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吳秀波出軌門毀星途 補稅太多難填小三欲壑?

大陸知名男演員吳秀波資料照。

日前,大陸知名演員吳秀波的“出軌門”演變成“分手費”紛爭,事件持續發酵。有分析指,吳秀波一怒之下以“涉嫌敲詐勒索罪”起訴陳昱霖,將陪伴他七年的“小三”送進看守所,從表層看,或與他需要補繳大量稅款,因而難填陳昱霖的欲壑有關。

吳秀波醜聞令形象崩塌

據陸媒報導,大陸女演員陳昱霖爆料吳秀波“出軌門”事件,近日已演變為司法案件。

陳昱霖的父母在微博發佈的公開信中披露,陳昱霖因涉嫌“敲詐勒索罪”,已於2018年11月5日在機場被公安帶走,至今仍被關押,或面臨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陳昱霖的家人指出,去年中秋節,即2018年9月24日,陳昱霖在朋友圈中發文,曝光了與吳秀波長達七年的地下情。為平息事件,吳秀波方面主動提出以“分手費”的方式進行補償。

因此,陳昱霖方在公開信中表示,陳昱霖此次被拘捕,是被吳秀波設局陷害。

消息曝光後,圍繞吳秀波與陳昱霖“分手費”的紛爭持續發酵。過去被稱為“國民大叔”的吳秀波,遭到千夫所指,其公眾形象瞬間崩塌,出演的綜藝節目和影視劇遭全面封殺,其投資、票房、代言均受重創。

“分手費”紛爭與補稅有關?

雖然很多網友認為,吳秀波的醜聞從根本上源於中共治下中國社會道德敗壞的現實,但有分析人士表示,從表層看,吳秀波與陳昱霖“分手費”紛爭,與2018年的娛樂圈的大地震存在關聯。

新浪網發表的“明星補稅115億,然後呢?”的署名文章稱,吳秀波一怒之下將陳昱霖送進看守所,或與其需要補繳大量稅額因而難填陳昱霖的欲壑有關。

文章認為,無論吳秀波的“出軌門”事件的內情如何,將上述兩者聯繫在一起,是基於一個事實:“影視行業稅收政策的調整,確實在圈內圈外掀起了不小的波瀾。圈內的人一面息事寧人,一面等著靴子落地。圈外的人吃瓜不怕事大。”

據中共官媒新華社1月22日報道,自2018年10月影視圈的明星大腕開始補稅以來,截至2018年底,在“自查自糾”階段申報稅款117.47億元(人民幣,下同),已經入庫115.53億元。

去年,女星范冰冰因“陰陽合同”遭中共當局調查和重罰,最後以補繳逾8.8億結案後免刑責。事件引發影視娛樂圈的補水潮和“限酬令”接踵而至,許多大牌明星的三年補稅金額都在億元以上。

而港媒去年底曝光一份被官方約談“補稅”的大牌明星名單,雖然吳秀波具體的補稅金額迄今都未曝光,但當時他的名字位列其中。

據早前報導,去年底,大陸影視圈“補水潮”來襲之後,許多一線明星再也不敢輕易簽訂戲約。而受娛樂圈負面新聞影響,股市裡的影視板塊在去年底的幾個月之內就蒸發了千餘億元。

上述文章的作者認為,雖然就藝人個體而言,事業起起落落乃為常態,但整個行業進入“寒冬”,數年來還是頭一遭。

作者援引《第一財經周刊》的報導稱,持續四年更新的“年度最具商業價值明星榜”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尷尬:再也沒有哪個明星願意在榜單中排名第一,甚至大部分團隊都希望不要太靠前。因為這會給社會一個印象,彷彿越具有商業價值的明星,收入就越高,漏掉的稅也就越多。

據福布斯中國名人榜資料顯示,2017年,吳秀波綜合排名第26位,年收入達到1億元人民幣。

資本圈令吳秀波雪上加霜

吳秀波在娛樂圈屬“大器晚成”,創立影視公司的時間也相對較晚。

2015年9月,吳秀波出資5,000萬元成立霍爾果斯“不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持股100%。公司名取自該公司出品的電影《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影片上映後,票房達到7.9億元,“不二文化”是最大的收益方。

之後,“不二文化”還投資了吳秀波主演的網劇《軍師聯盟》。不過,該劇近10億的投資收益後來陷“羅生門”,“不二文化”堅持自己應持有《軍師聯盟》95%的收益權,而原告江蘇利華則認為50%的收益權應歸自己所有,雙方未能達成共識。

此外,“不二文化”參投的電視劇《巴清傳》,從改名風波,到男主高雲翔在澳洲被曝性侵,李晨臨時補救,再到范冰冰偷稅漏稅。多重壓力之下,該劇集已播出無望,吳秀波參與的投資也打了水漂。

除了“自立門戶”,吳秀波還在多家影視公司持股。“天眼查”數據顯示,吳秀波控股或參投12家公司,現在都不同程度地縮水,在股市一路“走綠”。

46歲的吳秀波,五年前開始大紅大紫,當時他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的專訪時表示:“我也不知道明天會怎樣,也許眨眼之間就可能成為一個笑話。”

說出“眨眼間我可能成為一個笑話”的吳秀波,話語里明顯充滿了焦慮或不自信。儘管他當時外表風光,但骨子裡或許明白“命運無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佟亦加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