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于丹第二?復旦女教師「與黑暗和解」言論引批評潮

2月1日,網民阿麒在推特上發佈一段10秒鐘的視頻,內容是復旦大學副教授陳果在給她的學生上思想政治理論課時講到的一段話,她說:「學會與黑暗和解,當你與黑暗和解的時候,黑暗已經不那麼黑了。」

復旦網紅女教師陳果“與黑暗和解”的言論引發軒然大波。(百度百科)

日前,復旦大學網紅教師一段“與黑暗和解”的視頻在社交媒體上引髮網民聲討。隨後,這名教師發表聲明,指出網民斷章取義,把“黑暗”狹義化。那麼,為何一句“與黑暗和解”引起軒然大波?

2月1日,網民阿麒在推特上發佈一段10秒鐘的視頻,內容是復旦大學副教授陳果在給她的學生上思想政治理論課時講到的一段話,她說:“學會與黑暗和解,當你與黑暗和解的時候,黑暗已經不那麼黑了。”

阿麒在對陳果這段話的評論中寫道:“學生會幹部出身的陳果,使用柔性維穩手段,讓大家跟奴役、剝削、迫害、腐敗等黑暗和解。”

這段“與黑暗和解”的言論一時間也引髮網民潮水般的聲討。

推特網民“絕不支持不能反對的政府”寫道:“當你與黑暗和解的時候,你幫助黑暗增加了體量,使它變得更加黑暗。”

“自由萬歲”說:“當你習慣了罪惡,罪惡就不是罪惡了!這樣的洗腦教育本身就是罪惡!”

“phiplato”說:“無法戰勝黑暗,但是如果有人性,就該發光,哪怕再微弱的光,讓他人看到光明和希望,而不是妥協和黑暗融為一體。”

甚至有網民直接表示,陳果的言論是“顛倒黑白,奴化教育”“心靈毒雞湯”“引導人們容忍罪惡放棄良善甚至同流合污,從而達到所謂歲月靜好的境界。”“心靈毒藥!蠱惑人心。”

不過,也有網民認為,視頻只有10秒鐘,沒有上下文語境,有“斷章取義”之嫌。

當天,陳果在她的微博中發表聲明表示,有人隻言片語不顧原意,斷章取義,把“黑暗”狹義化,解釋為邪惡、強姦,“本人當時語境所說的‘黑暗’是人生不可避免的不幸和痛苦,如生老病死、生離死別、精神的孤獨在一個人的內心世界造成的黑暗與絕望。”

微博網民“仙來閑V”在其後留言:“不要說別人斷章取義,確實這個黑暗大多數人的理解就是邪惡。”

網民“滅世之King”跟貼:“有點越描越黑的意思!其實個人還是蠻喜歡您的,只是您這句話,不管是表面意思還是所謂的內涵思想,個人不認同!”

網民“什坊院的街坊”指出:“應該準確的表達。用人生的不幸最準確。什麼是黑暗,世人都有一個共識的概念。巴爾扎克說苦難是人生的老師,他也沒說黑暗是人生的老師。對待黑暗只能反抗,不存在和解。你這是混淆了概念。”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對大紀元表示,陳果作為一個學者完全可以用她在聲明中解釋的話去直接談這個問題,沒有必要用“與黑暗和解”泛泛去說。

“網友批評這句‘與黑暗和解’,其實是反映出當今中國社會一個基本現狀,就是黑暗的事情太多,大陸的百姓在中共惡政下已經是忍無可忍了,那麼看到這個‘與黑暗和解’的說法是絕不能容忍的,單從字面上大家的理解也並沒有什麼錯誤。”

再有,這句話的字面意思就是在幫助極權的專制統治,“現在中國就是黑惡勢力欺壓百姓,說和解,怎麼和解,你該有的權利不去爭取,忍氣吞聲,向黑暗勢力低頭,應有的尊嚴及基本做人的道德規範底線都不堅守,而且中共也不會跟人民和解,所以大家都不認同她講的這句話,現在大家都在忍氣吞聲,只不過是對黑勢力個人沒有能力去改變,但並不認可這個黑惡勢力。”

