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去槓桿徹底失敗 34兆債務或捲土重來

跟過去近2年中共政府積極消減債務槓桿,現在的情況已經截然不同,那麼造成“去槓桿徹底失敗”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外媒報導說,中共當局去槓桿的努力已經徹底失敗,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無論是銀行貸款、信託產品發行還是股票融資餘額,中國34兆美元的巨型債務將捲土重來。

財經通訊社彭博社近日報導說,近兩年來,有個問題一直困擾中國市場的去槓桿行為,究竟中共政策制定者能為此忍受多大的痛苦?現在有更多的證據表明,中共決策官員的忍耐已經達到極限。

在1月中國的短期貸款和票據融資新增貸款同時創下歷史新高後,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對短期債務大幅增長提出風險警告。

但這跟過去近兩年中共政府積極打擊債務槓桿——不惜造成股市重挫、經濟減速及債券違約飆升的立場——已經截然不同。

兩年去槓桿債務水平越來越高

中國過去兩年降低債務水平的努力並不成功。即使剔除季節性因素外,2019年中國的槓桿指標仍出人意料地高企:

·1月新增人民幣貸款增加了3.23萬億元(4810億美元),超出預期,並創下新高

·影子融資11個月來首次上漲,同業拆借攀升至六個月高位

·根據Use Trust的數據,2019年以來已售出1,800多種新的信託產品,這是2008年以來開年最快的速度

·根據利潤收益率標準,1月銀行的財富管理產品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2%

·中國股市的保證金借款在過去兩周以2015年以來的最快速度飆升

中國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張曉靜估計,截至2018年底,中國的整體槓桿率為243.7%,企業債務達到154%,家庭借貸達到53%,政府槓桿率達到37%。在2008至2016年間,中國的槓桿率平均每年攀升12個百分點。

中共當局為何不再去槓桿?

在過去近兩年的去槓桿推動下,中共當局打擊影子銀行,結果是中國股市下挫,經濟增長受抑,債券違約創新高,加上美國貿易戰的衝擊,中國經濟或者中國社會已徘徊在一個十字路口。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周五(2月22日)在25名中共政治局委員會議上強調了保增長的重要性。他表示,健康的經濟發展是防範風險的基礎。會後的官方聲明中說,“應在穩定經濟增長的基礎上防範風險。”

對比以前的聲明,說的卻是“處理好穩增長和防風險的平衡”。

銀保監會副主席王兆星在周一(25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更提及,“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既要打好攻堅戰,同時也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近日公布的季度政策報告也淡化了中共政府遏制過度信貸的措辭,並刪除去槓桿化、增加“穩定宏觀槓桿率”的說辭,外界認為,中共政府對去槓桿的立場已經再次發生轉變。

荷蘭國際集團(ING Bank)駐香港首席中國經濟學家艾瑞絲‧龐(Iris Pang)點評說,“中國幾乎完全擱置了去槓桿化的活動,變成支持經濟增長。”

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駐香港首席亞太經濟學家艾麗莎‧埃雷洛(Alicia Garcia Herrero)則表示:“去槓桿已死。”

瑞銀瑞銀集團(UBS Group AG)駐香港中國經濟研究部主管王濤在一份報告中更是預測,2019年中國的債務總額對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速百分比會上升,2017年這一指標是持平,2018年是下降。

眼下的現實問題能解決嗎?

現在的問題是,中共下一步要打造更健全的融資環境——減少影子銀行、引導貸款流向私營企業的舉措能否成功。

“中國(中共)監管機構現在正試圖走上允許信貸流向私營部門的路上,而不是迴流到過去的快速和不可持續的信貸增長老路上,”美國投資公司Searkarer Capital Partners LLC的中國研究主管尼古拉斯‧波斯特(Nicholas Borst)解釋說。

銀保監會副主席王兆星周一表示,當局要採取引導銀行保險機構加大對小微企業、民營經濟的支持。同時,當局對1月新增貸款3.23萬億元的新記錄保持警惕。

王說,當局會摸排調查1月新增貸款,特別是票據融資流向和用途。

有業內財經博主分析了箇中原因。中國1月票據融資顯著增加的背景是,商業銀行的壞帳率已經達到了不良率的紅線邊緣,正常情況下也只能但求自保。

在中共高層維穩考量的貸款導向政策下,商業銀行已無法承擔給小微企業、民營經濟的商業借貸。最後整個操作就變成:中共央行跟商業銀行開展央行票據互換(CBS)操作,將自己的錢拿出來轉移給商業銀行,再從商業銀行轉給殭屍私企老闆套現。

換句話說,中共當局仍在用大水漫灌的方式、刺激企業貸款,但這一套路的效果已經接近見底。

網絡上熱傳的上海民營企業家陳天庸撰寫的文章(題為:我為什麼離開中國?一位民營企業主在飛機上的臨別諍言),他寫道:“流行的謬誤是認為投資、出口與消費是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其實只有私企投資才是拉動經濟的唯一動力,出口與消費是有效投資的結果,而非與投資並列的發展動力”。

他總結的民企老闆面臨的外部困難分別是:約20%來自於重稅,20%來自於干預用工自由的勞動法規與社保負擔,還有60%左右來自於中共官員以各種檢查、整頓、罰款等限制與折騰帶來的麻煩,讓企業動輒得咎。

面對中共放鬆“去槓桿化”的信號,多位經濟學家警告,此舉會增加中國金融不穩定的擔憂,但同時也有投資者開始憧憬信貸條件放寬後的“末日狂歡”。

大紀元財經記者何堅曾總結說,“中共早已別無選擇——不去槓桿,中國經濟未來會崩盤;不保增長,中共眼下都熬不過。”

隨着中共政府的工作重心從遏制34兆美元的債務增長,轉向支持降至十年來最弱的經濟增長,外界普遍認為,中國經濟的槓桿上升勢頭或將居高不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