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30歲以後 一個人值不值錢 就看這三點

前幾天有位讀者在後台留言,自己35歲了,在大公司上班,薪水不錯,卻異常焦慮。我問他為什麼,他說步入中年,愈發覺得自己沒有價值。

覺得自己是依靠着資歷老一步步走到今天,彷彿是寄居於公司的空殼蟹,一旦失去平台,便分文不值。

步入職場的我們,或多或少都會有類似的慌張,總害怕自己沒有價值,隨時可被替代。想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值錢”,卻不知從何做起。

秦桑覺得,一個人的價值不等同於現有的資產,也不在於起點的高低。明白這三件事,你的人生也能越來越“值錢”。

1

只有把時間當回事的人,才會越來越“值錢”

電影《時間規劃局》里,人們的年齡被固定在了25歲。沒有自然死亡,唯有時間是可以流通的貨幣。一個人的時間用完之後,就會走向死亡。

到了25歲之後,時間只能從父母那繼承,或許拚命努力工作賺取,有點類似於現實生活中的金錢。

不同的是,在這個電影裏面,金錢變成了時間的附屬品,人們可以用金錢來交易自己剩餘的壽命。

而現實中,我們卻把時間當成是最不值錢的“消耗品”,一昧的浪費。就像梁實秋說的:“沒有人不愛惜他的生命,但很少人珍視他的時間。”

但一個人是否“值錢”往往和他善用時間有關。不難發現,我們身邊大多取得一定成就的人都擁有很強的時間觀念。

在拍完色戒後,湯唯淡出了娛樂圈,她去英國念書,開始學習英文。

那是第一堂表演課,全班同學光腳一圈圍坐在排練廳黑色的橡膠地上,挨個兒一句句讀《仲夏夜之夢》。輪到湯唯讀的時候,她語塞了,因為沒有一個詞是她認得。

每天上下課,坐地鐵一個小時,還有走路大概二十分鐘的路程,她永遠帶着耳機聽著錄音帶,回到家的時間也不放過,做飯時和睡前也在聽。人多就小聲咕噥着跟讀,四下無人就扯着嗓子跟讀。

後來湯唯學會了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語,才擁有了出演外國電影《晚秋》的機會,而憑藉《晚秋》,她一舉收穫近十個影后桂冠。

把時間花在學英語這件事上,看似只是無形的自我增值,卻讓湯唯多了出演的機會,乃至“封后”,從此,演員身價一路暴漲。

只有把時間花在真正有意義的事上,你才能越來越“值錢”,就如同多一個技能,生活也多了一個選擇。

就像蔡康永說的:“18歲覺得英文難,放棄英文,28歲出現一個很棒但要會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說我不會。”

擁有一個更棒的工作,其實已經向“值錢”又邁進了一步,而你在18歲時已經拒絕。

“窮人”總是毫無知覺地浪費時間,而“值錢”的人選擇把時間花在不斷讓自己增值的事上。

松浦彌太郎在《時間管理術》中說道:“投資的時間,則是把時間用在對你的人生可持續發展產生價值的那些事上。”投資時間,就是投資自己,只有善用時間,才是一個人變“值錢”的開始。

2

敢“說話”的人,往往都很“值錢”

月初過節回家,席間聽母親提起鄰居小艾,年紀輕輕,年薪已過百萬。母親一個勁地誇小艾,我倒也不見怪,想起剛畢業時,和小艾進了同一家公司,半年過後,她的獎金便已翻倍。

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內部大會,公司推出了歐洲的房地產項目,感興趣的同事可以申請協調部門,對於未知的工作,會議室里鴉雀無聲。

幾十秒後,作為新人,小艾舉手起身:“我想試試”,部門經理朝着小艾擠弄眼色,示意她:“你不行的”,小艾接着解釋:“我雖然英語一般,但我對海外房產很有興趣,不如讓我試試吧。”

換崗後我與小艾鮮有聯繫,有次碰到便約了頓晚飯,我問小艾:“大家都是新人,工作經驗尚有不足,怎麼不多學些東西再轉崗,這樣壓力也小一些。”

小艾直言:“我也想等呀,可是哪有剛好的時候,機會來了就要抓。”

後來幾年,小艾越做越好,又毛遂自薦從地產資源開發申請到了前線的銷售工作,後來又成為了法國國家負責人。

如今的年薪百萬並不是空穴來風,一路上,一有機會小艾就往上跳,從不沉默。她抓住了每一個讓自己變“值錢”的機會,當別人猶豫不定時,小艾總是第一個開口,“值錢”的人往往不放過表現自己的機會。

有人說:“沉默是金,是金子總會發光的”,但一等再等,保持沉默,機遇不會自己來敲門,只有敢說敢做,人生才有往上走的可能。

在機會面前猶豫不決,想等着伯樂三顧茅廬,只會越來越“窮”,殊不知好酒也怕巷子深,在有選擇時做“敢說話”的人,才能讓自己越來越值錢。

在工作中遇到機遇勇敢一點吧,大聲說出自己的想法並去嘗試,相信你的人生會有所改變。

3

自從學會拒絕,人生“值錢”多了

前段時間看了日劇《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新垣結衣飾演的深海晶是一名IT公司的小助理。拿着小助理的薪水,卻做着三到五人份的工作。

一天24小時隨時待命,不僅要主持發佈會,端茶倒水,還要和客戶吃飯陪笑,每天有做不完的工作。這樣的老好人深海晶工作拚命,卻被同事說成是“靠臉吃飯”。

因為好脾氣,老闆和同事對她無盡刁難。就連她捨棄自尊,向客戶下跪,客戶也只是看在她的顏值份上,想趁機占她便宜。

飽受工作折磨的深海晶在生死掙扎後,撕掉了老好人的“外皮”,她把職務調整書扔到了老闆桌上,開始拒絕那些原本就不屬於自己的工作,當她態度強硬時,老闆反而一再退讓給她升職。

經濟學中有一種術語叫做:“獲取成本”。在我們的內心,有一種衡量人事物價值的尺度,太輕易獲取的東西往往是低成本的,也就不被珍惜。而相對較難獲得的,在我們內心卻被歸類為高價值。

當深海晶開始拒絕的時候,不僅拿回了自己的自尊心,反而加薪升職讓自己越來越值錢。

在我們生活中又何嘗不是如此,我們總是心軟於拒絕,別人一個請求,我們就滿口答應,對待一些無用的社交關係時,我們總是不忍回絕。

以為這成就了我們的“好人緣”,其實才是我們不值錢的“罪魁禍首”。

蔡康永說:“做溫暖的人是容易的,學會冷淡,才是給了自己進步的機會。”只有學會拒絕,我們私人的時間才會漸漸豐腴。

馬東在《奇葩說》中問薛兆豐,如果你混得不好會去參加同學嗎,薛兆豐回答:“不會”,馬東接着問:“那如果混得好呢”,他直言:“更不去了,有時間成本。”

你看,真正“值錢”的人,都知道為自己的社交做減法,對一些自己不敢興趣及無用的社交,我們更應該果斷拒絕。

當一個人活得“值錢”的時候,就是他已經理清自己的人際關係,知道在某些場合學會拒絕。

把浪費在幫助別人和無用社交上的時間,用於投資自己,你的人生才會越來越“值錢”。

想要變得“值錢”,卻又無從下手時,不如從這三點做起吧。

人生不是阿諛逢迎其他任何人,就像你是否“值錢”,在意的人也只有自己罷了。我們總是不會拒絕,毫無知覺地浪費時間,在機會到來時保持沉默,才活成了如今連自己都看不起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極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