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好朋友為什麼會逐漸疏遠?這是我聽過最戳心的回答

你一定有過這樣的感受:

想找久未聯繫的朋友聊聊天,可點開對方的頭像,又不知道如何開口。順手看了看她的朋友圈,發現早已變成一條橫線。

你默默地關掉了手機,長嘆了一口氣。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正如歌詞里寫的,“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原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為什麼漸行漸遠了呢?

01

我把你當唯一,你把我當其中之一

有兩個和尚分別住在兩座山上的廟裡,每天都會在同一時間,下山去溪邊挑水,久而久之成了好朋友。

時間一天天過去,突然有一天,一個和尚沒有下山挑水,另一個和尚心想:“他大概睡過頭了。”也沒有放在心上。哪知道第二天他還是沒有下山挑水,第三天也一樣。

和尚覺得,我的朋友可能生病了,我要去看看他。

於是他便挑着水爬上那座山,去探望他的好夥伴。等他到了那座廟,看到他的老友正在和別人開心地聊天,一點也不像沒水喝的人。

和尚問他:“你已經好幾天沒有下山挑水了,我以為你生病了。”

那個和尚說:“來來來,我帶你去看。”

兩個人走到後院,他指着一口井說:

“其實我每天做完功課,都會抽空挖這口井,即使有時很忙,能挖多少就算多少。如今終於讓我挖出井水,我就不用再下山挑水,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去交朋友。”

人怎麼可以這樣呢?

明明說好一起挑水,你卻偷偷挖了口井。我還在擔心你的安危,你卻不痛不癢,甚至忘記了我的存在。

相遇時,你有一萬我有一;分開了,你剩千百我為零。

好朋友是怎樣逐漸變成普通朋友的?大概就是我始終記得你的好,和有關你的一切,而你卻慢慢將我淡忘。你有了新的圈子,而我還停留在原地。

02

階層不同的人,很難做朋友

以前我們學過魯迅的《故鄉》,裏面有一段話——

我這時很興奮,但不知道怎麼說才好,只是說:“阿!閏土哥,你來了?”

我接着便有許多話,想要連珠一般湧出:角雞,跳魚兒,貝殼,猹……但又總覺得被什麼擋着似的,單在腦裏面迴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站住了。臉上現出歡喜和凄涼的神情,動着嘴唇,卻沒有作聲。

他的態度終於恭敬起來了,分明的叫道:“老爺!”

我似乎打了一個寒噤:我就知道,我們之間已經隔了一層可悲的厚障壁了。

那時候我不懂,為什麼兩個好友難得見面,卻搞得這麼傷感。

等長大了才漸漸明白,想要一生的友誼太難,不僅需要彼此始終都把對方放在第一位,還需要彼此的三觀和眼界保持一致。

知乎上有位網友分享了自己的經歷:

夏蟲不可語冰,井蛙不可語海。階層不同的人,常常會有意見分歧,就好像:

你跟她說哪對情侶結婚了好羨慕,她卻一臉不屑,說秀恩愛分得快;

你跟她說新買的降噪耳機效果真好,她覺得你在炫耀,陰陽怪氣地說“你可真有錢”;

她跟你八卦別人的是非,你覺得無聊,滿腦子想的是如何提升自己;

她跟你吐槽工作不好,你覺得抱怨有什麼用,還不如腳踏實地做出一番成績;

她不理解你的世界,你也早就對她陌生。漸漸地,彼此距離越來越遠,直到成為對方的回憶。即使你想努力維繫,結果也像兩條平行線,再無交集。

03

歲月在變遷,彼此在成長

小時候,和一個人交朋友太簡單,互相抄作業的是朋友,下課一起上廁所的是朋友,喜歡同一個明星的也是朋友。

可是,當我們長大了,社會角色不斷變化,這些朋友都莫名地散了。

第一波散在大學那關。

彼此去了不同的城市,甚至不同的國家,時間和空間的差異,讓我們的關係自然從朋友變為舊人。

第二波散在工作那關。

工作後,能聊的話題真的太少了。上學的時候,畢竟可以吐槽一下舍友和老師,現在能聊什麼呢?

我們工作的內容完全不一樣,職業規劃也南轅北轍,你現在喜歡和討厭的人我都不知道。除了將過去反覆咀嚼,勉強維持着點贊的情分,似乎也無話可說。

第三波散在婚姻那關。

成家立業後,有太多的事情要操心了。柴米油鹽,人情往來,這些瑣碎佔據了全部的閑暇時間。你的一切我都是從朋友圈知道的,甚至無暇去問問老友,最近過得好嗎?

是你變了或者我變了嗎?都不是。

在《親愛的安德烈》里,龍應台對兒子說:

人生,其實像一條從寬闊的平原走進森林的路。

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結夥而行,歡樂地前推後擠、相濡以沫;一旦進入森林,草叢和荊棘擋路,情形就變了,各人專心走各人的路,尋找各人的方向。

那推推擠擠同唱同樂的群體情感,那無憂無慮無猜忌的同僚深情,在人的一生之中也只有少年期有。

友情走到終點並非要有什麼過錯,可能只是因為,歲月在變遷,而彼此在成長。

04

低質量的社交,不如高質量的獨處

越是沒有底線的人,越是喜歡炫耀自己的交友圈,彷彿四海之內都是他朋友。

“這是我朋友,那是我朋友,哦,他呀,我也認識,我朋友”。

他們費勁心思進入各種交友群,寫作群,愛好群……認為一個群就是一個圈子,認為好好發展全部都能成為好友,變成可利用的人脈。

對不起,那不叫人脈,只能叫好友數量。

而越是自我尊重的人,越慎重認領朋友。因為他知道,一來雙方都要有這份情感認知,二來見識與德行一定要相當。

余華在《在細雨中呼喊》中說過:

我不再裝模作樣地擁有很多友人,而是回到了孤單之中,以真正的我開始了獨自的生活。有時我也會因為寂寞而難以忍受空虛的折磨,但我寧願以這樣的方式來維護自己的自尊,也不願以恥辱為代價去換取那種表面的朋友。

20歲左右的時候,很怕自己不合群,喜歡小團體,喜歡身邊時刻有人,有時候會為了合群犧牲自己的喜好去迎合。

小心翼翼看着身邊人的臉色,揣測身邊人的心意,對方漫不經心的一句話、一個眼神就怕得不行,該不會討厭我了吧。

現在真的完全不在乎了,討厭我就討厭我,討厭我說明本來就不是一類人,強扭的瓜不甜。沒必要把太多路人請進生命里。

與其糾結友誼何以變得如此淡薄,不如用獨處的時間積蓄能力,只有自身有價值了,才會像吸鐵石一樣,朋友甚至以前的陌生人,都願意轉過身來與你為伴。

不要怪世界現實,讓自己強大才是最好的安全感。

人生就像一列火車,路途上會有很多站,很難有人可以至始至終陪着你走完。當陪你的人要下車時,即使不舍,也該心存感激,然後揮手道別。

對於那些逐漸疏遠的朋友,只想說一句:

很高興你能來,不遺憾你離開。

曾經真心相待過,快樂過,這就足夠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知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