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出大事!孟晚舟起訴書包括任正非 美國雷霆之勢 中共傻眼

美國司法部周一28日正式宣布起訴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及其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美國司法部還宣布已正式向加拿大提出對孟晚舟的引渡請求。分析指,華為和孟晚舟的23宗罪可分為四個方面。起訴書直指“代號1”的“華為創始人”犯下欺詐罪。任正非此前自爆,差一點被抓。分析認為,美國政府對華為的雷霆之勢,恐怕完全在北京的預料之外。川普捍衛美國的決心可見一斑。華為在海外的高速發展,離不開中共統戰部長期的滲透和收買。加拿大《國家郵報》最新文章對此進行了全方位解析。

圖為:2019年1月29日在溫哥華法院出庭後,離開地下停車場。

上述罪名中13項是由聯邦司法機關紐約東區法院提出,而另有10項名是由州級司法機關華盛頓西區法院提出。

紐約東區法院起訴書稱,“代號1”的“華為創始人”和孟晚舟先後對美國聯邦調查局以及受害的金融機構採取了欺瞞行為,否認華為和星通科技公司之間的聯繫,持續隱瞞星通是華為附屬公司的事實,向銀行撒謊,誤導這些銀行涉嫌違反美國法律,處理與伊朗有關的交易,其中一家銀行在2010年至2014年期間通過美國結算了超過1億美元與星通相關的業務。

華盛頓郵報》報道,同案另外還有兩名被告,惟他們身份一直未被公開。

關於任非正的篇幅,可見於起訴書第5至6頁。文中提及FBI在2007年向華為創辦人(the founder of HUAWEI)問話。

文中寫道2007年7月「Individual-1」接受FBI問話時表示,他願提供更多華為的資料,稱公司沒違反美國出口法,其業務活動亦符合美國出口法。他稱華為沒直接聯繫伊朗公司,但相信公司或向埃及等第三方出售華為設備,它們最後可被轉售到伊朗。

起訴書也提到,華為多次誤導美國及歐洲的金融機構,曾向其中一家金融機構表示不會透過其系統處理伊朗業務。事實是華為曾透過該金融機構旗下的美國子公司以及其他美國金融機構,處理涉及數百萬美元的交易,以促進華為在伊朗業務。當中部分交易在紐約東區完成。

1月17日,孟晚舟的父親、華為創辦人任正非,在深圳華為總部接受多家陸媒訪問,當被問及孟晚舟的情況時,他說,當時孟晚舟和自己本來準備前往阿根廷出席同一個會議,而且她還是會議的主持者。

任正非說,孟晚舟是在溫哥華機場轉機時,被加拿大當局扣留,而自己原本晚兩天才出發,是準備從另一個地方轉機的,因此逃過一劫。

加拿大獨立評論人士文昭29日分析,5G競爭的話題去年才成為一個公共話題,而今年才1月份美國政府就以雷霆之勢行動,恐怕完全在北京的預料之外。而美國的行事方式是一旦意識到問題的重要性,就由專業團隊得到完全的授權做出決定,基本上不受到掣肘,其反應之快、行動之果決、目標之清晰、思慮之簡潔不拖泥帶水,完全不是中國那種人際環境下那種悠着點、瞻前顧後的風格所能設想的。

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王篤然分析,美國對孟晚舟的抓捕令是去年8月份發的,顯示川普內閣對以前4界總統,分別是老布殊、小布殊還有克林頓和奧巴馬,對這些人對中共的綏靖政策畫上終止符。布殊家族和克林頓家族都很親共,和中共有利益關係。川普是真正在兌現競選承諾的總統,所以他在華盛頓面臨美國建制派的圍堵中,還殺出重圍,展開美國保衛戰。川普捍衛美國的決心可見一斑。

美方提起的23項罪名可分別歸納為4個方面的控罪:

第一,違反美國制裁伊朗的法案。

在紐約東區法院對華為的13項指控中,有4項都是有關違反伊朗制裁法案——美國國際緊急經濟權限法(IEEPA)的相關法律規定,主要是孟晚舟以及相關的華為子公司利用香港星通科技公司(Skycom Inc.)為橋樑,與伊朗進行非法交易,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禁運通訊類產品的制裁措施,並利用美國的金融系統為他們的非法活動提供便利。

第二,涉嫌進行金融詐騙。

紐約東區聯邦法院對華為的第1至第6項指控,都是針對華為公司為避開伊朗制裁法規,在2007年11月至2015年7月之間,對美國4個金融機構進行的欺詐,其罪名分為“銀行欺詐”和“電匯欺詐”;第7項指控則是華為對美國國家的欺詐;第12項指控則針對華為從2007年11月至2014年11月期間把非法資金轉至國外的行為。

