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御用文人郭沫若的兩個兒子慘死於文革

在中國大陸,郭沫若是個很多人都知道的名字,其頭頂上有着諸多閃耀的光環:“著名的無產階級文學家、詩人、劇作家、考古學家、思想家、古文字學家、歷史學家、書法家、學者和著名的革命家、社會活動家。”

不過,在學術上,郭沫若雖然取得了一些成就,但並未如中共拔高的那般,單就其考古學成就來看,“甲骨學四堂”的另外三位先生董作賓、羅振宇、王國維至少可以與郭齊名。另一方面,其人品的卑劣尤其是善於見風使舵的特性,又讓他飽受詬病和鄙視。

早在民國時期,親共的郭沫若就一邊罵政府腐敗一邊跑去做官。1927年蔣介石“清黨”後,郭沫若寫下討蔣檄文,大罵蔣是“流氓地痞”,他還在同年加入中共。中共暴動失敗轉入低谷後,郭沫若脫離中共,東渡日本避難。

1937年回國後,郭沫若專程前往南京拜謁蔣介石,請求原諒,隨後發表《蔣委員長會見記》並大讚蔣。中共竊取政權後,郭沫若再次緊跟中共,大批胡風,積極“反右”,並重新加入中共,先後創作了以“翻案”為主旨的歷史劇。

為了迎合毛,郭沫若還大讚李白,而將毛討厭的杜甫貶得一無是處。讚譽“詩仙”李白是情理之中,但為了迎合統治者而將同樣在詩歌領域佔有一席之地的杜甫徹底貶低,就很難令人接受了。

而最能彰顯郭沫若諂媚功夫的是其創作的兩首詩,一首詩是《毛主席賽過我親爺爺》,詩中寫道:“天安門上紅旗揚,毛主席畫像掛牆上,億萬人民齊聲唱:毛主席萬歲萬萬歲,萬歲萬歲壽無疆!毛主席呀毛主席,你真賽過我親爺爺!”

另一首是寫給斯大林的《我向你高呼萬歲》:“我向你高呼萬歲,斯大林元帥,你是全人類的解放者,今天是你的70壽辰,我向你高呼萬歲⋯⋯原子彈的威力在你面前只是兒戲,細菌戰的威脅在你面前只是夢囈。你的光暖使南北兩冰洋化為暖流,你的潤澤使撒哈拉沙漠化為沃土。不朽的馬克思和你同在,你和馬克思一樣永遠不朽了!不朽的恩格斯和你同在,你和恩格斯一樣永遠不朽了!不朽的列寧和你同在,你和列寧一樣永遠地不朽了!”

此外,文革期間郭沫若還寫詩吹捧江青,稱其為“我們學習的好榜樣”。然而,“四人幫”垮台後,他又跳出來歡呼粉碎四人幫。

政治上擅長變臉、善於諂媚的郭沫若,在生活中亦與多個女人存在複雜的關係,甚至對妻子始亂終棄,這更彰顯了其道德的低下。

這樣的郭沫若人品如何可想而知。借用蔣介石夫人宋美齡對其的評價:“今天有正義感之猶太人尚唾棄其同宗之馬克思,乃你黨竟奉之為神明,並以馬列主義為我中華民族之精神訓練,此正如郭沫若宣稱‘斯大林是我爸爸’,實無恥之尤,足令人作三日嘔。”

有意思的是,郭沫若的人品就連一些中共黨人也以之為恥,並時常調侃他。羅瑞卿的女兒羅點點撰寫的《紅色家族檔案》一書中披露了這樣一件事。1960年左右,中南海懷仁堂上演了郭沫若改編的為曹操翻案的歷史劇。散場時,一名將軍對他旁邊的人半開玩笑地大聲說:“曹操如果像郭老寫的這樣好,我就介紹他入黨。”當時在場的很多人都笑了,開玩笑人對郭沫若的輕蔑和不以為然以及眾人心領神會的響應,給羅點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然而,郭沫若的此等作風卻非常合中共的口味,中共除了在學術上吹捧他外,還對其加以利用。1949年後,郭沫若官拜政務院副總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學術職務為中國科學院院長、中國文聯主席,其觸手涉及科學、文藝、政治等多個領域,郭成為中共在這些領域的代言人。在中共發起的一個個運動中,郭沫若步步緊跟中共,積极參与迫害他人。文革期間,他更是只要有利於自己向上爬的,就大加諂媚,而他換來的卻是兩個兒子的慘死。

