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顏丹:國人「心理問題嚴重」的根源

在中共的高壓和洗腦教育下,中國人對自己內心的病態已渾然不覺,因此只能通過攻擊別人來獲取安全感。能斗的根本無法自控,被斗的時刻都處在精神崩潰的邊緣。一旦受辱者內心產生了憤恨,也隨即會加入「斗」的行列之中,成為「下一個發飆」的人。只要不活在新聞聯播、官方報告中,我們就會發現,國人內心的病態已積重難返。要想被治癒,惟有從精神上覺醒,即看清中共的嘴臉、掙脫被其打造的心牢。

中國的強大並非僅是經濟或武力的強大,所以當那些在經濟或武力上盛極一時的帝國紛紛灰飛煙滅時,唯有中國依靠文化的力量讓中華民族的血脈延續了五千年。(大紀元資料圖片)

近日,由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發佈的《中國國民心理健康發展報告(2017~2018)》顯示,“48%的受訪者認為‘現在社會上人們的心理問題嚴重’,僅有12%的受訪者認為‘不嚴重’”。從“74%的受訪者認為現在的心理諮詢服務並不便利”來看,這些人或其親屬、好友似乎都曾有過因患心理疾病而求醫問診的經歷。

僅這些數據就足以表明,為數不少的國人都已發現,生活在這個畸形、扭曲的社會中,自己的心理也難獲健康。然而,與受訪者感覺不同的是,報告的撰寫者卻得出了“絕大部分國民心理健康狀況良好”的結論。其依據是“非農村人口整體好於農村人口”;“女性的心理健康素養水平略高於男性,25歲至45歲年齡組的群體素養高於其他年齡組,東部地區略高於中西部地區”。

且不說,這樣對比下來,真正心理健康的中國人就只剩下25歲至45歲、生活在東部城市的女性了。僅從這種具有“中國特色”的對比中,也不難看出,體制釀造的不公早已對國民的心理造成了持久的傷害。

中共竊政後推行的“戶籍制”直接將農村人口淪為二等公民,即便進城務工,也受盡了非人的待遇。在暴政的淫威下,在中共發動的暴力革命的薰染下,中國不少男人也成了對女人施暴的好手。大陸某網最新發佈的數據顯示,“中國每7.4秒就有一位女性被家暴”。另據大陸婦聯統計,“30%的已婚婦女曾遭受家暴;每年有15.7萬女性自殺,其中60%是因為家暴”。尤其是農村婦女,其“自殺率為城市的3倍”。若非其心理健康長期無人照管,她們又怎會無助的走上絕路?

至於說,25歲至45歲的年輕力壯者心理比較健康,則更是廢話。若正值壯年都能產生心理問題,那麼中國這個社會還能住人嗎?若生活在經濟發達的東部地區的老百姓都不覺得身心健康、精神愉悅,整個中國豈不令人感到詭譎、邪門?實際上,探討心理問題“嚴重”與否就已在表明,如今中國,恐怕沒有人的心理是真正健康的。

從公交車司機頻遭乘客撕扯、毆打,直到釀成公交車墜江、全車乘客死亡的慘案就足見一斑。還記得那篇《我們不在一輛車上》寫道,“司機、乘客、以及那個發飆的中年婦女,看上去是他們彼此廝殺,但事實上,他們又都是受害者”;“仔細想想那個撒潑的婦女,甚至她就是我們每一個人”;“誰又敢保證,下一個發飆的不是我們自己?”

這些描述為我們呈現了一個國民隨時都會撒潑、發飆,甚至展開廝殺、幾乎人人都心理失衡的中國社會。顯然,這樣的社會在崇尚仁、義、禮、智、信的中國古代是難以得見的。彷彿從共產主義、鬥爭哲學席捲而來時,中國人人性中的惡就被喚醒,良知、善念被一點點侵蝕。

中國人的心理問題不僅體現在行為上,從話語中也能反映出來。《解體黨文化》曾有記載,“中國大陸一位語言學家在年輕人中做過一個流行語調查,在前十名流行語中,‘噁心’、‘白痴’、‘變態’等具有強烈攻擊性的詞語赫然位列其中,高居第二位的竟是‘去死吧’”。該書還舉例說明:在公共場所購票,如果你說“請你排一下隊”,很可能被罵“關你屁事!神經病!”家長教育孩子時也會說,“作業寫不完,看老師明天不收拾你”;“小兔崽子,治不了別人我還治不了你!”還有人張口即來,“怎麼連這都不知道?”“你自己不會看哪?!”“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早幹什麼去了?!”

“一言不合就××”早已成為中國社會的流行語。若行動是基於語言的刺激,那麼語言則是由意識生髮而成。不難發現,中國人的發飆、廝殺亦或“刀子嘴”,歸根結底都在於“斗的意識”。而不能否認的是,“語言中帶有斗的意識”在中共統治的幾十年歷史中是一脈相承的(選自《解體黨文化》)。意即,“斗”原本就是中共的邪惡基因之一。

既然有暴力、爭鬥和廝殺,自然有驚恐的屈服於暴力的人。而上述國民心理報告也正好提到,90%的國人知道抑鬱症、焦慮症等心理疾病,但對“驚恐障礙”的知曉率卻不到50%。可見,中國人對強權暴政以及這個暴力社會所產生的恐懼,已讓自己意識不到了。

《解體黨文化》曾揭示,“中共自建黨以來,就周期性的殺人、鎮壓、搞運動”,“其迫害手段沒有底線,也沒有預知範圍”,“給人們造成了深刻的恐懼心理”;“持有與‘黨’不同意見的人,遭到的是從小到大,從經濟、名譽、心靈、肉體、生命等各層面的壓制和迫害”。而“為了保全自己,很多人就採取了與黨一致的做法”,“不敢流露自己的真實想法”;“人們變得處處小心翼翼,怯懦求全,習慣於通過唯唯諾諾、惟命是從來得到極權者和上司的恩寵,像奴隸般過日子,人的尊嚴徹底喪失了”。

在中共的高壓和洗腦教育下,中國人對自己內心的病態已渾然不覺,因此只能通過攻擊別人來獲取安全感。能斗的根本無法自控,被斗的時刻都處在精神崩潰的邊緣。一旦受辱者內心產生了憤恨,也隨即會加入“斗”的行列之中,成為“下一個發飆”的人。只要不活在新聞聯播、官方報告中,我們就會發現,國人內心的病態已積重難返。要想被治癒,惟有從精神上覺醒,即看清中共的嘴臉、掙脫被其打造的心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