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要美國再給十年?相信中共的時代必須終結

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上星期三(2月27日)接受了馬雲的《南華早報》訪問。崔天凱說,美國要求中國進行結構性的改革,可能需要時間耗費五年至十年才能實現。這需要通過立法,鑒於美國尊重程序正義,應該對此問題有所寬容。崔天凱說,結構性改革符合中國自身經濟改革長期計劃,問題是在一段時間內,中國能走多遠、多快。

從上述已知的少量文字,筆者來看,中美貿易戰關於加大力度增購美國商品從而減少逆差、還有中國政府補貼給國有企業的不正當競爭、盜竊知識產權、逼迫美國公司轉讓技術產權等問題,中美雙方達成協議已經不會有太大問題。唯獨是結構性改革,崔天凱要求美國寬容中共;其理由是立法環節需要太多的時間、立法太難。筆者認為,中共是黨領導立法,立法無需要第三方參與,更不用說要人民大眾協商,以契約的形式來立法。中共立法,何來要用如此之長的時間?

曾參與海外民主運動的馮勝平在中共十八大前曾為中共高喊共產黨都不太好意思喊出的口號∶黨主立憲、黨主立法。黨主立憲就是對民主立憲的反動,就是和以人民為中心、一切權力屬於人民的憲法相背。大陸改革開放至今,不肯出台新聞法、不肯出台黨政幹部財產公開法。中國政府倒是在1997年簽署了《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1998年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2000年簽訂了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條約。中國政府強調要給自己民族產業加以保護,有十五年的保護期,之後要兌現修改本國的法律,使之大體上與世界貿易組織國家的法律體系基本能夠適應對接。

19年過去,中國政府為入世所簽的兩條公民政治與經濟權利國際公約沒有落實,相反還加大力度朝公約相反的方向立法。如2016年出台的《網絡安全法》,不僅沒有促進互聯網的開放,相反把互聯網的防護牆合法化了。同年頒佈的《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2017年1月1日起實施;該法名義上是保護非政府組織,實際上是用法律限制非政府組織在中國的活動。至於各文明國家必有的《新聞法》、《官員財產公開法》,中共控制着人大,依然不準任何人大代表提出任何議案。三月又到人大兩會,看看北京的兩會代表,今年有《新聞法》、《官員財產公開法》的提案嗎?

面對一個武裝到牙齒、人民任何反抗都可以被鎮壓、哪怕合理合法的上訪也會被各種理由判定有罪的政府,人民怎能期望世界有和諧?當中共政權說十年才能完成所有對結構的調整,美國政府千萬不要相信。世界曾經給他們時間做結構調整的準備,可是現在世界得到的是相反結果。筆者認為,相信中共的時代,必須從現在開始終結。

中共經常說,她們的優勢是可以短期內集中力量辦大事;因此,美國總統一定要堅持不退讓,這樣才能儘快讓中國真正地走向文明。

1945年9月2日,東京受降儀式在美國戰艦密蘇里號上舉行,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將軍當時向全世界人民發表廣播講話,這名美國的將軍說,日本政府立即解除對政治、公民和宗教權利的一切限制,釋放一切嚴格意義上的政治犯,廢除一切鎮壓和壓製法令,取消一切新聞檢查。隨後日本結合美國、英國的法律,出台了被稱之為《麥克阿瑟草案》的憲法草案。短短二十年間,日本在一片戰敗的廢墟上,再次登上亞洲第二大國。

作為二戰勝利國的中國,在毛政權時無法無天,幾乎把國家帶向崩潰;文革後多少重視了法律的中國才開始復蘇,可是大陸政權好了傷疤忘了痛,經濟發展了又想辦法與美國和世界對着干。修改法律不需要流血犧牲,甚至不需要像美國修建與墨西哥邊界高牆那樣艱難。修牆要搬磚運土、挖溝、灌水泥、放鋼筋混凝土等等。對法律的結構改革,中共只需要有麥克阿瑟的立法精神。如果中國說自己太大,需要更多時間,依筆者之見有日本的十倍,9天乘10倍,90天到100天就夠了。剩下的就是習近平有否魄力放棄中共的私心和利益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