兩個兒子慘死

文革中慘死的是郭沫若和於立群的第二和第四個兒子:郭世英和郭民英。

郭世英繼承了父親的某些特質,聰明過人,博聞強識,對詩歌十分喜愛。不過,其對父親1949年後的文字和行為也不以為然。他曾說毛澤東思想也應一分為二地看。曾有人回憶,有一次他與郭世英在郭宅門前邂逅郭沫若,郭世英指著父親的背影對他說:“這就是你崇拜的大偶像,裝飾這個社會最大的文化屏風。”

1963年,郭世英在北大哲學系學習時,因組建討論小組質疑共產主義思想和文藝批評的單一標準,並通過寫詩表達自己的情緒而被定為“反動學生”,被下放勞教。在悔過後,因表現好,被提前解除了勞教,到中國農業大學學習。

1968年4月,郭世英因為與女友講電話時用了英語,被農大造反派誣為通敵賣國,強行扣押,並被打得遍體鱗傷,幾天後墜樓而死,年僅26歲,落地時雙臂反綁,不能確定到底死於自殺還是他殺。

據說當郭世英被造反派綁架處境危險時,郭沫若的夫人於立群曾懇求郭沫若在參加周恩來的宴會時請求其救助,但整晚,坐在周恩來身旁的郭沫若始終沒有開口。兒子死後,面對妻子痛不欲生的指責,他持久地沉默,最後說道:“我也是為了祖國好啊!”事後,周恩來曾派人調查,但也沒有任何結果。

而就在一年前,郭世英的弟弟郭民英也自殺身亡。酷愛音樂、才華橫溢的郭民英憑著自學考上了中央音樂學院。他從家裡帶去一架盤式錄音機和同學們一起欣賞喜愛的西洋古典音樂。由於當時擁有錄音機是不尋常的事,音樂學院的一位學生就此給毛寫了一封信,反映說音樂學院的一些幹部子弟搞特殊化,拿着家裡的錄音機到學校里聽西洋音樂,崇拜“大(人)、洋(人)、古(人)”(毛澤東語),宣揚資產階級生活方式。毛很快批了這封信,說:“類似這樣的事應該抓一抓。”

郭民英不得已離開了音樂學院,並選擇去海軍當兵。在羅瑞卿的幫助下,他順利當上了海軍。一開始,他表現的不錯,其文藝特長讓他在部隊中找到了用武之地。然而,文革開始後,郭民英對運動的諸多不理解使他的精神世界再度陷入困境。1967年4月里的一天,他突然自殺身亡,沒有人知道他是怎樣下了這個決心的。

連失二子後郭沫若的反應

短短一年時間裏,郭沫若連失二子。在眾人面前,他依舊選擇了為中共高唱讚歌。1976年他甚至還寫了《水調歌頭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十周年》,極力吹捧文革成果。不過,據說在人後,他曾把郭世英生前的日記一行行、一頁頁地謄寫在宣紙上,整整抄了八本,失子之痛無以言表。這樣的郭沫若,只能說奴性已經深深進入其骨髓中。

1978年郭沫若死後,中共給予了其相當高的評價,其故居和在故宮、陝西的黃帝陵和華清池等地的筆墨,也被保留至今。中共如此看重郭沫若,無疑是試圖要號召民眾學習郭沫若做一個順民,尤其是文人的筆只能用來為中共塗脂抹粉。而這樣放棄靈魂的御用文人在當今社會是愈來愈多了,只是這些御用文人是否可以從郭沫若以及類似的人的人生中感悟一個道理:追隨中共的人的下場都很可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