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年紀越大 感覺時間過得越快?真有科學依據的

心理時間無法用鐘錶測量。

心理時間和時鐘時間係兩種完全不同的東西,它們以不同的速率流動。

鐘錶和日曆上時時刻刻、日日夜夜、年年歲歲的次第流逝,係一種可測量的穩定現象。然而,我們對時間的感知卻基於我們從事的活動、我們的年紀,乃至於我們的休息狀況,在不斷變化。

來自杜克大學的機械工程學教授阿德里安·貝詹(Adrian Bejan)即將在學術期刊《歐洲評論》上發表一篇論文,從物理學角度解釋了為咩我們對時間的感知會不斷變化,並且揭示了為咩我們年紀越大,會感覺時間過得越快。

貝詹痴迷於“流動”的概念,他認為一切事物都可以用物理學原理進行解釋。他寫過大量論文,探討了物理學中的流動原理係如何決定和解釋某些抽象概念的運動,比如講經濟。

在上述最新論文中,貝詹研究了人類思維的機制,以及這些機制與我們對時間的理解有何關聯,從而為我們了解為咩隨着年紀增大,心理感知會發生變化,提供了一種物理學解釋。

“心靈之眼”

為了得出自己的結論,貝詹對時間、視覺、認知和心理過程等一系列領域的既有研究進行了分析。

根據他的觀點,我們所體驗的時間,代表着心理刺激的感知變化。它跟我們看到的東西有關。隨着大腦處理心理圖像的時間以及我們吸收圖像的速度發生變化,我們對時間的感知也會改變。從某種意義上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理時間”,它跟鐘錶和日曆上的時間流逝無關,卻受到我們的休息狀況以及其他啲因素的影響。

通過這種獨特的視角來看待時間流逝,以前從未有人這樣做,貝詹係第一個。但他講,之所以能得出如此結論,離不開其他科學家對時間流逝相關生理和心理過程的研究發現。

這些刺激的變化讓我們感受到了時間的流逝。他寫道:

現在跟過去不同,這係因為我們的心理觀照發生了變化,而唔係因為某個人的鬧鐘響了。將所有活躍流動系統(不管係有生命還係無生命的)聯結在一起的“時鐘時間”係可測量的。在所有的手錶、掛鐘和鐘樓上,一天一夜的時長都係24小時。然而,物理時間唔係心理時間。你所感知的時間與另一個人感知的時間並不一樣。

心理時間的流逝發生在我們的“心靈之眼”中。它跟大腦接收和整理的心理圖像數量,以及我們隨年紀增長而發生變化的大腦狀態存在關聯。當年紀增長時,由於啲生理特徵發生了變化(包括視覺、大腦複雜度,以及晚年時期傳輸信息的神經通路出現退化),我們感知心理圖像變化的速率會降低,而心理圖像處理的這種轉變會導致我們感覺時間在加速流逝。

時鐘時間以及人在一生中感知的心理時間變化。

這種效應與眼球跳動有關。

眼跳係類似於肌肉抽搐的眼球無意識運動,每秒鐘會發生數次。在眼跳的間隔期,我們的眼球係固定的,而我們的大腦則開始處理它所接收的視覺信息。所有這一切都係在無意識的狀態下進行的,根本不用我們費咩勁。就人類而言,嬰兒的眼跳頻率比成年人要高。

貝詹指出,大腦處理刺激信號與時間感加速之間,存在一種反比關係。因此,當我們年輕時,我們會經歷很多新的刺激,在這個時期一切都係新鮮的,因此我們所感知的時間流逝要更慢啲。隨着年紀增大,心理圖像的產生速度會越來越慢,從而令我們感到時間過得更快了。

此外,疲勞也會影響到眼跳,在眼球運動中製造重疊和停頓,產生出交叉信號。當疲勞的大腦試圖同時接收和處理視覺信息時,它係無法高效傳輸信息的,這些任務本應該分開來完成。

這就係運動員在疲勞時表現不佳的原因所在。此時,他們的處理能力已經變得混亂,時間感也消失了。他們無法迅速發現新情況,即便發現了,也無法迅速做出反應。

影響我們感知時間流逝的另一個因素係大腦的發育。

隨着大腦和身體發育得越來越複雜,神經連接會越來越多,信息傳播的路徑也會越來越繁複。根據貝詹的講法,神經像樹枝一樣分叉,而大腦處理方式的這種變化會影響我們的時間體驗。

大腦的複雜度會改變我們對時間的感知。

最後,隨着年紀增大,大腦功能會出現退化,而這也會影響我們的感知。

例如,針對老年人眼跳運動的研究表明,年紀越大,眼跳的間隔越長。大腦處理視覺信息的時間也變得更長了,這使得老年人更加難以解決複雜的問題。貝詹認為,老年人“看”的速度越來越慢,但感知到的時間流逝卻係越來越快。

讓時間流逝變慢可能嗎?

在半個多世紀之前,貝詹對這個問題產生了興趣。年輕時的他在羅馬尼亞一支著名的籃球隊效力,他注意到,當自己休息充足時,時間的流逝變慢了,而且這能讓他在接下來的比賽中,有更好的表現。不僅如此,他還能根據日程安排,來預測球隊成績。他講:

安排在較早時候的比賽,比如上午11點,球隊成績通常很糟;下午和晚上的比賽則要好得多。上午11點的時候,我們都還在夢遊,記不清前一天晚上做了咩。我很清楚,當賽季之初公布比賽時間表時,我就知道哪幾場比賽會很糟糕。經過長途旅行和糟糕睡眠的客場比賽,通常很糟,而出於同樣的原因,主場比賽則要更好啲。此外,我那時候的教練非常了不起,他不斷向我們灌輸這樣一種觀念:運動員的首要職責係按時睡眠,休息充足,並且潔身自好。

如今,貝詹本人也體驗到了“心理時間”在自己一生當中係如何發生變化的。“過去20年里,我注意到時間在悄悄溜走,而且流逝得越來越快,我總係在抱怨時間越來越少。”他講。他周圍的很多人也有同感。

儘管如此,貝詹指出,我們並不完全係時間的囚徒。時鐘將繼續嚴格地分秒跳動,日曆上的日子會一天天被劃掉,而歲月的流逝會讓人感覺越來越快。貝詹表示,遵循籃球教練的建議——睡眠充足,潔身自好——我們可以改變自己的感知,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減慢我們的心理時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瀋陽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