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貿易談判生變 川普不急 中國二月出口插水減九成 地方諸侯GDP造假 統計官無奈

中國海關總署8日公布的2月貿易數據年減20.7% 順差比上月劇減87.2%,顯示經濟情況嚴峻。金融學者賀江兵指,除了過節因素外,也與囤貨效應幾近消失有關。美國總統川普周五說,相信美國可以與北京達成貿易協議,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則表示,美方在對中給的談判中佔據經濟優勢,不急於達成協議。美智庫報告指,中共的實際經濟規模比官方數據顯示的要低12%,地方大員GDP造假,中央統計局級別低無奈。

中國青島的貨櫃碼頭

中國海關總署8日公布的2月貿易數據年減20.7%順差比上月劇減87.2%,顯示經濟情況嚴峻。金融學者賀江兵指,除了過節因素外,也與囤貨效應幾近消失有關。美國總統川普周五說,相信美國可以與北京達成貿易協議,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則表示,美方在對中給的談判中佔據經濟優勢,不急於達成協議。美智庫報告指,中共的實際經濟規模比官方數據顯示的要低12%,地方大員GDP造假,中央統計局級別低無奈。

中共海關星期五(2019年3月8日)公布的數據顯示,以美元計算,2月份的出口比去年同期大減20.7%,跌幅大大高於經濟學家預測的4.8%。

2月貿易順差為41.2億美元,也遠不如經濟學家預測的263.8億美元,較1月的391.6億美元更大減87.2%。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則由1月的273億美元下降到147.2億美元。

出口大幅度下滑的消息導致中國股市大跌。星期五收盤時,上證指數暴跌4.4%,香港恒生指數和東京日經指數都下跌大約2%。

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過年效應多少還是存在的,但它導致的進出口下滑不至於這麼明顯。他認為,最新數據反映的動向與美中貿易戰脫不了干係。

“產業鏈可能已經轉移了,因為(進口商)都知道美中貿易戰中,美國要通過加征關稅來制裁中國,他們都害怕(更高的關稅),而以前(美中貿易)逆差小是因為大家都搶着囤貨。”

賀江兵表示,中國近期出口冷淡與囤貨效應幾近消失有關。

“囤貨效應消失後,對出口將會產生更加嚴重的影響。從去年七月到今年一月,(美國進口商)都在囤貨,但他們不可能無限期囤貨。當他們找到替代國以後,可能就會替換供應商。”

北京經濟學者彭定鼎認為,不論首腦會晤是否成行,貿易戰的結果早已成定局。

“美國不可能作讓步,而中國的經濟從改革開放以來就一直依賴於國際市場,尤其是美國市場。但美國又不肯讓步,那麼(貿易戰的結果)就不言而喻了。”

中國經濟增速放緩。

川普政府:有信心和北京達成協議;但不急於有協議

周五8日,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說,他相信美國可以與北京達成貿易協議,但他認為無論美國是否能與中方達成協議,美國的發展都會很好。同日,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美方在對中共的談判中佔據經濟優勢,不急於達成協議。

在被問及美中談判問題時,川普說,他有信心,“但如果我們不為我們的國家取得很好的交易,我就不會達成協議”。

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告訴彭博社,“我們讓他們受損”,庫德洛說,現在兩國“仍在通過電話和電話會議進行談判。”

“近兩周的談判出現大幅度進展。這就是為什麼總統對取得協議持樂觀態度”,庫德洛補充道。但他強調,他不想為美中談判何時結束“掛上時間表”。

庫德洛也提到了美中談判的兩種極端情況,“他(川普總統)非常認真,如果我們沒有為美國取得好協議……那麼我們就不會得到協議”。上周,你看到他(川普)離開了與朝鮮的’越南核談判’”。

庫德洛認為,美中談判現在的關鍵點是北京當局需要認同雙方的進展,談判有進入四月的可能。

“它可能會進入四月……兩周前我們在華盛頓達成很多協議……現在習主席的最高層領導和北京政治局必須被說服……這才是關鍵—時間地點都不重要—我們必須把關鍵問題解決,這符合美國的利益”,庫德洛說。

“(談判)非常順利”,庫德洛說,如果無法達到標準,美國將堅持使用制裁。

香港葵青集裝箱碼頭

美智庫報告指中國GDP數據注水經濟放緩恐難止步

美國之音報道,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報告稱,中國的實際經濟規模比官方數據顯示的要低12%左右。這加劇了外界的擔憂,即中國經濟放緩速度可能比政府承認的更為嚴重。報告作者說,中國國家統計局難以對地方官員虛報的數據做出調整。

這份周四發佈的報告稱,從2008年至2016年,中國經濟增速每年被誇大約2個百分點。如果依照這一計算,這將意味着中國2018年實際GDP比官方公布的90萬億人民幣低10.8萬億人民幣。

布魯金斯學會的這份報告進一步指出,地方統計局通常誇大了投資規模和工業產出,這一趨勢在2008年經濟危機後有所加快,但國家統計局的調整幅度沒有同步變化。

報告的作者之一、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經濟學家謝昌泰(Chang-Tai Hsieh)對美國之音說,北京的國家統計局難以對地方官員虛報的數據做出調整。

謝昌泰說:“真正的問題是,基礎數據是由位高權重的地方官員收集的,而這些官員的級別高於國家統計局官員。”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