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特魯多醜聞 炸出驚人黑幕 史上最大舞弊

七年前,加拿大廣播公司法語部(Radio-Canada)的調查記者偶然發現,正受到「阿拉伯之春」抗議浪潮衝擊的突尼斯和利比亞等國家的一些政府要人悄悄合家遷居加拿大,在多倫多或蒙特利爾定居下來。而幫助他們打點一切的是SNC-蘭萬靈公司幾個高管。

七年前,加拿大廣播公司法語部(Radio-Canada)的調查記者偶然發現,正受到“阿拉伯之春”抗議浪潮衝擊的突尼斯和利比亞等國家的一些政府要人悄悄合家遷居加拿大,在多倫多或蒙特利爾定居下來。而幫助他們打點一切的是SNC-蘭萬靈公司幾個高管。

這是對SNC-蘭萬靈公司調查的開始。幾個月後,記者又查出該公司的一個副總裁在海外避稅天堂擁有空殼公司,而這些公司的唯一業務就是替SNC-蘭萬靈轉賬,把大筆金錢匯給一些“客戶”。其中最主要的收款人是當時的利比亞總統卡扎菲的第三個兒子薩阿迪.卡扎菲。

卡扎菲的三兒子薩阿迪是SNC-蘭萬靈在利比亞的保護傘和代理人。(AFP/ Mahmud Turkia)

2012年,加拿大記者前往利比亞,一點點查出薩阿迪.卡扎菲和SNC-蘭萬靈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該公司在利比亞經營多年。薩阿迪.卡扎菲在軍隊里掌握大權,指揮特種部隊和工兵。在他的幫助下,SNC-蘭萬靈獲得利潤豐厚的大筆合同,甚至為軍方修建監獄。

來加拿大花天酒地

薩阿迪.卡扎菲當然也得到豐厚的回報。據加拿大法語報紙《La Presse》報道,2008年他應邀來加拿大遊玩時,SNC-蘭萬靈公司不惜重金,讓他在舞女、妓女的陪伴下盡情花天酒地。

那一次,薩阿迪.卡扎菲在加拿大住了幾個月,說是想考察北美商業模式並練習英語。SNC-蘭萬靈通過一家蒙特利爾安保公司僱傭了四個保鏢,全天全程陪伴左右。他們後來在法庭上作證說,薩阿迪.卡扎菲從頭到尾沒有自己花過一分錢。所有費用都從SNC-蘭萬靈為他準備的“小金庫”里出。法庭證據顯示,僅性服務一項就在保鏢們的報銷賬目上佔了3萬多加元,其中包括伴遊女郎,脫衣舞俱樂部等等。

羊毛出在羊身上

其他開銷還包括豪華住所,600加元一瓶的酒和其他奢侈品。SNC-蘭萬靈公司付了帳,轉手就把這些開銷算在利比亞工程項目的成本里。

薩阿迪.卡扎菲那一次加拿大之行總共花了195萬加元,他後來又來過幾次。一手打造利比亞關係網的SNC-蘭萬靈公司副總裁阿伊薩(Riadh Ben Aissa)說,這不是為了做慈善,而是付給薩阿迪.卡扎菲的報酬。

他在法庭作證時說,如果你拿到了一個25億的項目,接下來還可能再拿個幾十億,那麼公司在這些地方花個兩三百萬,甚至四百萬根本不在話下。

把行賄習慣帶回了加拿大

這樣的手段SNC不僅在其他國家使用,而且把它帶回了加拿大。2010年,該公司獲得了麥吉爾大學附屬醫院的一項13億加元的工程項目,而醫院總裁和他的副手獲得了兩千多萬加元的回扣。這是加拿大有史以來最大的一起舞弊案。

(CP/ Ryan Remiorz)

從2012年阿伊薩在瑞士被捕以來,已經有好幾個SNC-蘭萬靈的其他高管以及相關受賄者受到起訴並被定罪。但是在2015年以前,被定罪的都是個人,公司本身沒有受到指控。

SNC-蘭萬靈公司被起訴後,開始積極遊說聯邦政府在刑法中加上緩期起訴的條款。當時的公司發言人說,英國、美國和法國等國家的法律都允許公司以罰款換取緩期起訴,SNC-蘭萬靈希望為自己和其他公司爭取到一個平等的法律環境,以保持國際競爭力。

加拿大特魯多政府去年修改了刑法,加上了緩期起訴條款。但是SNC-蘭萬靈行賄案的檢察官拒絕放棄刑事起訴,而時任司法部長威爾森-雷布爾德(Jody Wilson-Raybould)拒絕行使總檢察長的職權推翻檢察官的決定,由此埋下了一顆造成現在加拿大政壇震蕩的“定時炸彈”。

(RCI with Radio-Canada, Enquête, La Presse, Vincent Larouche, CBC News)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加拿大廣播公司RC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