第三,從事商業間諜活動。

華盛頓東區聯邦法院對華為的10項指控針對華為謀劃並竊取T-Mobile公司的商業機密展開,同時也在此案中指控華為電匯欺詐。

第四,妨礙司法公正。

在兩個法院的訴訟書的最後一項,都是指控華為公司妨礙司法公正。其中包括將金融欺詐的證人調離,毀滅相關證據,以及在T-Mobile機密盜竊案件中“誤導”美國的調查,隱瞞竊取商業機密的行為等。

相關報導指,這四個方面的指控“每一項都直擊一個企業必不可少的命脈”,將來所有與華為合作的跨國金融機構、商業合作夥伴、乃至各國的政府和司法機關,都可能以這些指控為理由重新審視與華為的合作關係。文章稱,由此看來,“孟晚舟被捕只是一個開始,而美國由此已經向華為全面宣戰”。

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編譯了加拿大《國家郵報》的最新文章,對中共通過統戰部進行的滲透和收買行徑,進行了全方位解析。

中共統戰部觸角就在身邊

《郵報》文章說,長期以來,中共一直使用各種辦法影響、監控和控制外籍華人、海外求學和工作的中國人,包括加拿大華人和中國留學生等廣大華人群體。2012年後,中共更是變本加厲對外輸出所謂軟實力,其中多數是通過中共統戰部觸角實施。

在中共篡政前,中共就通過統戰部欺騙和拉攏中國人入黨,私下擴張為奪取政權做準備。中共篡政後,尤其是近幾年,統戰部觸角日益伸向海外華人及其周邊社團。

新西蘭坎特伯雷大學(University of Canterbury)政治學教授布拉迪(Anne-Marie Brady)女士去年曾在一個美國學術會議上說,中共統戰部目前所起作用甚至超越1949年以前,中共越來越擅長通過玩弄所謂軟實力,影響外國政府和機構的決策。

澳洲阿德萊德大學(AUA)中國問題研究員格魯特(Gerry Groot)說,前中共黨魁毛就說過,統戰部是中共“法寶”。最近幾年,中共當局提升了統戰部在黨內的作用,新增4萬統戰特工,並吸收合併外事辦公室等其它3個部門。

去年8月,中共向海外華人直接喊話,要海外華人響應中共號召,充當中共傳聲筒,支持中共所謂的國家發展,維持中共所謂的國家利益。

布拉迪說,中共統戰部有專門外派人員,對外統戰活動包括:唆使和蠱惑海外華人為其搖旗吶喊,影響和收買外國政經精英,在全球各地兜售中共的那一套,拉攏和組建以中共為中心的經濟小圈子。

布拉迪還說,中共強制所有黨員都有統戰義務,中共國企CEO都是黨員,也有此任務,統戰工作不再僅限於統戰部內部。

對外國政客滲透和收買

《郵報》文章還說,中共對西方另一大滲透是通過政治滲透和政客收買。如前不久,新西蘭一名華裔國會議員被曝移民新西蘭前,曾供職於中共軍事情報機構,一時間新西蘭朝野上下嘩然。再如,澳洲一名參議員被曝收到中共一個財團巨額捐贈後為中共說好話,被迫辭職。

中共滲透和收買不僅針對華裔政客,還針對主流政客。如2016年媒體曝光自由黨總理特魯多,曾參加一名與中共有密切關係的中國億萬富豪的私人籌款,特魯多基金會接受25萬加元捐贈。

聯邦道德操守委員會記錄顯示,最近幾年中,至少9名國會議員訪問中國,都是乘坐商務艙,費用全部由中共買單。

最近就孟晚舟一案發言不當,被特魯多撤任的前駐華大使麥家廉,也曾接受中共和親中團體7.3萬資助訪問中國。

今年年初,澳洲立法禁止外國影響和滲透,加拿大方面一直未見行動。去年10月國會一個專家小組會議討論後認為,華社相當多元化,都很清楚中共那一套,多半未被中共統戰部滲透。

如卡爾頓大學中國問題專家帕爾提爾(Jeremy Paltiel)和多倫多大學中國問題專家吳(Lynette Ong)女士均認為,中共對加拿大中文媒體雖有影響,也一直試圖想左右加拿大輿論,但多數華社還不至於被中共糖衣炮彈迷惑,中共影響仍相當有限。

但《金融時報》獲取的統戰部幹部內部培訓手冊說,2003~2006年期間,多倫多勝選華裔議員幾乎翻倍,統戰重點要針對這些人和有可能繼續高升的人。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