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唐有訟:中國正當防衛法律是給人工智能機械人設立的?

——能夠在防衛時精確計算出正當性的人

能夠在防衛時精確計算出正當性的只有一種人:人工智能機械人!

根據現行法律的規定,正當防衛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當遇到別人正在行兇的時候,如果對實施正當防衛的人要求過於苛求,我們無疑是在扼殺人們的善良。

一般正當防衛行為里,最要命的就是這四字:必要限度。什麼是必要限度?我怎麼知道我這一腳踹出去能不能超過必要限度?

看到一個女孩正在遭遇別人的騷擾,必要限度,意思就是我要精確的計算出這個男人的行為是一般的性騷擾還是強姦,然後才能採取行動。

如果是性騷擾,我踢出這一腳,必須要精確計算出腳的加速度以及腳對渣男的衝擊力,確保我這一腳不對渣男造成嚴重的損傷,而且損傷必須要達到正當的程度。

我的眼睛要配備X光的設備。在踹他的時候,要踹到只有肌肉沒有內髒的部位,而且即便踹到有內髒的部位,也要確保我這一腳的力度不大不小,既讓他痛不欲生,又讓他不至於內臟破裂。

如果是強姦,我必須要先拿出攝像頭精確的拍攝一下渣男那一刻的確是在實施強姦,然後我可以不顧一切飛起一腳揣上去。

可是,萬一渣男和我扭打到一塊怎麼辦?該打哪個部位?該用多大的力度?是我先打還是他先打?萬一被認定成互毆怎麼辦?

而能夠在關鍵時刻精確計算這些得失的人,肯定不是人,而是具備精確計算能力,每秒鐘運算10億次以上的人工智能機械人!

路見不平一聲吼,嚇死小偷要拘留。我想,這不是我們法律的初心,更不是執法者希望出現的場景。

如果當事人的陳述屬實,輿論一旦起來,這個人的行政處罰一定會被撤銷。檢察院也一定會認定為本案系正當防衛,進而決定不起訴。

可是更重要的是要進一步修改現行法律。不能把善良的群眾都推定為精通刑法、具備X光眼睛、具備能精確實打擊能力的智能機械人。

這也是這個社會從冷漠到底中重新找回凜然正氣的必由之路。

延伸閱讀:

徐媛:河北淶源反殺案,別讓輿論總為正當防衛焦慮

伴隨着輿論的高度關注,河北淶源反殺案有了最新進展:2月24日,河北省保定市淶源縣公安局做出決定:不追究小菲(化名)刑責,解除‌‌“取保候審‌‌”強制措施。這意味着,小菲無罪。而小菲的父母仍被羈押在看守所內。等待着他們的,依然是一個懸而未決的未來。

2月25日,央視新聞還原了這場反殺案的始末。熟悉的情節再次引發世人的關註:男子王磊求愛不遂,多番滋擾,深夜翻牆闖入小菲家。在經過一番激烈的打鬥後,闖入者死,小菲及其父母以涉嫌故意殺人罪被警方逮捕。

目前,小菲重獲了自由,但她絲毫沒有高興的理由。年邁病痛而飽受驚嚇的雙親還身陷囹圄,殘破不堪的家也冷得像一個冰窖。從電視畫面上可看到,小菲家的炕上,還有父母沒來得及穿的衣服,沒來得及疊的被子。王磊翻牆時留下的痕迹依然可見,碰掉的燈泡還在原地,這個家庭的時間,仍舊定格在事發時那個驚心動魄的夜晚。

小菲曾天真地期望,父母能早日獲釋,一家人可以過個團圓年。如今,這個美好的願望被一推再推,不知何時才能得以實現。

在這之前,這個脆弱的家庭已經歷經了生活的驚濤駭浪。小菲的父親干農活時從樹下摔下來,落下殘疾;大哥遭遇車禍,無法再乾重體力活。家裡一下失去了兩個頂樑柱,經濟上陷入困窘,小菲的母親才背井離鄉,去大城市打工掙錢。小菲趁着假期,投奔母親,一起幫忙補貼家用,這才認識了王磊,有了此後驚魂不定的生活和一連串的是非。

為了躲避王磊的騷擾,為了求得家庭的安寧,小菲一家可謂竭盡所能。多次報警,養狗,住賓館,裝監控,不同的屋子輪流住,小菲的學校特意制定一套應急預案,但這一切都無法阻擋王磊的瘋狂。他輕易地跨過了小菲的安全線,三番五次地闖入她的家中,直到他倒在被反殺的血泊之中。

