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你要買倫敦金

名字取得對,是成功的一半。有如「劍橋護老院」之取名,永遠比叫「深圳護老院」更令一個中國裔的老人感到窩心、暖心、放心。「倫敦金」這個名詞帶有的公信力、感召力、魅力,直達每一個不論富貧的中國人(包括五毛和左仔)的骨髓基因,確保他們產生某種正面的小腦神經條件反應。

香港特區發生“倫敦金”大騙案,苦主為某中國瓷器收藏家,作風已經很低調,卻慘遭騙取約港幣六億元,包括丟失一隻明朝青花瓷碗。

此宗慘案,由文化研究角度,客觀超然,看點甚多。

若一名投資基金經理告訴你:國家為推動大灣區建設,大灣區有中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領導、特首林鄭月娥擔保,現在有一新出的投資工具,叫做“大灣區金”,連大陸首富王健林和馬化騰都買了,阿董也跟進了幾十億,王祖藍與肥媽亦分別略進了貨,回報率保證每年超過二十厘。請問,身為炎黃之閣下,會不會買?

但倫敦,啊,這座西方現代文明的搖籃。在遠東,由中國人來聯想,這個首都名字,代表了英女皇的白金漢宮、大笨鐘、哈羅斯百貨公司購物、御林軍換班、下午茶、大英博物館,對於香港人,還要加手持雪茄着唐裝的爵士鄧永鏘。

從前尖沙嘴彌敦道,有一家倫敦戲院,長期上映西片,斜對面有一車厘哥夫餐廳。另旺角豉油街,另有一家南華戲院,專映大陸電影包括“甲午風雲”與樣板戲“紅燈記”。

由羅蘭巴特的符號學理論觀之,賞覽以下一組符號:彌敦(Nathan)、倫敦、英語電影、車厘哥夫及其餐牌上的羅宋湯。並比較以下另一組:旺角、南華、豉油街,以及豉油街一帶的魚蛋檔和麻雀館。

由孟母三遷的古老遺訓,哪一組符號,代表了文明(civilization),每一個五十歲以上的香港人,包括嘴巴上長期裝傻說自己很愛祖國的,心裏都知道。

正如名校網的九龍塘街名:牛津道、劍橋道、對衡道(Durham Road)、森麻實道(Somerset Road),你知道靠近拔萃和喇沙。雖然後來被時鐘酒店和佛堂入侵,令九龍塘的聯想加了點重口味,但不要緊,倫敦也有一條俗稱“豬乸街”(Gerrard Street)的唐人街和一個巴基斯坦裔之伊斯蘭市長,但倫敦終究是倫敦。

名字取得對,是成功的一半。有如“劍橋護老院”之取名,永遠比叫“深圳護老院”更令一個中國裔的老人感到窩心、暖心、放心。“倫敦金”這個名詞帶有的公信力、感召力、魅力,直達每一個不論富貧的中國人(包括五毛和左仔)的骨髓基因,確保他們產生某種正面的小腦神經條件反應。

很多年前,我的外婆大陸剛移民來香港,有一次她感冒,想買一點銀翹解毒丸,問我附近有無國貨公司。我合上我正在閱讀的一冊福爾摩斯,告訴她:欲買此葯,最方便可靠的店子,在駱克道,叫做“英國藥房”(Ying Kwok Dispensary)。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