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繼父天天對我做着同一件事 媽媽卻視而不見 三年後我對他改了稱呼!

爸爸離開我們的5年後,媽媽帶着我改嫁了,嫁給了一個從來沒結過婚的老光棍,那一年我11歲。

媽媽改嫁是有原因的,而且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因為我,我不知道老天為什麼對我那麼不公平,我生下來就是先天殘疾,兩腿動不了。

(示意圖)

我看着媽媽整天的為我忙裡忙外,苦苦支撐,可是我卻什麼也做不了,我心裏除了難受以外,什麼也做不了。

我是媽媽的拖累我很清楚,除了上學的費用外,每個月還需要大量的藥費,這些年把媽媽壓的喘不過氣來。

可是,我怎麼也不會相信,媽媽嫁給了那個男人,這些來自於我的負擔就真的會減輕嗎?

其實,我最終的結果是,早晚都會被遺棄,這是我能想到的。

(示意圖)

自從進了那個家,我變的更加不愛說話,其實是不想說一句話,包括跟我媽媽,至於繼父,我原本也沒打算跟他說話。

以前都是媽媽用單車推着我上學的,每次從車上掉下來,媽媽都要弄好久,才能把我扶上車,每次都把媽媽累到滿頭大汗。

繼父說,以後不用單車推我上學了,最主要的是太不安全,他要背着我上下學。

(示意圖)

其實,我當時聽到他們這麼說的時候,我真的就只是當了一個笑話,因為在我的感覺里那是不可能的。

一天兩天沒問題,天長日久呢?我上完小學還有國中高中呢?

無非是為了討好我媽而已吧。

而且,每天晚上都要給我泡腳泡腿,說是有助於血液流通,我很想不通,我又不是他什麼人,他憑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這件事不是媽媽來做呢?

可是,媽媽卻對他的所做所為視而不見,那個時候我真的有點恨我媽媽。

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繼父竟然說到做到,這一背就是整整的三年,從來沒有一天缺失過。

上了國中後,因為他的接送,竟然還惹來不少羨慕的目光,有的同學也會悄悄跟我說:“你爸對你真好。”

那一刻,心裏竟然也會有一種莫名的幸福感。

(示意圖)

有一天晚上,他一切照舊的坐在小板凳上,給我用藥水泡着腳和腿。

我看着他花白的頭髮,我看到他兩頰的皺紋,我看到他因為做工曬的黝黑的皮膚,我的眼濕潤了,原來我從未這樣去仔細的看過他一次,而他卻整整的伺候了我三年。

“喂,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始無前例的跟他說開了話。

他抬起頭看了我一眼,似乎不太相信我會跟他說話似的,愣了一下後,低頭笑了笑說:“因為你是我女兒!”

(示意圖)

他吝嗇的沒多說一個字,可就是這短短的七個字,把我這三年里壓在心頭,對他的不理解、不尊重,以至於後來偷偷存放在心底的感激,全部挖了出來。

三年,說短不短,可是三年如一日的這種付出,我怎麼可能沒有感覺,我怎麼可能沒有感激,只是我死撐着自已的小面子,告訴自己,他這麼做是別有用心而已。

可事實上,就算是我的親爸也做不到啊,要不然他當年也不會棄我們母女而去。

(示意圖)

我再也忍不住了,任由着淚水從臉上泄下,我顫抖的身子,兩手緊緊的抓着他的一條胳膊,我哭着喊出了那句遲到三年的話:“爸……!”

再也無法阻止的情緒,我嚎啕大哭,我撲在他的懷裡,他摟着我輕輕的撫摸着我的頭髮,卻沒有去阻止我的哭。

聽到動靜跑進來的媽媽,一直站在門口看着我們倆,兩眼的淚水也是從未停過,只是臉上露出了從未有過的笑容!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coco01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