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前美國共產黨黨員: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的悲哀和愚蠢

在對待這次委內瑞拉的問題上,美國民主黨內的多數社會主義者都贊成川普政府的態度,就算是社會主義民主黨人中的著名人士如聯邦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稱馬杜羅是非法總統。

1月25日,委內瑞拉的馬杜羅在首都加拉加斯與軍方領導人的會議上,做手勢讓軍方睜大眼睛

近日來委內瑞拉的局勢牽動着人們的心,給能“翻牆”的中國人以鼓舞和希望,美國上下幾乎不分黨派(民主黨、共和黨)地歡迎委內瑞拉的民主化變化。但美國是自由社會,作為左翼少數的民主社會主義者(Democratic Socialist of America,簡稱DSA)日前發表聲明,譴責美國支持委內瑞拉的民主進程。該聲明口氣令中國人感到既熟悉又陌生。前美國共產黨黨員、新左派學者拉多什(Ronald Radosh)在華府智庫“自由燈塔”上撰文,稱DSA不過是在重複老一代的愚蠢。

DSA在它的聲明中稱,“美國在顛覆民主選舉的政府、阻止社會主義傳播、維持它的帝國主義霸權方面有很長的、血腥的歷史”,聲明把查維斯(Hugo Chávez)、馬杜羅(Nicolás Maduro)因實行社會主義政策而導致委內瑞拉經濟崩潰,造成的社會問題歸因於美國的干涉。聲明要求“美國必須立即停止帝國主義干涉。”

家族式的前美國共產黨黨員、大學教授拉多什評論稱,美國現在的這些民主社會主義者在委內瑞拉這個問題上,實際是在重複斯大林時期的態度:想辦法為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者的行為辯護。比如在蘇聯佔領東歐各國時,他們就說是為了防止法西斯的佔領、保衛社會主義,而對個人進行的迫害則是因為那些人都是壞人,因為“人民民主”不會打擊好人。

在20世紀60年代,新左派與其前輩、後代一樣,也是為當時古巴卡斯特羅革命和執政中的殘暴、折磨尋找合法性,新左派認為,卡斯特羅是作為獨立了的人民,起來革獨裁者巴蒂斯塔(Batista)的命,為了保護革命不被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破壞,採取殘酷手段是必須的。而針對卡斯特羅的任何批評都是不公平的。

在對待這次委內瑞拉的問題上,美國民主黨內的多數社會主義者都贊成川普政府的態度,就算是社會主義民主黨人中的著名人士如聯邦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稱馬杜羅是非法總統。

只有查維斯革命的長期支持者、政治學者齊卡瑞羅–梅鄂(George Ciccariello-Maher)在“國家”(the Nation)雜誌上譴責美國的“顛覆委內瑞拉的政變”,和明尼蘇達州的新科聯邦眾議員、索馬里後裔的伊斯蘭教徒奧馬爾(Ilhan Omar)稱“美國有干涉拉丁美洲政府的災難性歷史。”當然反對聲音最高的還是DSA,但他們實際上是在重蹈老一代左派的覆轍。

DSA們無視合法選出的國民大會的領導人瓜伊多,而去支持一個選舉中舞弊的“總統”(馬杜羅),實際是在與委內瑞拉人民對立。DSA還再三錯誤地稱國民大會的領袖瓜伊多(Juan Guaido)代表右翼的政黨。DSA還指責瓜伊多利用“法律危機”獲得總統寶座。DSA還指控川普政府把委內瑞拉當作展示社會主義危險的教材。

拉多什介紹,早期的民主社會主義者或社會民主黨人忠實於自己對民主政體的信念,他們曾發聲竭力反對共產主義獨裁,也不擔心支持麥卡錫主義會妨礙他們的訴求。與新左派不同,他們對卡斯特羅的社會主義天堂不存幻想。

DSA的發起人哈林頓(Michael Harrington)豪伊(Irving Howe)當年的理念是既反對資本主義,也反對共產主義獨裁。他們試圖成為“第三勢力”。但經過在越南戰爭以及之後的尼加拉瓜革命期間的尋找,他們失敗了。豪伊承認,沒有第三條路可走。於是兩位發起人都倒向了共產主義。他們盲目地支持尼加拉瓜非政府武裝中的“桑迪諾民族解放陣線”,而不顧該團體對不同政見者,乃至對工會工人的鎮壓。在有人提醒的情況下,DSA還替該團體粉飾,並稱該團體變成那樣是美國的干涉導致的。

拉多什認為,目前DSA就委內瑞拉做出的聲明其實是不了解委內瑞拉的實際情況,就像DSA的發起人們不了解當時尼加拉瓜的情況一樣,他們還以為馬杜羅是民主革命的領袖,其實他們並不了解委內瑞拉。他們在重複他們在20世紀70、80年代的愚蠢錯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