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唐朝滅佛宰相記載: 釋迦摩尼佛親族為唐玄宗施展神通

——佛家故事:善無畏祈雨

歷史上留下不少關於他的故事,今天就講一個善無畏祈雨的故事。 better change story to 記載 6:02 PM 這則記載於唐朝宰相李德裕編輯的《次柳氏舊聞》中。《次柳氏舊聞》是李德裕根據他作為朝廷高官掌握的資料,彙編而成的唐玄宗故事集,可信度應該很高。 而且李德裕是唐武宗滅佛的主要策劃者之一。因此善無畏祈雨事件是一個能讓反對佛法的人,都不得不承認的佛家神通記載,可見其具備絕對毋庸置疑的真實性,和 當時極大的影響力,不可辯駁的證明了佛法修煉的真實性。

【阿波羅網李廣松編者按:《次柳氏舊聞》唐李德裕撰。德裕事迹具《唐書》本傳。是書所記皆元宗遺事,凡十七則。前有德裕自序,大略謂史官柳芳,上元間徙黔中。高力士時亦徙巫州,相與周旋。因得聞禁中事,記為一書,曰問高力士。太和中詔求其書,宰相王涯等向芳孫度支員外郎璟索之不獲。而德裕父吉甫及與芳子吏部郎中冕游,宗聞其說,以告德裕,德裕因追憶錄進。】

善無畏(公元637至735年)是中印度摩伽陀國人,是釋迦牟尼佛肉身的叔父甘露王的後裔,十三歲繼承王位,後又放棄王位出家修煉佛家密宗之法,並精通佛教經典,成為三藏法師(通曉所有佛教典籍的大法師)。唐玄宗開元四年(公元716年)到長安,是唐密的主要傳入者。

善無畏是有神通,有功能的,歷史上留下不少關於他的故事,今天就講一個善無畏祈雨的故事。有一年,唐玄宗到了東都洛陽,天大旱,酷熱無比,唐玄宗熱的受不了,就派遣親信太監高力士召請高僧善無畏祈雨。善無畏回復說:“今年的旱情,乃天之定數,不可強召致雨,否則,必會暴雨成災,損失更大。”玄宗下令說:“天旱酷暑,人都熱壞了,只要能下雨解暑,總比乾旱強呀。”善無畏推辭不掉,只好答應試試。

高力士受皇命,跟善無畏一起去聖善寺,並督促內府官員,將早已備好的幡幢等祈雨用具速速送去。善無畏見內府送來的用具,不禁笑道:“靠這些就能求雨啦?”叫人全都撤走。只見他拿出一個盂缽盛滿清水,拿一柄小刀,插入水中攪動,邊攪邊念咒。大約念了數百句咒語,水中開始憑空出現一物,似龍,赤色,大如拇指,一會兒游到水面,一會兒潛入水底。

善無畏繼續攪動,繼續念咒,重複了三次後,就有白氣自缽中升起,如同爐煙一般,向上有數尺高後,就向講堂外飄去。善無畏對高力士說:“你快回宮吧,馬上要下大雨了。”高力士騎上快馬,疾馳而去,回頭看,只見這股白氣升騰疾轉,自講堂而西,像一匹素練,翻空而上。既而天昏地暗,電閃雷鳴,高力士跑到天津橋時,瓢潑大雨已隨馬而至,陣陣狂風,將街上的大樹也連根拔倒。當他奔入皇宮向玄宗回復時,衣服已被淋濕了。

當時孟溫禮為河南尹,也親自目睹其事。孟溫禮的兒子孟皞,曾將此事告知我李德裕的祖父,他的講訴與高力士留下的記錄相同。吏部員外郎李華也曾撰《無畏碑》記錄此事。我(指李德裕本人)記錄此事時,洛陽天津橋還有座荷澤寺,當年高力士騎着快馬回宮復命,經過此處時,天降大雨,所以玄宗皇帝下令在此處興建荷澤寺,紀念善無畏祈雨。

這則故事記載於唐朝宰相李德裕編輯的《次柳氏舊聞》中。《次柳氏舊聞》是李德裕根據他作為朝廷高官掌握的資料,彙編而成的唐玄宗故事集,可信度應該很高。而且李德裕是唐武宗滅佛的主要策劃者之一。因此善無畏祈雨事件是一個能讓反對佛法的人,都不得不承認的佛家神通記載,可見其具備絕對毋庸置疑的真實性,和當時極大的影響力,不可辯駁的證明了佛法修煉的真實性。

資料來源:《次柳氏舊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正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