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1月社融近5萬億流向不對 一線城市豪宅現腰斬案例 美銀美林預測人民幣貶值幅度

——1月社融近5萬億流向不對 一線城市豪宅現腰斬案例 美銀美林預測人民幣貶值幅度

中美貿易戰的衝擊下,中國經濟形勢不斷惡化。國際投行美銀美林日前表示,到今年第四季度人民幣兌美元將貶值至7人民幣兌換1美元。在經濟下行壓力之下,互聯網、金融等行業掀起一波裁員、降薪潮。21世紀經濟報道的一線調查顯示,北上廣深的一手豪宅成交斷崖式下跌,二手豪宅則正在失去流動性,價格腰斬的案例也已出現。1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4.64萬億元,不過外界並不樂觀,一係票據融資很大程度來自資金空轉,二係資金大部分流向基建、地產。

美銀美林:人民幣兌美元年底將貶至7

路透社2月15日消息,美銀美林本周五(15日)在報告中表示,該行對人民幣兌美元的最新預測為,第一季及第二季分別跌至6.85及6.9,下半年將逐漸走貶,第三及第四季將分別貶至6.95及7.0。

美銀美林原來預測今年第一季人民幣匯率為7.05,第二季貶至7.1的全年最低,第三季、第四季則分別為7.05及7.0。

另一家國際投行瑞銀財富管理在2月初的報告中也看貶人民幣。瑞銀表示:“我們認為近期人民幣走強趨勢將隨着中國增長放緩而消退。我們對人民幣兌美元3個月預測值為6.9,6個月和12個月預測值為7.0。”而短期內人民幣兌美元則可能保持在6.7~6.9之間。

瑞銀的報告認為,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經常賬轉差,以及政策寬鬆等基本面均指向人民幣走弱的總體趨勢。

裁員降薪和漲租:新年過後回京的“北漂”少了

華夏時報報道,2018年年底,在經濟下行壓力之下,互聯網、金融等行業掀起一波裁員、降薪潮。北京等一線城市曾係無數年輕人夢開始的地方,然而工作難找、工資太低的嚴酷現實,卻讓越來越多的人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係咪“頭腦一熱”?

這樣的現實還在繼續。就在今日,舊年下半年受到重創的“滴血”獨角獸滴滴,揮出了豬年裁員第一刀。

在2月15日的月度全員會上,滴滴CEO程維宣布公司將做好過冬準備,對非主業進行“關停並轉”,對業務重組帶來的崗位重疊和績效不達標的員工進行減員,整體裁員比例佔到全員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這個年關,迫於房租壓力、生活成本離開一線城市的年輕人並不少。12月5日,紐交所上市公司趣店宣布裁員,將近200人離開;12月6日,直播網站“鬥魚直播”進行了緊急裁員;12月11日多位知乎網站內部員工爆料自己或身邊的同事遭到了裁員,人數超過300……同時,數據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互聯網電子商務行業招聘需求人數同比下降57%,這些年輕人當中有幾多能夠搭上尾車,留在互聯網行業繁榮的一線城市,仍係個未知數。

媒體:一線城市豪宅成交斷崖式下跌;價格腰斬案例已現

21世紀經濟報道,北上廣深的一手豪宅成交斷崖式下跌,二手豪宅則正在失去流動性,價格腰斬的案例也已出現。

豪宅成交量暴跌背後,首先係過去幾年亢奮的市場對需求的透支。此外,經濟下行、信貸緊縮、改善型需求被抑,使更多的買家選擇了觀望;一手豪宅庫存壓力大增,二手市場流動性降低,形成了惡性循環。

中國豪宅市場高度集中在一線和准一線城市,其中北、上、深、杭這4城的佔比超過70%。

據克而瑞數據,2018年豪宅市場明顯降溫,以京、滬、廣為代表的傳統一線城市豪宅市場成交套數分別為2156、3610和503套,不足2016年成交的30%;北、上、廣、深、杭五城豪宅成交總量也僅9493套,創下5年來新低,不足2016年全年交易量的4成。

“2018年北京、深圳的豪宅成交量腰斬,更為極端的係,三亞市場的頂豪幾乎全沒。”易居集團首席執行官丁祖昱講。

杭州、南京等准一線城市,豪宅雖未如此慘淡,但成績亦不如2016年。以杭州為例,全年成交豪宅623套,同比上漲21%,但依舊不及2016年的一半。

不僅豪宅開發商難過,嗰啲想要變賣豪宅的業主更難。2018年,一線城市二手豪宅普遍“有價無市”,成交的都要大幅降價。

在廣州,珠江新城豪宅標杆凱旋新世界等知名豪宅,目前掛牌價的跌幅均在10%左右,成交量寡淡;在上海,年前有消息傳出,上海浦東陸家嘴世茂濱江花園近20套豪宅拋售,且“嚴重低於市價”。

在深圳,已經出現了好幾例豪宅大幅降價成交。舊年12月,南山區深圳灣翡翠海岸一套89平米房源從1650萬的高位下跌270萬,以1380萬成交。

最慘的係嗰啲在2016年9月左右高位入市的業主,如今自住的係“浮虧”,投資的則確定係虧損了。

“北京市場基本有價無市,一套房子總價在500萬,還有流動性,而且大部分係剛需。一上千萬,流動性就很差了,一上三四千萬基本就沒流動性。”2018年3月以後,經濟學家魏傑在中介門店的實地調研中,觀察到了這一現象。

 

1月社融增量高達4.64萬億;但結構不佳

中共央行2月15日公布,初步統計,1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4.64萬億元,同比增加1.56萬億元。

不過,分析師普遍認為,1月社會融資增速大幅超過預期,但結構不佳,主要係來自票據融資和短期貸款:新增企業短期貸款和票據融資達1萬多億元,明顯高於2017年1月的負數,2018年1月的4000多億元。

分析師分析認為,票據融資很大程度來自資金空轉。

2019年1月,票據貼現利率走低後和結構性存款利率之間出現了一定的套利空間,企業可以通過開票、承兌和貼現獲得資金,再做結構性存款;對於銀行而言,貼現票據算作貸款,可視為對民營和小微企業的放貸(央行稱票據融資的中小微企業佔比超過六成).

此外,資金大部分流向基建、地產。據天風宏觀估算,信貸中的居民中長期貸款(0.7萬億)主要與住宅銷售有關,大部分進入房地產市場;企業中長期貸款(1.4萬億)一部分流向基建相關投資;企業短期貸款和票據(包括未貼現票據)(1.49萬億)部分用於借新還舊和理財存款,本質上仍在銀行體系內空轉;企業債券融資(0.5萬億)中,多數去向基建地產。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