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的防火牆及不斷升級的網絡控制

中共利用防火牆加強了網絡控制,甚至將防火牆輸出海外。

“當我坐下時,(電腦)屏幕上閃過來自一位知名中國數據分析專家的信息,宣布他即將刪除他推特上所有帖子,並說:‘我無意顛覆國家或黨政權。’”《金融時報》駐華記者楊緣在描述這名中共網絡控制受害者時這樣寫到。

楊緣在她的文章中介紹,上個月,這名中國數據分析專家發表了一份有關政府官員抄襲學術成果的數據分析。現在,不僅他的推文沒了,他在微軟擁有的GitHub上的代碼庫也沒了。

文章說,在過去的一年裡,北京的審查員首次試圖在推特上清除在他們看來覺得不舒服的帖子,攻擊異議人士的賬戶並強迫一些人刪除他們自己張貼的內容。

紐約時報》在1月份的一篇報導中詳細披露了中共如何控制推特的真實例子。上海一名男子在拘留所待了15天。另一人的家人遭到警方的恐嚇。第三人被用鐵鏈鎖在椅子上接受了8小時的盤問。他們的罪行卻是“發推”。

報導表示,在陡然升級的網路審查行動中,中共警方在盤問和拘捕越來越多的推特用戶,即便這個社群媒體平台在中國被屏蔽,該國絕大多數人都看不到。

“如果放棄推特,那麼意味着我們會喪失最後的言論平台,”人權活動人士王愛忠說,他表示警方已命令他刪除批評中共政府的消息。

《金融時報》披露,二十多年來,中共一直在對網絡言論自由進行協同攻擊。即使是外國人,也面臨中共的審查控制,典型的是,到中國旅行,他們無法訪問谷歌或臉書,這是一個很常見的、但卻是令人感到沮喪的經歷。近些年來,中共對網絡自由的攻擊已經超越了國界,正如記者詹姆斯·格林菲斯(James Griffiths)在《中國的防火牆》中寫的那樣。

格林菲斯披露,中共國家支持的黑客對GitHub進行攻擊;對在印度的藏人進行廣泛的網絡釣魚;根據美國政府的起訴,中共黑客還大量竊取了美國公司的商業機密。此外,中共還將網絡控制輸送到國外,幫助俄羅斯和烏干達建立互聯網控制。

《金融時報》報導說,那些關注西方數字權利的人最好聽一下格林菲斯的警告,即中共的互聯網審查制度不僅僅是內部消費,而是作為北京宣傳活動的一部分向外“出口”。

報導還說,今天,中共擁有全球最先進的審查和監視系統。為了阻止老百姓訪問到共產黨不喜歡的網站或服務,長城防火牆會封鎖網站,或誤導網絡鏈接,甚至通過審查用戶嘗試連接的地址,來封鎖加密鏈接。

格林菲斯在其書中解釋了北京的網絡控制。書中列舉了很多中共審查受害者的故事,包括法輪功修煉者、諷刺漫畫家和維吾爾人等。

廈門一家建築公司47歲的員工潘細佃在推特上貼出了一名異見漫畫家的漫畫,並對人權鎮壓提出批評。去年11月,他被警察傳喚,並被訊問了20個小時。在他被迫刪除一些推文後,才被允許離開。但沒過多久,警察就出現在他的工作地點,把他扔進一輛車裡。他們讓他簽署一份文件,上面說他擾亂了社會秩序。他照做了。然後他們給他看了第二份文件,說他將被拘留。接下來的兩周,他和另外10個人一起待在牢房裡,觀看政治宣傳影片。

“我們這個年紀恐懼是有的,但是沒辦法控制自己,”潘細佃獲釋後接受《紐約時報》電話採訪時哭着說。“我們活得太憋屈了。”

“我們就像羊羔,”他補充道,“不停地被叼走一隻又一隻。我們卻毫無還手之力。”

一位在推特上發帖抱怨環境問題的用戶在被進行了四小時的盤問後,一名警察給了他一些建議。他錄下了審訊過程。

“把所有推特刪掉,把賬號註銷,”這個警察說,“網上什麼都可以監測到,哪怕你在微信群發一些不當的言論,都可以監控得到”。

《金融時報》報導,一些西方人原以為中共的互聯網控制將會變得越來越松,因為難以控制越來越大的信息量。但實際上,相反的現象發生了:中共控制國內網絡的能力以及攻擊海外技術平台的能力已在增加。

格林菲斯總結說,我們需要的是一個“由用戶控制、透明和民主的互聯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