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薄王大案再現?最高法四招逼出「王立軍」

王立軍選擇相信美國,王林清則選擇相信公眾。在中共邪惡體制里,他們的下場是註定的悲劇。(新唐人合成)

【新唐人2019年02月02日訊】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被盜案黑幕重重,中共最高法院因此案陷入輿論風暴。有美媒稱,最高法在此案中囂張的犯案程度絕不低於薄王案,四招逼出一個“王立軍”。而該案主審法官王林清,三次發自保視頻,最終仍被失聯。

央視前主持崔永元2018年歲末起,連續曝出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知法犯法”的重重黑幕。崔揭露,最高法院有“內鬼”,竊取了陝西商人趙發琦與陝西地質礦產局一樁價值千億大案的卷宗,直指此案未審先判來自周強的指示。

“千億礦權案”是一起被法律界定義為公權“強吃”他人合法產權、企圖將侵奪的利益無償轉移給第三人的“驚天醜聞”。

該案經過中共多個地方法院審理10多年,案情很簡單,不過就是陝西官府搶劫礦權所有人趙發琦的權益,該案於2017年12月宣判,維權12年的民企凱奇萊終於“勝訴”。

因中共陝西官府不服判決,而上訴北京最高法院,同時陝西政府密函最高法院對此案橫加干預,稱此判決“影響陝西省的社會穩定”。於是,以周強為首的最高法院高層,再三施加壓力強迫此案的主審法官王林清,對此案做沒有法律依據的判罰。

在遭王林清抵制後,案卷中最重要的部分文件不翼而飛,而存放案卷門前的兩個攝像頭同時壞了。

在案卷丟失之前的20多天,趙發琦曾公開實名舉報中共陝西省主要領導干預該案,並指責此案徇私枉法。

但過去兩年里,有關單位未對此事進行報案,也未展開內部調查,更未對任何人進行查處,卷宗至今無下落。

而該案主審法官王林清因深感恐懼和生命受到威脅,三次發自保視頻,講述該案二審卷宗消失的前後經過,並詳細講述了周強幹預案件的整個經過,且明確表示這是留下證據,以免遭不測。

推特網友“冷眼熱心”發貼評論說,前有王立軍,今有王林清,都是中共政法系統幹部,不相信中共的法律;都是中共的官員,不相信組織。因為他們深知中共的法律就是一個屁,中共組織就是一個邪惡的黑幫。

而王立軍選擇相信美國,王林清則選擇相信公眾。在中共邪惡體制里,他們的下場是註定的悲劇。

最高法囂張犯案四招逼出一個“王立軍”

《財新網》披露,王林清1月3日到中共最高法露面後,便被帶到最高法附近一家賓館,接受最高法一個調查組的訊問。截止2月2日,王林清已失聯一個月。

自由亞洲刊發評論文章說,王林清失聯前三次發自保視頻,因他深知,中國已是無法無天黑社會。中共內部因權爭、分贓不均或罪行暴露而殺人滅口、泄憤、剷除對手,有專用名詞“被跳樓”“被憂鬱症自殺”等等來表述。

而原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手下原最得力幹將王立軍,作為警察頭目便深諳此道,所以與薄熙來發生嚴重衝突後,馬上潛逃美國領事館保命,而薄熙來也毫不含糊武裝包圍美國領事館要人,毫無疑問王立軍一旦落入薄手,定有高招讓其命赴黃泉。

文章認為,中共最高法院的千億礦權案,其囂張犯案的程度絕不低於薄王案,原因有四:

第一,中共陝西當局密函干涉,以社會穩定脅迫最高法院違法辦案。

第二,最高法院院長以下各級法官,公然配合陝西強迫法官枉法裁決。

第三,明目張胆偷盜千億案卷宗,毀壞攝像頭創造“死無對證”。

第四,公告天下反誣崔永元造謠,不得不認賬後,又秘密拘押法官王林清,雖然崔永元與王林清已通話但性命堪憂依然存在。

文章稱,中共最高法院所做的這些事情,每一件要追究起來,秒秒鐘便敗露,而其之所以如此肆無忌憚,這不過是中共霸凌下的大陸真相,不過是恰巧崔永元揭露引發了高度關注。而崔永元揭露未被屏蔽和打壓,無疑是中共內部權爭所導致的。

另外涉及此案的是中共頂層權勢人物,不僅是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還有更大的老虎沒被曝光。

時評作家廖祖笙撰文稱,群蠹操弄下的“法治”,讓白紙黑字的法律條文和各種普世規則變得毫無意義;即便是在一些巨貪已倒台的當下,也還是在一路裸奔。大量前“政法沙皇”周永康的餘孽,在這波“反腐”中,壓根就沒有被真正觸及和肅清。

不過,千億礦權案並沒終結。1月15日,涉嫌插手“陝西千億礦權案”等多起案件的中共陝西省委前書記趙正永落馬後,黨媒發文說,繼趙正永被調查後,“下個老虎出現仍是大概率事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