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國會聽證:什麼讓習近平睡不着?北京的內外挑戰 和美國的對策

——中共內外交困 美要有對策

當天的聽證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的聽證內容圍繞「中國內部的威脅-黨化與中共統治的內部威脅」,第二部分則圍繞「中國國內困境-北京的增長放緩和技術依賴」,第三部分則是「國外的反對-局限北京塑造外部環境的力量」。

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USCC)周四(2月7日)召開2019年首次中共政治、經濟的主題聽證,主題是“什麼讓習睡不着:北京的內外挑戰”(What Keeps Xi Up at Night: Beijing’s Internal and External Challenges)。

美國國會民主党參議員卡特·古德溫(Carte Goodwin)和詹姆斯·泰蘭特(James Talent)主持了周四的聽證,他們表示,審視中共的外交內困對在當前的國際形勢下甚為重要。

當天的聽證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的聽證內容圍繞“中國內部的威脅-黨化與中共統治的內部威脅”,第二部分則圍繞“中國國內困境-北京的增長放緩和技術依賴”,第三部分則是“國外的反對-局限北京塑造外部環境的力量”。

“中共政治制度越嚴說明統治越脆弱”

“中國儘管表面穩定,但中國(中共)的政治制度正變得越來越僵化、越來越嚴格,”克蘭普頓集團(Crumpton Group)的中國區主管、資深顧問裘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表示,這也說明中共的政治統治變得“越來越脆弱”。

“如果中國繼續沿着目前的軌道前進,那麼黨在政策制定和執行中的直接作用將使中國的(政治)統治更加不透明、不穩定和容易出錯。”他分析說。

他表示,中共對外一直是隱秘和不透明,但並不意味着它是一個難解讀、不能預知的黑箱。

“有了正確的文化和語言技能,就能更了解共產黨以及它的戰略目標。”布蘭切特說。他建議,美國政府應重視漢語教育,培養自己的出色漢語分析師,同時警惕中共的孔子學院在美國提供的漢語教學資源。

“美應制裁鎮壓民眾的中共官員”

諮詢公司蘭德(Rand Corporation)的國際防務和中國問題的高級研究員何天睦(Timothy Heath)指出,中國共產黨黨內政治權力的集中化,同時不斷提升維穩在國內政治中的重要程度,“這種態度可能是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以來從未見過的”。

他建議說,鑒於中共控制警察軍隊,中國的政治和刑事問題重疊,中共官員可能支持政治鎮壓,而不是促進健全的執法行為。

“美國應該考慮制裁那些——在與他國交往中,以執法作為幌子、推進鎮壓的中共官員。”何天睦說。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USCC)2月7日召開“主題聽證”,題目是“什麼讓習睡不着:北京的內外挑戰”。圖為現場。(USCC via twitter)

中共國家資本主義正引發國外反擊

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的亞洲區主任邁克爾·赫爾森(Michael Hirson)則在聽證會上指出:“中國(中共)國家資本主義是美中貿易和技術爭端的核心,同時中國的其它貿易夥伴對中國投資的反擊也越來越大。”

他尤其提到如何看待中國私營企業帶來的安全問題。赫爾森表示,大多數情況下,中國的私營企業與國有企業存在很大差異。

“這些私營企業是在國內面臨無情競爭、力爭利潤最大化的公司,”他說。“但在涉及國家安全的案件上,例如:涉及審查敏感技術的外國投資時,貿易夥伴很難完全無視這些中國私營公司——它們是否會遵循中共當局的戰略目標行事的可能。”赫爾森說。

貿易戰的經濟影響有限但對資本市場影響巨大

市場調研公司Seafarer Capital的副總裁、中國研究主任尼古拉斯·博斯特(Nicholas Borst)則詳細介紹了美中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

“截至目前,貿易戰的影響被誇大了,對中國的實際經濟影響有限;但是貿易戰對中國資本市場已造成巨大影響。”他說。

到2018年年底,中國股市的全年表現是全球股市倒數。博斯特表示,貿易談判一波三折、美中緊張局勢對中國股市的影響巨大。

他列舉了2018年美中發生的幾件大事:美國4月對中興通訊的出口制裁、5月雙方談判破裂、7-9月加征新關稅、10月彭博社報導的微小間諜芯片、12月逮捕華為首席財務執行官孟晚舟。

“除了關稅的直接影響之外,中國投資者似乎對中美關係轉向長期的爭議性預期感到不安。”博斯特說。

如何看待中共反腐與其科技戰略

喬治亞州立大學政治系教授魏德曼(Andrew Wedeman)則對中共的反腐進行了剖析。他表示,理解習近平的反腐行為,不是看它是政治獵巫還是非政治性的反腐敗清理,因為通常這些行動試圖同時實現多個目標。

“相反,理解習近平的打擊行為的關鍵是,它是怎麼瞄準目標的。”他說。

諮詢公司Pointe Bello執行主任格雷格·列維斯克(Greg Levesque)則指出中共的科技戰略目標。“儘管其推出新的創新驅動型政策、法規,並在融資機制方面取得快速進展,但中國依然依賴外國創新體系,特別是美國和日本的創新,它們被中國認為是關鍵核心技術來源。”他說。

他建議,美國政府應提高公眾對中共戰略和戰術的認識,理解美中當前在體制上存在的不對等性。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是國會四大常設機構之一,依據“2001年弗洛伊德斯彭斯國家國防授權法案”成立,每年負責聽取各行業的專家意見,對中美關係做出評估,並整理成公開報告,遞交國會。

近年來,USCC年度報告的實用性以及建議性越來越強,比如:其2017年的報告建議,國會通過立法,加強對中資企業併購美國的安全監管,已經在2018年由國會參眾兩院付諸行動,並順利實現。

其2018年的報告提議依法起訴在美國境內“威脅,脅迫或以其它方式恐嚇美國居民”的中共分支機構,並質疑中共官方媒體沒有在美國嚴格遵守法律、散布中共的宣傳資料。

2月1日,中共國有媒體中央電視台(CCTV)的子公司中共國際電視台(CGTN)應美國司法部的要求,首次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