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日本教授:中共「扶貧」宣傳太過 民眾不再相信政府

中共各級官員瘋狂斂財,挪用貪污扶貧款數額觸目驚心。圖為四川山區的農民。

日前有媒體報導,日本東京大學副教授阿古智子對中共“扶貧”政策的看法。她表示,中共往往是“小小改革,大大宣傳”,“扶貧”問題的癥結是制度沒有多少改變,又“維穩”太過。

2月6日,中央社刊出,2018年12月對長期研究中國農村和基層社會、日本東京大學副教授阿古智子的採訪。

阿古智子說,中共大力宣揚“扶貧”的成果,其實只是表面功夫,貧困的根源在於制度,例如農村官員的貪腐、農民的債務等。

早在1994年,為了寫碩士論文,阿古智子就到過湖南省桑植縣做調查。那時候,她就發現:一個遍布背債、貧困農民的貧困縣,為了接待外賓大撒銀幣,安排超乎想像的吃飯、喝酒排場。

阿古智子提到的“扶貧”中官員的貪腐,從中共給出的數據也有體現。

2018年6月份,中共審計署發佈一組數字,在對145個貧困縣審計的報告中,涉及約39.75億元的資金落入貪官手中變為“扶貧”款;失職瀆職造成財政資金流失,查出84件基層幹部牟私利等案件,追回5.32億元。

2018年3月,中共財政部副部長鬍靜林在兩會期間對外稱,2017年有7.3億元扶貧資金被挪用、虛報冒領,“有貪污浪費的,有優親厚友的,有擠占挪用的。”涉及28個省的874個縣,涉案人數450人。

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廣東省有118名官員因“扶貧”職務犯罪而被立案,這些人絕大部分是村兩委幹部和工作人員,而且是窩案、串案。涉案金額平均每宗12.5萬元,最高涉案54萬元。

阿古智子研究中國社會及貧困問題20多年,她認為,中共在“扶貧”政策、貧富差距等問題上,往往是自我宣傳太過。

其實中共的宣傳不僅是過,更多的是造假。例如,陝西一家媒體“老陝網”曾報導,西安市周至縣的一名貧困戶,產業幫扶養牛,他只和一頭牛拍過照片,不知道後來牛在哪裡。

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開魯縣的“扶貧”官員,為了增加貧困戶收入,將扶貧檔案作假。報導說,4個鵝一年下4,000個蛋,連公鵝也要下蛋。

湖北宜昌當陽市官方網站,2017年曾發佈了一篇宣傳當陽市國土資源局“扶貧”的文章,發現該文章絕大部分內容均與此前桂林市灌陽縣發佈的文章一致。

阿古智子還認為,中共當局“維穩”太過、且不聘用敢說真話的人,影響了政策的執行效率,不利於國家發展、進步。

她提及2001年在日本駐北京大使館工作時的一段經歷。當時,阿古智子和一名做調查報導的中國記者前往內蒙古赤峰市,調查當地“扶貧”款被挪用的情況。

結果,在返程時,兩人被國安人員抓走。阿古智子因沒隨身帶護照,為了不給同行記者帶來麻煩,不得不寫下悔過書。

她曾想到廣東湛江兩所小學,做一項關於流動兒童、留守兒童問題的調查,卻不被允許。當地政府下發文件,要求外國人不可參與考察。

阿古智子在接受採訪時還表示,宣傳太過的結果,會讓一部分民眾不再相信政府,也會使這些貧富差距問題被掩蓋起來。

中共這種“走形式,假把式”的“扶貧”措施,不僅讓政府失去信譽,還招致民眾厭煩。

2018年9月份,網絡熱傳一張貧困戶家的“門前照”,該村民在自家牆上寫着:“各位領導:本人已脫貧,請不要再來打擾了。”當時,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海外版“俠客島”的微信公眾號披露,上門的“扶貧”官員買了一壺油、一袋米來走訪,結果卻吃了閉門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