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友群:為何習近平說反腐敗沒取得徹底勝利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撰稿人王友群博士(大紀元資料庫)

1月21日,中共召開全國黨政軍省(部)級一把手專題研討班。習近平發表講話,提出中共面臨七大風險。其中,習近平特別談到,反腐敗已經取得壓倒性勝利,但還沒取得徹底勝利。為什麼習近平說反腐敗還沒取得徹底勝利?

習近平當政前,胡錦濤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但是,胡錦濤一直是一個傀儡,一個“兒皇帝”,一切重大問題都由前中共獨裁者、“太上皇”江澤民說了算。習近平要想當家作主,就必須從江澤民手中奪回黨政軍大權。習近平的反腐敗說到底是從江澤民手中奪權。歷史的大戲是一幕一幕拉開的。現在經常有人講,我們正處在百年未有之巨變、千年未有之巨變、萬年未有之巨變的偉大時代。百年也好,千年也好,萬年也好,我體會,“習江斗”實際上是繼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垮台之後中共退出歷史舞台的一幕大戲。

這幕大戲是從2012年2月6日原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叛逃至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開始的。2012年2月時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美期間,《華盛頓自由燈塔》曝光了王立軍移交美方材料中有關江澤民的兩大親信薄熙來、周永康聯手圖謀發動政變,最終廢掉在中共十八大上接班掌權的習近平的計劃。從此,“習江斗”成為中國政局的一條主線。

2013年1月十八屆中紀委二次全會至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為“習江斗”的第一場戲。其結局是:習近平立案查處了440多個副省(部)級及以上的高官,其中絕大多數是江澤民派系人馬,被查處的最高級別的官員是江澤民的親信,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習近平成為“習核心”,並真正掌握了中共最高權力;但是,習近平“擒賊沒有擒王”,當今中共最大的腐敗分子,最大的老虎江澤民,習近平沒有拿下。

2017年10月至今,為“習江斗”的第二場戲。關於這第二場戲,也許有的人不贊同。有一種說法,習近平跟江澤民妥協了,所以,“習江斗”已經劃句號了。從表面看,這種說法有一定的道理。中共十九大後,習近平反腐調門大大降低。2018年新年致詞,習近平甚至都沒有提到反腐敗。2018年以來,查處的官員,除軍隊兩位上將外,常委級的老虎一個沒抓,甚至連副國級的老虎也一個沒抓。哪裡還有什麼“習江斗”?

但是,那麼多“賊”被擒了,“賊王”就老實了?此其一。其二,江澤民集團的核心成員,如江澤民、曾慶紅、李嵐清、羅幹、賈慶林、吳官正、李長春、劉雲山、張德江、張高麗等,習近平一個沒動。他們都對習近平心服口服了,都老實了,都不折騰了?習近平動了那麼多“賊”的“奶酪”,他們都老實了,都不折騰了?中南海風平浪靜了?

2018年10月下旬,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的William Overholt博士在香港中文大學出席研討會時,向BBC透露,一個中共高層官員訪問哈佛時告訴他,“北京的氣氛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話是什麼意思?中共四中全會按慣例應該在2018年10月召開,至今沒有召開,是怎麼回事?2018年12月1日,習近平與川普在阿根廷就中美貿易問題達成重大妥協。12月3日,多維網就發表了一篇要習近平全面檢討的“檄文”,是怎麼回事?

回顧一下中共十九大以來的中國政局,不難發現,中南海的權斗一直沒有消停過。因為習近平擒賊沒有擒王。這個權斗的核心,依然是此前“習江斗”的續集。因此,我認為,中共十九大後,“習江斗”的第二場戲一直在上演,只是不像第一場戲那樣直接表現為“習家軍”與“江家軍”的對壘上,而是曲折隱晦得多。但是,仔細梳理,仍可看到它的脈絡。

“習江斗”第二場戲有三個小高潮。第一個小高潮是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自殺和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被抓。有人可能會說,這兩人好像在十九大前就出事了。沒錯,但是,當時,習近平只是對這兩人涉及原江澤民親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的問題進行調查。對於張陽,習近平甚至沒有對他採取“兩規”措施,而是讓他一直住在家裡,這表明當時習近平還想對他網開一面。但是,2017年11月23日,張陽在家裡上吊自殺。據劉少奇之子劉源講,張陽的問題比郭伯雄、徐才厚還嚴重。曾有港媒爆料稱,徐才厚曾對郭伯雄講:“讓他(指習近平)幹完5年滾蛋”。習近平後來在個一場合說:“這就是政治問題了,想不抓都不行。”張陽的問題居然比郭伯雄、徐才厚還嚴重,我不得不認為:張陽想謀反。這個問題敗露後,張陽惶惶不可終日,只好以自殺了斷。

