易戰,陷大陸於“內憂外患”的困境。打開局面,又能不對外開放、迎來競爭以衝擊既得利益集團,為改革提升提供動力?

不幸李克強舍此正途而不由,其五大措施反而不難授既得利益集團以政策優惠、資金便利,進而鞏固其受保護的地盤,此又豈應對“嚴峻挑戰”的適切之道?李克強真的是識得驚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