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習近平挑明中國金融危機 分析:當代五毒 樣樣少不了

中美貿易戰中,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23日表示,要深化認識國際、國內的金融形勢,在推動發展的同時,也要注意化解金融風險。種種跡象顯示,中國金融系統風險高企,從供給端到需求端出了大問題。中共財政緊缺,推出圈錢新法。9月1日起,中國農民要開始繳納新的稅負,即耕地佔用稅,可能引發嚴重後果。獨立評論人士文昭22日在他的自媒體上表示,中共導致中國社會出現禍國五毒,需要裁減。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這五毒都是體製造成的,只要中共存在,就無法滅絕。

中國金融藏危機?習近平挑明:注意化解金融風險

23日,中共中央級喉舌《新華網》報導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13次集體學習的談話。習近平強調,要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穩定增長」和「防範風險」的關係需平衡好,精準有效處置重點領域風險;中國金融業的結構、理念、創新、服務等水準還不適應經濟發展的要求,諸多矛盾和問題仍然突出,其中防範、解決系統性金融風險是一大重點。

在2015年11月10日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上,習近平首提的“着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已成為中國國內媒體報道經濟領域新聞的高頻詞彙。現在,習近平又提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或意味着金融系統的風險已經不可小覷。

由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領銜的中國經濟50人論壇年會,2月16日在北京召開,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表示,從國際範圍來看,中國金融體系有兩個特點,第一是銀行主導,第二是政府干預比較多。這樣一個體系在本質上對小微企業、民營企業則存在着一定的歧視性。

另外,“金融風險”也是近年來北京當局召開的各項會議中屢屢被提及的詞語。例如,在2016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就稱,“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處置一批風險點,防控資產泡沫,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中共沒錢了;推出新法征土地稅

近日,中共農業農村部旗下“農業百事通”刊文,稱2019年9月1日起,農民要開始繳納新的稅收,即耕地佔用稅。

官方稱,耕地佔用稅主要面向這三類群體:1、違規建房群體;2、私自改變耕地用途群體;3、佔用耕地進行非農業建設群體。文章提醒“按照國家的嚴格規定,大家所以為的合理利用耕地,多多少少都違反了規定,所以,這項稅收,廣大農村農民都要積極申報繳納”。

中共首次立法耕地佔用稅,並規定以平米徵稅,可能引發嚴重後果。

據估測,這種在耕地上建房或從事非農業建設的單位和個人將涉及數億人。其繳費標準,人均耕地面積越少的地方成本越高。比如人均耕地不超過一畝的縣城,每平方要交十元到五十元,簡單預估一下就是6667元至33350元。

據新稅法,“本法所稱耕地,是指用於種植農作物的土地。”因此“佔用耕地”從事非農業生產的活動,被認為包括比較廣泛,各種養殖業,還有牧業以及林業等,比如用耕地來種樹等。其它改變耕地性質的行為,比如使用耕地挖沙、採石、採礦、取土、建農家樂等,都要徵收一大筆耕地佔用稅。

山東方日報友李斌先生向大紀元表示,中共給農民收稅,會導致農民繼續拋荒耕地。大城市人口將繼續不堪重負,黑惡勢力、治安將繼續惡化。

中國社會民主黨主席劉因全說,“本來徵稅是對土地所有者徵稅,農民又不是土地所有者,你征他什麼稅呢?”搞這種土地稅,是對農民極大的盤剝。

加拿大獨立評論人士文昭22日在他的自媒體上分析,確實很多人壓根不知道這個稅的存在,也不知道自己其實在被徵稅的對象之列。《自由亞洲》採訪到湖北的農民說:不久前回鄉,聽聞政府人員正在丈量各家的宅基地,似乎是在摸底,做財產調查,是在為今年的耕地佔用稅作準備。

從這類報導看,農村基層政府是在做稅基的清查工作,如果各地都有這種情況,說明《耕地佔用稅法》的出爐目的和去年影視圈查稅風波大體一致。

文昭:今日中國有五毒

文昭分析,今天中國有五毒,造成財政緊縮無法實施:

一是龐大的黨務機構,一級政府一級黨委。黨委工作人員納入公務員體系,中國納稅人要負擔兩套管制體系,這個黨委機構不提供任何公共服務。納稅人大部分不是黨員,自己繳納的稅金卻要給黨務工作人員發工資。你不是號稱九千萬黨員嗎,那所有的開支應該從你的黨員會費里出,不要侵蝕國家財政啊!

第二大需要裁減的負擔是軍費,每年兩會審議政府預算報告,軍費增長總是優先保障,而且國際機構一般估計實際的軍費開支在賬面數字的至少兩到三倍。現今的世界,美軍作為全球性的軍事力量,在役人數130多萬;俄國作為世界領土最廣袤的國家,軍隊在役人數100萬出頭。中共解放軍在役人數兩百萬以上。砍下一半也不影響國家安全。

第三大應該裁減的是開銷巨大的維穩經費,從2011年起維穩費用連續三年超過軍費,再往後,只公布中央本級財政“公共安全支出”,地方政府這方面的開支不再公布,所以預想最低程度是沒有減少,否則也不用藏着掖着。

第四大應該裁減的負擔是各類冗餘的政府機構,一份工作兩三個人乾的公務員體系。還有些莫名奇妙的不辦公務的“公務員”,如共青團機關、婦聯、工商聯、民主黨派、以及所謂“公益性事業單位”里,都有一批公務員編製的人員。這些人的工作都脫離了政府,不為納稅人做任何事,卻還要讓納稅人供養真是莫名奇妙。每一次所謂政府機構精簡,減下的人都會被分流到這類群團組織、和事業單位里去,政府職務沒了,卻還在財政編製內。

第五大應該裁減的負擔就是各種無效的對外援助、大撒幣。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