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胡少江:中共在華為事件中表現出的黑色幽默

中國的公司和個人狀告主要的西方國家政府,這個現象十分有趣。在中國,公司狀告政府的案例極為少見,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中國的國有企業與政府的公共部門、以及所有的立法和司法機關,都是執政黨領導的,他們之間的問題只需要在執政黨內部解決,由黨說了算。至於社會地位低下的私有企業,更鮮有膽量與政府對簿公堂的,因為與執政黨和政府作對,完全沒有勝算的可能。

當地時間三月一日(上周五),在加拿大面臨引渡聆訊的中國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狀告加拿大政府、加拿大邊境局和皇家警察,指責加拿大警方在去年十二月初在宣布引渡逮捕前,對她先行拘捕三個小時,進行問話和搜查她隨身攜帶的電子裝置,稱此舉嚴重危害了她的憲法權利。不少人認為,孟晚舟的律師團隊的法律行動將使得即將進行的引渡聆訊過程拖延更長時間。

幾天之後,華為公司在深圳總部舉行記者招待會,宣布已經在美國德州東區聯邦地區法院提起訴訟,控告美國政府和國會通過的“2019國防授權法案”違憲,因為該法案的一項條款禁止聯邦機構使用中國公司華為和中興通訊的電信設備,美國政府也據此禁止任何與美國政府有商業往來的企業使用華為或者中興通訊的技術。

近日裡華為對加拿大和美國的政府和相關部門突然提起訴訟的高調行為,與孟晚舟剛剛被逮捕時該公司所發表的非常低調的聲明形成了鮮明對比。與此同時,華為創辦人和控制者、孟晚舟的父親任正非從一月份開始,接受了一系列的媒體採訪,他的講話也經歷了一個明顯的從溫和到激烈的轉變,先是表明相信加、美的法治,甚至大力讚揚特朗普總統,到最後則是指責對方的霸道和不講理。

從孟晚舟事件的發生到現在,華為的立場明顯地展示了一個不斷向中國政府的立場看齊的軌跡。不僅如此,在華為採取法律行動之後,中國政府從外交部發言人到外交部長王毅本人都第一時間高調出來表示支持和鼓勵。在一個中央政府掌控一切的國度,在中美關係十分微妙的時刻,沒有政府甚至中國最高領導人的支持甚至批准,很難想像華為能有此作為。

中國的公司和個人狀告主要的西方國家政府,這個現象十分有趣。在中國,公司狀告政府的案例極為少見,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中國的國有企業與政府的公共部門、以及所有的立法和司法機關,都是執政黨領導的,他們之間的問題只需要在執政黨內部解決,由黨說了算。至於社會地位低下的私有企業,更鮮有膽量與政府對簿公堂的,因為與執政黨和政府作對,完全沒有勝算的可能。

即使是著名的外國企業,在中國遭遇到歧視的時候也只能忍氣吞聲,因為他們知道,在中國,法院和政府實際上是一家。民告官,且不談你無法贏得官司,即使想得到法院的受理也是一種奢望。至於普通的中國民眾,那就更沒有地方與政府說理了,那些試圖運用法律武器幫助弱勢群體,反對政府侵犯公民、私有企業合法權利的律師們,幾乎無一例外地都遭受到拘禁和其他形式的迫害。

一個政府統治市場、官員控制民間的極權國家的政府,全力打壓國內一切與政府和執政黨不一致的言論和行動,卻高調支持自己的企業和國民去控告民主國家的政府,一個公開聲稱絕不實行憲政和司法獨立的政權,卻大言不慚地指責民主國家的政府和司法部門違反公民的憲法權利和司法獨立,而且他們在這樣說的時候沒有表現出絲毫的違和感,這個行為本身就是一個絕頂的黑色幽默。

在這個看似黑色幽默的現象背後,卻提出了一個令人無法迴避的嚴肅問題。那就是民主國家與極權國家的博弈有着極度的不均衡狀態:極權國家可以充分利用所有文明法治為公民所提供的權利,同時卻在自己的勢力範圍內蠻橫無理地拒絕本國人民和外國企業及個人的任何權利,這樣的博弈,無疑會在短期內為極權勢力帶來巨大的便宜;民主國家在應對這些無理的流氓政權時,則不得不付出巨大的成本。對這一現象,民主國家需要尋找有效的對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