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一個人懂得獨處的4個跡象有哪些

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獨處是一個人的狂歡。

季羨林在《不完滿才是人生》中說過一句話:“在人生的道路上,每個人都是孤獨的旅客”。

沒有誰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學會獨處,心無旁騖做自己喜歡的事,提升自我認知,在獨處中遇見更好的自己,是每個成熟人的必修課。

年輕的時候,我們大多喜歡熱鬧的場合,與好友泡吧,跳舞,喝酒,就像一團熱烈的火。

可隨着年紀的增長,很多人越來越喜歡獨處的時間,因為它能讓我們與這個複雜的世界短暫的剝離,直面自己最柔軟真實的想法。

所以,會不會獨處,怎樣獨處,實際上關係到一個人的人生境界和生活品質。

當一個人身上出現這4個跡象時,Ta已經懂得獨處,不焦慮、不浮躁,能夠心平氣和地與自己和解。

不受外界打擾,遵從本心生活

日本作家松浦彌太郎,被譽為“全日本最懂生活的男人”,他就是一個懂得獨處的人。

有時他會一個人去旅行,旅行期間不和任何人聯絡,卸下所有日常背負的面具和標籤,不再扮演父親、兒子、丈夫、上司,做回純粹的自己。

松浦彌太郎認為這很重要,看清自己的心,才能保證自己不會在忙碌中迷失方向,而是按照自己真實的意願生活。

在悲傷、沮喪、心灰意冷時,松浦彌太郎也會一個人躲起來,徹底休息,好好地睡一覺,或者痛快地哭一場。

總之,有一種獨處,是找一個地方,給自己一段時間,一個人待着。靜靜地治癒時間刻在我們心底的傷。

青年作家易小婉也是一個懂得獨處的人。

她愛上民謠後,跟外界斷絕了往來,開始一個人認認真真研究起民謠。

為了把所有的民謠專輯和所有的民謠歌手聽個遍,除了吃飯、睡覺、開會,易小婉幾乎無時不刻戴着耳機。

除此之外,她的生活費大部分用來買專輯,聽音樂節;她甚至開始寫民謠樂評,做民謠電台。

從對民謠的一無所知,到漸漸愛上民謠,再到成為一個民謠發燒友,都是她在獨處中完成的蛻變。

後來,易小婉把這些時光收集起來,寫出了《現在我有多愛民謠,過去我就有多愛你》和《今天的孤獨,是明天的祝福》這兩本書。

其實,獨處的時間是世界上難得的公平之物。

要想真正享受獨處,我們只要反躬自問兩個問題:

我是不是把別人認為我應該做的事,和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搞混了?

我是不是被某個人或某件事影響過深,以致自己的節奏被打亂了?

當我們傾聽內心的聲音,學會和自己做朋友時,我們會獨立完成自己的感受、決定、思考、和選擇。

就像梭羅在《瓦爾登湖》中說的:“我願我行我素,寧可或立或坐,沉思着,聽任這世紀過去。”

不受外界打擾,遵從本心生活,是一個人懂得獨處的第1個跡象。

放棄無效社交,聚焦自我增值

所謂“無效社交”,是指那種無法給你的精神、感情、工作、生活帶來任何愉悅感和進步的社交活動。

作家李小墨在《請停止無效社交》中,提到她自己的一件事。

她當記者時,是社交欲最旺盛的時候,是個名副其實的“社交狂”。

搭訕、攀談、交換名片、加微信、聚會,她穿梭在人群里,不厭其煩重複社交,心裏成就感滿滿。

她讀小學時就有個美麗的夢想--出書、當作家。只是那時,她除了新聞報道,竟然沒有公開發表過一篇文章。

她去求教成名的作家,得到的答案是:你不適合寫作,只能寫寫官樣文章。

她去認識出版社的主編,得到的回復是:對不起,我們關注的是成名的作者。

在這些虛假的無效社交里,她分散了精力,徒增了煩惱。

後來,她果斷放棄了。

從那以後,她收縮了戰線,摒棄了浮華,學會了獨處。

在一個夜深人靜的晚上,李小墨做了一個決定。開了個人公眾號《深夜書桌》,用下班後的時間寫文章。

她的公眾號定位是:每看完一本書,就寫篇深度讀書文章。每個月,一份高質量書單。

當時她並不知道她的文章有沒有人看,不知道她的公眾號有沒有人關注,只是抱着一種“但行好事,莫問前程”的態度,筆耕不輟。

一個個冷清的夜晚,她伴着熱牛奶,守着孤獨的窗檯,用文字編織自己的夢想。

半年後,幸福來敲門了。

編輯老葛從後台發消息給她:“我是一個圖書編輯,有沒有興趣出書?”