儘管之前飽受困擾,小菲及其家人並沒有想過取人性命。暴力傷人,對於這個老實本分的家庭來說,還是一個遙遠陌生的名詞。在一次報警中,小菲的哥哥問過警察,如果對方動手,他們能不能還手。事發後,小菲面對鏡頭說,她常常在想,對方也是一條生命。但是,面對那晚的危急時刻,她實在想不到更好的應對辦法,‌‌“如果我們當時沒有反擊,你想想會發生什麼?‌‌”

顯而易見的危險,保護家人的迫切慾望,打鬥糾纏時的應激反應,驚恐萬分的情緒,共同釀造了這場悲劇。中國雖有‌‌“殺人償命‌‌”、‌‌“人命大於天‌‌”的傳統,但如果對方深夜持重械闖入我的私宅,並危及我的生命,我還需要為此付出代價,承擔罪責嗎?

從每一個人的直觀可感的常識判斷,答案當然是‌‌“不需要‌‌”。正因為如此,這個案件的走向,才會深深牽動國民的神經,因為它事關了所有人的安全感。

正如很多關注此案進展的網友所言,站在一個守法公民的角度,小菲和她的家人面對持續的騷擾,已經盡到了普通人所能做的一切努力,包括多次報警,最後的反抗是悲壯的逼不得已。設身處地,任何人代入他們的處境,恐怕也不能做出更理智的選擇。如果這樣的一家人要被追究刑責,那人們會對正當防衛充滿更深層的焦慮。

在小菲所處的淳樸閉塞的村莊,村民們為她家的遭遇打抱不平,聯名寫信請求司法機關從輕處理。村頭巷尾,對正當防衛的討論,也取代了家長里短和八卦閑聊,成為時下村裡最熱的話題。樸實的村民或許並不知道中間高深的法學原理和錯綜複雜的司法爭議,他們只是發自本心地覺得這家人‌‌“就算是關着,也要有個調查,人們也要有個說法‌‌”。

遠在千里之外的網友,也在翹首期盼的一個合乎他們期盼的說法。從坊間到媒體到學界,‌‌“合乎正當防衛,免於起訴‌‌”的呼聲不絕於耳。淶源縣公安局官方微博‌‌“@淶源公安網絡發言人‌‌”所發微博下最多的留言是‌‌“請求放人‌‌”。

在‌‌“崑山反殺案‌‌”的先例面前,在最高檢出台正當防衛的司法案例和司法解釋,鼓勵公民勇於行使正當防衛權利的背景下,在群情涌動的輿論呼聲下,淶源警方拒絕檢方變更強制措施的建議,堅持‌‌“防衛過當、進行逮捕‌‌”。

在淶源警方看來,小菲的母親在對方倒地、無力反擊之後,依然有劈砍行為,‌‌“主觀上對自己傷害他人身體的行為持放任態度,具有傷害故意性質。‌‌”

但是,就像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長沈德詠所說的:‌‌“要求防衛人在孤立無援、高度緊張的情形之下實施剛好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不僅明顯違背常理常情,而且違背基本法理‌‌”。我們不能要求一個普通人,在那樣驚魂失散的情境下,還能做出冷靜、理性和嚴謹的決策。這不符合人性,也是在強人所難。

更何況,對於深夜持重械擅闖私宅者,公民應有無限防衛權。對此,《刑法》二十條規定:‌‌“對正在行兇、殺人、搶劫、強姦、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採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於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儘管法律有明確規定,‌‌“無限防衛權‌‌”在司法實踐中往往成為了‌‌“休眠條款‌‌”,相關的司法實踐甚少。這其中主要的原因,還是司法機關認為命案難纏,擔心傷亡家屬上門鬧事,將自己拖入泥潭,於是從中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

希望在這起案件的後續處理中,我們不用再看到同類思路的延續,在公民正當防衛權利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的今天,司法機關的土政策,已難有容身之地。而權利受損的個體,每多遭受一天的不公,公眾對社會公正的信心就會被消減一些,民眾的焦慮情緒就會被加重一些。從去年7月案發到現在,小菲的父母在牢里度過多少不眠之夜,這個本已傷痕纍纍的家庭飽受風暴的折磨,輿論迫切渴望司法早日給她們一個公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唐有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