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喧嘩權高過人權

美國杜克大學生物統計學女教授梅妮莉(Megan Neely),向一群高聲講漢語的中國研究生髮信,善意勸告,請這幫消費者來到美國後,應融入英語主流社會,勿講中國話,慎勿聲浪喧嘩,因為她看見兩位教員,暗中查問該等中國人的姓名,似待這種人將來求職時,予以區隔。

梅教授在信中,連續央求:Please,please,please,不要高聲說漢語可否,明明是溫馨提示,卻被中國的學生組織指控為“種族歧視”,轟炸該女教授,令梅教授無法任職主管。

美國的大學,是左膠的重災區,近年更因面對十三億中國人市場,眾所周知,大量已成提供學位購售服務之學店。其在大學自稱讀書研究甚或教書者,那手和那口英文,識者暗笑。

如梅教授這封英文信,文字簡單,命題清晰,完全是出於善意。“中國研究生”聯署二千名中國人抗議,出國要考英文的,到底其托福考試是本人還是請槍手考;或其紅衛兵批鬥基因發作,美國川普政府不是大愛包容的奧巴馬,當會暗中徹查。

不過這伙中國“留學生”,覺得來美國交了學費,即是顧客,顧客有顧客的“中國話語權”,卻遭美帝打壓,即刻感受到李小龍精武門加吳京戰狼之民族仇恨與驕傲之二合一總爆發,亦中國人之常情。

但由西方學院角度,遠東的付錢購買教育商品的大爺式男性霸權,欺凌一位婦女教授。這是對女性主義明目張胆的上門踢竇。

這兩頭野獸,將如何拚咬廝殺?本令人拍手期待。但第一回合,鬼婆女權不敵中華男霸,紙老虎一樣,要向中國消費者道歉。果然欺善怕惡兼貪圖學費利潤,證實了本人鄙視左膠的理由。

不過,包括香港人在內的中國人,有西方人在場,不顧他人文化多元感受,高聲講自己的母語,卻是一種很令文明世界側目的民族習慣。

香港許多飲宴場合,一席七八眾,主家又雜邀一名洋人,以示其Networking國際化。於是該洋人一直坐冷板凳,沉默夾菜,還要陪笑臉,有識之士,見者凄涼。

但中國人不覺得這是粗魯無禮,反認為今日全球都應該學說中國話。其近年又沉迷於論述很虛無的“話語權”,此話語權,由於絕不包括在大陸批評政權之言論自由,所以其實專指去到歐美一切洋人主場扯開嗓門講漢語之“喧嘩權”。

喧嘩權漸令西方厭惡,寧願你那張嘴只用於飲食咕嚕肉揚州炒飯或餃子,低頭咀嚼,不要說話。美國人選了川普,他認為中國留學生一停止喧嘩,靜下來時,必是盜取情報的間諜,川普要捍衛國家安寧,替天行道。嘩,這棚大煙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