而“和黑暗和解”這句話是典型的違背道德基點,“中國人一直在講是非善惡曲直黑白,都是很重要很關鍵的概念,是根本不能夠混淆的。”李元華說。

李元華表示,民國時期的學者還保有風骨,“他們秉承儒家文化,非常有骨氣。如徐志摩破壞家庭婚姻,要與陸小曼再婚的時候,托胡適去請梁啟超給他們寫結婚證詞,梁啟超就站在中國傳統道德的基點上,理直氣壯直接就批評徐志摩,沒有礙於青年才學、在社會很有名的情面,就是因為他們知道是非曲直,所以他們才能堂堂正正的去做人。”

教師授課內容沒有“根”解決不了問題

李元華表示,他有看過陳果的講課,含金量很少,“最關鍵的是,她所說的東西在學術上沒有根,她既不是站在西方基督教信神的基點上去思辨,也不是站在中國傳統有神論文化根基及道德至上的基點上,就是做好人這套思路上去討論問題。”

陳果曾在給學生講課時介紹自己在遇到困惑時的做法:“當我出現人生中的困境時,第一我會查《新華字典》,去查一下它的基本概念是什麼;第二,我去看聖經,這是我的專業,我想知道被奉為先賢的耶穌是怎麼說的;第三,我立刻去查馬恩全集,幸運的是,每次都能找到我需要的答案。”

李元華認為,作為專業學者,陳果解決問題的三個做法本身存在問題。

“第一,今天的新華字典是在黨文化下對字、詞的解釋,一切的說法要符合中共的意識形態,比如去查普世價值、民主、自由這類詞,完全是中共黨文化下一黨專政下的解釋,不可能有個正確的解釋,也不可能在一個人遇到困惑的時候能給他一個正確的答案;

“第二,聖經是信基督有神信仰的人去遵照神的教導去做事情的這麼一本書,不是作為知識讓人去研究的,如果你不真正去信耶穌,那麼去看聖經是看不到任何聖經所應該展示的意義在裡邊的;

“再有,大家知道馬恩是邪魔附體的惡勢力的代表,其的著作里充滿了對人類的仇恨,實際上是要毀滅人類的,如果真要按照馬恩去做,不但會害她自己,也會害了那些拿她當專家的學子。”

中共的“思修課”是洗腦課

2008年,陳果任教復旦,一直教授復旦大一、大二學生的“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課(思修課)”課程。

2010年,這位副教授的兩段“思修課”視頻被學生上傳到網路後在網上爆紅。中共也曾在《新聞聯播》中推薦這位美女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獨特”的教學方法,並稱她是彰顯時代正能量“心靈偶像”。

李元華表示,中共“思想道德修養課”實際是給大學生強行洗腦、灌輸遵從中共、維護中共惡政、要屈服中共惡政這麼一個課程。

李元華說,作為一個教師不管其本人有多麼好的一個願望,對自己課程有多麼好的一個設計,只要在中共語境下,在安排的課程里不可能真正實話實說地去表達思想道德和人生追求,“中共是不允許的,所以,不管陳果有多麼美好的願望,她所擔任的這個課程的局限,包括她自己學識的局限,都不可能去得到一個完美的答案。”

黨文化下成長起來的學者的可悲處

據百度資料,1981年出生上海的陳果,1999年考入復旦大學;之後成為復旦大學哲學博士。她在復旦大學讀書期間是哲學系學生會主席,連續五年拿獎學金。再之後,做過香港浸會大學“中國大陸基督教哲學青年學者”,也在加拿大溫哥華UBC大學做訪問學者。

又有資料介紹,陳果曾在美國芝加哥大學短期進修。也在哈佛大學學過神學,論文題目是《耶穌為何如此言語?》。

李元華表示,陳果是哲學博士出身,但上課時很少提到中華古代的先賢。

李元華說,中華有5千年的文明,有大量的先賢講了很多很真切,對我們人生有太多益處的至理名言,“比如孔子弟子整理的孔子言行的《論語》,包括儒家典籍的四書五經,還有《道德經》等經典著作都有很好的指導我們人生的智慧。

“作為專業學者在一個有5千文明的歷史國度里的教師在談到最基本人生道理的時候,不能去第一時間去想到看到這些古代聖賢的著作,這也是在今天大陸這個傳統文化被中共徹底破壞的結果,反映出在黨文化下成長起來的學者的可悲之處,也是她個人可悲之處。”他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