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中共外交部為何驚現三頭蛇?「外交白丁」為何成了黨書記

往近了說,是中共的「老朋友」朝鮮、委內瑞拉相繼出現外交官棄暗投明事件,大大刺激了中共的神經。1月27日,委內瑞拉駐美武官Jose Luis Silva上校倒戈,認為委國反對黨領袖瓜伊多才是「合法的總統」。而1月初,則是朝鮮駐意大使代理大使趙成吉失蹤,疑已向西方國家尋求庇護。

中共外交部高層近日發生大變化,“外交白丁”、中組部副部長齊玉悄然接替已過65歲退休年齡的張業遂,出任外交部黨委書記一職。齊玉也由此晉陞正部級。

外交部官網“主要官員”欄1月29日的最新更新透露了上述信息。

現年57歲的齊玉(1961.4)是陝西吳起人,除了曾短暫掛職太原市委副書記,其整個仕途都在組織系統內部度過,在陝西、青海、吉林三省組織部、中組部都有其足印。而被其接替的張業遂外交生涯長達43年,是個“外交老戲骨”。

與美國外交官的來源廣泛不同,中共外交部是個典型的近親繁殖系統,素來肥水不流外人田。這次高層“外交白丁”取代“外交老戲骨”,是甚為罕見的安排。然而,當局走出這步棋,並非無跡可尋。

中共外交部體系龐大,當前光副部級官員就不下20人,如何防範大量派駐海外人員“被和平演變”,一直是中共的心頭病。隨着對外開放的加深,從唐家璇(1998年-2003年任外交部長)任上首次出現了部長和黨委書記分立的局面,以加強對人員思想的管控,此後遂成慣例。

這個部黨委書記雖然也是正部級,但地位要低於部長,通常情況還兼常務副部長,張業遂任內的前5年就是如此。但中共十九大後,樂玉成升任外交部常務副部長後,卻沒有按慣例接任黨委書記,而由張業遂繼續留任黨委書記。這樣一來,外交部就罕見的出現了部長、專職黨委書記、常務副部長“三架馬車”並存的局面。

當然,我們可以說,是只當了4年副部級的樂玉成還沒積累夠上位的資本,所以才接了一半的崗。但如果看中共內政、外交大環境整體的變化,就會發現,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十九大之後,中共再次陷入了強化“黨領導一切”的套路。最新一輪機構改革中,黨的身影已無所顧忌地蠶食掉原來“披着國務院之皮的黨部門”民委、僑辦等部門。而即便完全歸於國務院序列的國資委和交通部,在十九大之前就已出現了此前少見的“黨政雙首長架構”,並延續至今。

這種安排,可以視作中共政權在內憂外患雙重夾擊之下的應激反應,或者說,是一種帶有“深度紅化”印記的垂死掙扎。

相比於國內業務為主的國資委和交通部,長期大半個身子泡在海外的外交部,就更令中共憂心。這是外交部出現“三頭蛇”的重要原因。

但是,同樣是“三頭蛇”,現在黨書記出現毫無外交經驗的“外交白丁”,又是怎麼回事呢?

往近了說,是中共的“老朋友”朝鮮、委內瑞拉相繼出現外交官棄暗投明事件,大大刺激了中共的神經。1月27日,委內瑞拉駐美武官Jose Luis Silva上校倒戈,認為委國反對黨領袖瓜伊多才是“合法的總統”。而1月初,則是朝鮮駐意大使代理大使趙成吉失蹤,疑已向西方國家尋求庇護。

而中共的派駐外交官比朝、委兩國都多得多。這自然令中南海膽戰心驚,認為不調“空降兵”嚴管不足以“防微杜漸”。

往遠了說,則是外交部的近親繁殖令其成了“獨立王國”,積累了大量江澤民派系的前朝故舊,以致“江水滔滔”,時不時會讓當局的小船左搖右晃。所以齊玉作為習家“陝系”人馬出現,也是現當權者以空降部隊、加大力度排“江水”的過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