當時她一個激靈,睡意全無:“當然有興趣了。”

原來,她的那篇文章《沒有遠見力,站在風口上飛起來的,恐怕永遠都不會是你》成了她新書的敲門磚。

有時候你拼了命地爭奪卻得不到的東西,卻在你專註於自己時,不期而至。

真正高段位的社交,是互相對等的,你有怎樣的能力,也許就會遇到怎樣的人。在你展翅高飛前,要先在一段段寂寞的獨處時光里,修煉自己。

一個人的時間和精力是有限的,放棄無效社交,聚焦自我增值,是一個人懂得獨處的第2個跡象。

有正當的興趣愛好,感受生活的妙處

老祖宗說:

“人無癖不可與交”。意思是一個人如果沒有興趣愛好,那麼不可以與他有深入交往。

一個沒有愛好的人,他的精神是空虛的,他的靈魂是荒蕪的,他的生活註定是無聊無趣的,不可能真正懂得獨處的妙處。

忙的時候,興趣愛好是生命的一種補充,閑暇時;興趣愛好會讓生活錦上添花、趣味無窮。

所謂正當愛好,就是能給身心帶來健康愉悅的,讓你自己完全身在事物之中,不管這個事情多麼簡單卑微,你都能感到無窮的樂趣。

比如,讀書,看球賽,拉小提琴,聽音樂會,唱戲,烹飪,侍弄花草、攝影、跳舞,運動等等。

汪曾祺就是一個能在愛好中享受獨處的人。

他曾說過:

一個人總得岔乎岔乎,找點事情消遣消遣,通常說,得有點興趣愛好。

他年輕時愛唱戲,起初唱青衣,梅派;後來改唱余派老生。大學三、四年級,唱了一陣崑曲,吹了一陣笛子。

退休後,他的業餘愛好是:寫寫字、畫些畫、做做菜。

禪宗講:挑水砍柴,無非妙道

一個人的愛好里,哪怕是挑水砍柴那樣的尋常事情,都藏着他的人生境界。

一個人要過的有趣而體面,並不需要金山銀山,也不需要萬人敬仰,有時只需一些小小的愛好,讓我們能夠享受生活的平淡,不懼人生的暗淡。

就像羅素說的:

一個有生機勃勃與廣泛興趣愛好的人,可以戰勝一切不幸。

或者如胡適所言:

一個人的前程往往全看他怎樣用他的閑暇時間。他在業餘時間做的事往往比他的職業更重要。

所以,有正當興趣愛好,讓靈魂通透,是一個人懂得獨處的第3個跡象。

專註一事,不亂於心

生活里,有些人吃飯時想着工作,喝水時想着吃飯,運動時想着戀愛,工作時還想着刷朋友圈,心不在焉。

究其原因,都是因為焦慮,焦慮的人是沒有定性的,也無法真正懂得獨處。

結果是該做的事、想做的事一件沒做好,一無所獲,惡性循環。

《別讓瞎忙耗光你所有時間》這篇文章里,作者就提到一個大學生小邱。

他從不專註於一事,自然也不懂得如何獨處。

比如,他在圖書館看書,他一會兒看手機,一會兒聽歌,一會兒跑到廁所抽煙,他是名義上的“泡圖書館”。

大四時,大家開始複習考研,小邱也追隨了大部隊的步伐。有朋友準備考公務員,他便毅然放棄了考研,又開始着手準備考公務員。

後來他聽人說考公務員比考研還難時,他又回到考研的大部隊。

考研時,他計劃是華中科技大學,後來聽說考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的專業更好,又換了。

如此下來,反反覆復,人云亦云,大半年的時光已經耗費了。

結果畢業時,小邱的同學一個個都找到不錯的工作,而小邱遲遲沒有接到offer,因為考研失敗,工作的事情也沒有着落。

如果能專註一事,全情投入,結果可能大不相同。

馬克吐溫說:

人的思想是了不起的,只要專註於某一件事業,就一定會做出使自己感到吃驚的成績來。

作家格拉德威爾在《異類》一書提出過著名的“一萬小時定律”

人們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並非天資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續不斷的努力。1萬小時的錘鍊是任何人從平凡變成世界級大師的必要條件。

沒有人可以隨隨便便成功,反過來講,每一個成功的人背後,都是1萬、2萬甚至更長時間的付出與反覆錘鍊。

所以,專註一事,不亂於心,是一個人懂得獨處的第4個跡象。

作家連岳說:

獨處技能,是必須學習的關鍵技能。人在創造的時候,大段時間的獨處就是必須的。沒有獨處能力的人,在現在,尤其是未來,可能就會被淘汰掉。

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獨處是一個人的狂歡。

真正的獨處不是避開車馬喧囂,而是在內心修籬種菊。

願我們在獨處中變得強大,遇見更好的自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富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