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燕郊樓市大變臉?真相:房價跌破萬元 仍無人問津

「房價一直在跌。年還沒過,哪有這麼明顯?什麼搶房,排隊,捂盤惜售,都是胡說八道。」一位與筆者熟悉的燕郊某中介經理小胡說:「還惜售,很多房主眼巴巴地等兩年了都沒人買,真有人買還惜售個鬼啊。」

短短的幾日新年假期,燕郊樓市的變化似乎比川劇「變臉」還快。

前後半個月,樓市「萬人坑」的燕郊變成了香餑餑。媒體日前披露說:現在已經比年前漲了2000多」、「二手業主都不想賣,想買的人只能等着排隊」、「電話都被打爆了」。

媒體還披露:燕郊樓市「現在還不僅是漲價的問題,二手的業主都不想賣,都在等漲」。

媒體引述房安居客數據顯示,燕郊二手房房價已經連續3個月上漲,從2018年11月的低點18397元/平方米上漲至目前的19365元/平方米,每平米上漲近1000元。

另一家財經媒體也注意到了燕郊樓市的躁動。報道分析:一方面燕郊房價大跌過後調整比較充分,另一方面近期有一些利好政策釋放,兩個因素疊加之後,燕郊樓市回暖。

總之,燕郊樓市回暖了,燕郊的房價要上漲了。

然而,燕郊樓市的春天真的來了?

通過對樓市的長期觀察,總結一個道理——逮住機會就炒,這是中國房地產最典型的特點。

燕郊,年前還死氣沉沉,為何短短一周時間會突然大反轉呢?其實很簡單,以房地產和房價名震全國的燕郊,終於逮住了一個可以「大做文章」的好機會。

據說,這次讓燕郊樓市躁動的是《通州與廊坊北三縣地區整體規劃》。根據規劃,北京城市副中心與河北省廊坊市北三縣地區要打破「一畝三分地」的思維定式,統一規劃、統一政策、統一標準、統一管控。

普通人的思維:北三縣要併入北京了?是的,開發商和房屋中介會拍着胸脯告訴你:恭喜你答對了。

要知道,他們沒跟你說中|南|海要搬到燕郊,就算很實在了。

燕郊,那些死扛兩年的地產商,房屋中介以及苦熬的炒房客們,終於等待了救命稻草,也是所謂的大利好——《通州與廊坊北三縣地區整體規劃》。至少他們這樣認為。

要知道,這兩年來,除了一道道調控和禁令,樓市沒有任何利好出來,所以,不炒一把,真對不起這麼大的利好。

問題是,燕郊房價真的還能炒起來嗎?筆者對此並不看好。

簡單地說一個現象。燕郊之所以房價如此之高,之所以備受關注,因為離北京近。有句戲言:北京樓市咳嗽,燕郊就感冒。意思就是說,北京房價回暖,燕郊房價才能才會跟漲,反之,如果北京房價一直在跌,燕郊拿什麼上漲?

現狀是:兩年來,可以說直到今天,北京房價一直停滯不前。大家都知道,房子被定為投資品,投資品什麼意思?不漲便是跌。不排除北京個別區域上漲,但總體處於穩中有降的態勢。

在北京生活超過十年的人,誰見過北京房價在降,燕郊房價上漲?

「房價一直在跌。年還沒過,哪有這麼明顯?什麼搶房,排隊,捂盤惜售,都是胡說八道。」一位與筆者熟悉的燕郊某中介經理小胡說:「還惜售,很多房主眼巴巴地等兩年了都沒人買,真有人買還惜售個鬼啊。」

據這位中介經理介紹,他手上至少有50套房源待售,去年一年至今,一套都沒有成交。「很多中介哥們都去了其他地方。北京和上海的多些,雖然說北京也不好,但總比燕郊強。」

他還說:原來關係好的有十多個,現在燕郊的還有三個,三個人加一起手上有一百多套房源等着賣,三個人一年就賣了兩套。「如果不是要照顧老婆孩子,我也早離開燕郊了。」

最高時一平米36000元,如今攔腰斷,一平米跌至15000元。這是媒體普遍用的標題。而在紅火時,媒體曾這樣起標題:

上述的新聞顯示:2015年7月,天洋城四代開盤,也標誌着燕郊的房價邁入1.6萬元時代。如今,媒體的標題也許應該說:燕郊房價回到千元時代了。

是的,一點都不誇張。

鏈接地產交易顯示的天洋城4代近幾個月的簽約房屋,個別戶型交易單價,甚至在萬元以下。

值得注意的是,個別小區,房主的報價與數月前的實際交易價,整體上漲了很多。如燕郊的知名樓盤——燕京航城。

簽約記錄顯示,三個與前,燕京航城多套住房的簽約單價為1.6萬元與1.4萬元之間。比房價最高峰時,每平米跌掉近一半。

而今天即2月19日的鏈家地產二手房報價顯示:燕京航城幾乎所有的二手房報價,均突破了2萬元,個別達到2.2萬元。

也就是說,短短三個月,價格回升了5000元。

從報價與實際交易價來看,燕郊房價確實上漲了不少。不過對於這種現象,前述房屋中介經理小胡的另一個同行則表示:「不管報價多少錢,關鍵是沒人買。」

這位房屋中介說:「有些房主的報價已經很低了,即使這樣還有很大的議價空間。哪些報價高的,更別提了,隨便一砍,一平米就能砍下幾千塊。」

小胡幫筆者聯繫了一位燕京航城賣房也業主。之前,她的房子報價每平米為19000元左右。還沒等筆者砍價,售房的業主便主動每平米降了近千元。

2月19日,正是農曆正月15元宵節,過了今天,中國的農曆新年就算徹底的過去了。和北京一衣帶水的燕郊,如今年味依舊正濃。對於整個燕郊來說,似乎都在迫切地等着「年」的過去,其實很簡單,新年期間,國家宣布通州與北三縣統一規劃,很多人盼着這一波紅利,能解放束縛着樓市的一切。

歷經了寒冬,燕郊樓是否會迎來春天?

或許,燕郊樓市在某種程度上可以代表中國房地產的現狀。經過兩年艱苦卓越的調控,房價開始平穩,民怨也逐漸消淡,是放開,讓兩年的調控毀於一旦,還是堅持住房不炒的基本「路線」?

誇張一點地說:燕郊房價再次瘋漲之時,便是中國炒房客們狂歡之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直面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