房峰輝曾經被認為是中共“軍界舉足輕重的耀眼將星”:他被提拔為北京軍區司令員時,是當時七大軍區司令員中最年輕的一位;擔任過中共國慶60周年閱兵的總指揮;2010年59歲晉陞上將軍銜;中共十八前夕升任軍委總參謀長,是第一位直升總參謀長的北京軍區司令員;2015年11月擔任軍改後的首任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如果房峰輝只是貪腐,而無二心,習近平可能放他一馬。但是,習近平最終還是將他拿下了。房峰輝被開除黨籍時,對他的定性是“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對此,我的解讀也是:房峰輝也想謀反。在張陽、房峰輝被拿下後,軍隊最高層的關鍵崗位上,都換上了習近平的人。到這個時候,習近平才算真正從江澤民手中奪回軍權。中共歷來講,槍杆子裏面出政權。誰真正掌握了軍權,誰才是中共真正的“老大”。習近平所謂反腐敗“取得壓倒性勝利”,正是指他軍權在握。

第二個小高潮是拿下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這是近年來習近平反腐敗的一個重大事件。對此,外界有過一些評說,但是,被重視程度不夠。孟宏偉被抓時仍是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正因為此,他的被抓在全世界引起很大轟動。中共十九大後,習近平反腐打虎的總基調是:“老虎露頭就打”。換句話說,老虎不露頭就不打。如果孟宏偉不露頭,習近平可能不會打他。此前,習近平已經給了孟宏偉平安着陸的機會。2017年12月,國務院免去孟宏偉國家海洋局副局長、中國海警局局長職務。2018年1月,孟宏偉當選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2018年4月,孟宏偉被免公安部黨委委員職務。這兩次免職和安排到全國政協掛職,既是習近平對孟宏偉的警告,也是給孟宏偉指了一條出路。但是,據公安部通報,孟宏偉被查是“其一意孤行、咎由自取”的結果。也就是說,孟宏偉對習近平的警告置若罔聞,繼續我行我素,堅持跟習近平對着干,才成了一隻被圍獵的“老虎”。

孟宏偉是2018年9月被抓的。這是美中貿易戰打得最激烈的一個月。2018年9月26日,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說:“現在美方採取了如此大規模的貿易限制措施,把刀架在別人的脖子上,這種情況下談判怎麼進行?”在美國已經把刀架到中國脖子上的時候,如果不是“大逆”之罪,習近平不會拿下孟宏偉。還有,國際刑警組織是聯合國之外世界上規模第二大的國際組織,包括192個成員國,每年預算超過7800萬歐元。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一職應該是中共耗費大量人力、物力、財力才拿到手的。如果不涉嫌“謀反”,習近平不會冒天下之大不韙抓捕孟宏偉。孟宏偉被抓之後,公安部立即提出要“堅決徹底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2014年習近平拿下周永康是“習江斗”第一場戲的最高潮。現在重提“堅決徹底肅清周永康流毒”,我的解讀是,這是“習江斗”第二場戲的又一個重要節點,孟宏偉很可能想造習近平的反。這從孟宏偉的妻子在法國大罵習近平當局可以清楚看出來。孟妻出面求助國際社會,是孟宏偉早就跟她策劃好的。公安部將孟宏偉與江澤民的親信周永康扯上關係,表明孟宏偉背後的人很可能是江派核心人物。

第三個小高潮是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被查。趙正永是江澤民一手提拔上來的“地方諸侯”。就秦嶺違建別墅問題,習近平3年4次批示,時任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就是頂着不辦。為什麼?因為他的後台老板是江澤民。正是背靠這個大後台,他才敢對習近平一頂、二頂、三頂、四頂,令習近平“有權無威”。在陝西,圍繞趙正永,形成了一個貪腐圈子,其中包括陝西省副省長馮新柱,陝西省政法委副書記、省610辦公室主任吳新成,陝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原西安市委書記魏民洲,陝西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錢引安,西安市委組織部長鍾健能,西安市政協副主席趙紅專,西安市秦嶺辦首任主任、規劃局長和紅星,西安市國土局長田黨生,西安市環保局長羅亞民,西安市政府秘書長焦維發,西安報業傳媒集團總經理苟立武,西安市人大常委會秘書長王德安,西安市信訪局長吳智民,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局長唐建平,西安旅遊集團董事長李大有等。據傳趙正永被抓當天,陝西省副省長陳國強也被帶走。近日,又有報道稱,秦嶺辦副主任王聰林等31人被查。陝西是習近平的家鄉。習近平家長的這些地方官居然把習近平的批示當耳旁風,全國其他“地方諸侯”如何對待習近平,便可想而知了。這一件事對習近平的衝擊非常大。

中共十九大後,習近平原本想暫停“習江斗”,把精力轉到其他事情上。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從張陽、房峰輝到孟宏偉到趙正永,一直暗流涌動。特別是江澤民提拔重用的地方諸侯趙正永,根本不把習近平放在眼裡,一直跟習近平對着干,總算讓習近平的頭腦清醒了一點。

擒賊不擒王,“賊王”江澤民一日不拿下,習近平的反腐敗就一日不能說取得徹底勝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