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P2P往事 放貸的黃世仁與躲債的楊白勞 三觀怎麼就不正了

其實也談不上咩“往事”,黃世仁與楊白勞的故事不過係一出歌劇,它並唔係真實發生的歷史事件。但今天所要談的係三觀問題。

黃世仁與楊白勞的故事係這樣的:楊白勞借了黃世仁的錢,我們現在叫P2P,然後楊白勞外出躲債,除夕之夜黃世仁上門討債,楊白勞沒錢還,黃世仁提出要楊的女兒抵債,楊白勞被迫蓋了指模,然後憤而服毒自殺,女兒進了黃家之後,逃進深山,頭髮全白了。

我不明白在這個故事中,世人為咩一味指責黃世仁,而壓倒性地對楊白勞給予同情。世人往往係單純的,但同時也係容易受煽動的,在這件事上,其實有兩個最基本的事實係必須要直接面對的:

第一個事實:黃世仁的錢係自己辛苦賺的,並唔係搶楊白勞的;

第二個事實:黃世仁的錢係黃世仁自己的,楊白勞並沒有份兒。

嗰啲往黃世仁的背上踩一腳、然後無條件站到楊白勞一邊的人,首先要醒醒、重新溫習上述的兩個基本事實,那麼再看以下的分析,二人的係非權責,就十分清楚了。

大家要知道,首先楊白勞係主動找黃世仁借債的,並唔係黃世仁強迫楊白勞借債的。沒錯,楊白勞係窮,可係楊白勞窮,關人家黃世仁咩事?人家黃世仁的錢係自己掙的錢,又唔係搶他楊白勞的。對於楊白勞的貧窮,黃世仁有錯嗎?沒有。對於楊白勞的貧窮,黃世仁有責任嗎?沒有。我們不能無視這些個最基本的事實。

同理,筆者很窮,我講係你的錯,行嗎?我講我之所以窮,你係有責任的,可以嗎?如果你認為你對我的貧窮負有責任,那麼請你在本文的下面打賞我一萬元,因為我認為我的窮係你造成的,所以你的財產我也有一份,我均分你的財產係合情合理的,可以嗎?

這係個咩道理?

很顯然,你不會給我打賞一萬元,為咩?因為你深深相信:你對筆者的貧困,並不負有任何的責任。講起來難聽,但你心中的事實係相當清楚的:這個名叫馮學榮的人很窮,但係,這關我屁事,又唔係我造成的。

道理似乎很懂,但係一進到戲院里看黃世仁和楊白勞的歌劇,在音樂和演員的煽動下,人往往立馬就糊塗了,突然變成認為楊白勞的窮係黃世仁的責任,所以要擁護楊白勞、打倒黃世仁。

楊白勞為咩貧窮?原因很簡單:社會工商業不發達、商品市場不繁榮,人的收入就低,可這能係黃世仁這個民間P2P從業者的過錯嗎?唔係。很顯然唔係。

人為咩會認為黃世仁欠了楊白勞呢?

窮人的存在唔係富人的過錯,恰恰相反,窮人之所以存在,正係因為富人還不夠多,一個社會的富人越多,窮人的處境就越好,因為財富並唔係一塊本來就存在的固定的餅,財富係一塊由富人和窮人共同創造出來的餅,這塊餅在理論上,它的尺寸係可以無限大的。將貧困歸責於富人,係典型的找錯病因。

還有,楊白勞在貧困的時候,黃世仁借錢給他,這係咩?這係救了他。試問,看官您敢借錢給一個貧困的人么?大家可知道?在舊社會,民間金融(P2P)係災年的減壓器,沒錯,黃世仁係干高利貸的,但係請您想想,如果沒有高利貸,楊白勞會怎樣?如果沒有高利貸,楊白勞早就餓死了,根本就不會有後面的故事了。

唔係嗎?

係有高利貸好、還係沒有高利貸好?道理係相當清晰的。

這還不算,三觀最為不正的,還算係除夕那一幕,除夕那天,楊白勞竟然出門躲債。你沒有看錯,係躲債。

躲債!

看官,試問如果我借了你的錢,除夕那天我外出躲債了,你會怎麼看待我這個人?

人品在哪裡?

躲債有失光明磊落。這個係常識。只要係個正人君子,欠人家的錢沒還,應該有慚愧之心,到了除夕,理應穿戴整齊,主動到債主家,給人拜個年,開心見誠,道個歉,並懇求債主給自己寬限。

而楊白勞並沒有這樣做,而係選擇在這一天人間蒸發、外出躲債,而更離奇的係:觀眾竟然沒有人發現這樣有咩唔妥,好像賴賬和躲債都係天經地義的、而黃世仁收不回債款則係活該似的。

我經常聽金融業人士講咱這片土地的社會信用度很差,銀行一般不敢借錢給老百姓,其實這很正常,因為咱的老百姓係讀黃世仁和楊白勞的故事長大的。在咱呢度,誠信係傻子,躲債才叫光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