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習近平會用嗎?賀江兵:中國經濟有「最後一劑葯」

——賀江兵:內外結構性改革是「最後一劑葯」

美國要求中共進行結構性改革,以實現美中貿易公平對等。北京則宣稱「不能改的堅決不改」。但中國經濟金融學者賀江兵指出,結構性改革已是挽救中國經濟唯一的出路。

中國經濟陷入危機,學者呼籲結構性改革。(網絡圖片)

美國要求中共進行結構性改革,以實現美中貿易公平對等。北京則宣稱“不能改的堅決不改”。但中國經濟金融學者賀江兵指出,結構性改革已是挽救中國經濟唯一的出路。

1月21日,賀江兵在香港《蘋果日報》刊文稱,以前中國對外貿易順差中92%來自美國,現在美中關稅戰重挫中國出口,再加上國內消費低迷,政府投資效率遞減,拉動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出口、消費和投資全都失去動力,北京不得已使出了最後一招:減稅費。

但是,文章指出,中共政府繼續玩數字遊戲是治標不治本,真正想維持經濟增長,就只能進行結構性改革。

文章說,美國最初要求中共解決1,000億美元貿易逆差,北京說要“以牙還牙”;美國加碼到2,000億美元,黨媒罵“貿易霸凌”。如今中方突然主動提出購買1.2萬億美國商品,已經很難讓美國相信。美方提出要解決結構性問題,實現美中貿易公平。

美國提出的結構性問題主要包括:停止對國有企業補貼;零關稅,零補貼,零貿易壁壘;停止盜取智慧財產權,停止強迫技術轉讓,停止網絡攻擊與盜竊;對等讓外資進入中國的電信、金融、能源等領域。

文章說,網易財經曾披露,2018年僅在上半年中國就倒閉企業504萬家,相當於全國企業總數的六分之一。下半年情況更糟,但網易財經被整改不敢再報導了。用中共官媒批評美國的話形容自己十分準確:在錯誤的時間發動了一場錯誤的戰爭。中國經濟本已下滑,再打貿易戰更加速了這個趨勢。

文章認為,真要解決中國經濟的問題,必須進行以下幾項結構性改革。

一是放棄支持國企,將民企、國企、外企平等對待,真正實現市場化經濟,政府只做裁判和市場秩序的維護者。

二是正視美中巨大差距,放棄稱霸世界和圍堵美國的念頭。

三是徹底取消所有的“收費”。娃哈哈創始人披露其公司有500多項收費,中共官方公開承認其中200多項,簡直無恥至極。除了中國,沒有哪個國家政府對企業有200項收費。

四是結構性減稅,改革稅制。

文章最後稱,減稅已是挽救中國經濟的最後一劑葯。

不過,外界也有人認為,中共已很難開出真正解決經濟下滑的良藥。

中共財政部1月15日宣布,2018減稅降費總規模1.3萬億(人民幣,下同)。但中共稅務總局宣布,2018年總稅收14萬億,同比增長9.5%。網民算了一筆賬:“2017年收12萬億,2018年原計劃收15萬億,現在改收14萬億,這就叫減稅1萬億。”

另外,中共去年印出的鈔票數倍於所謂“減稅金額”。

據此前陸媒估算,僅僅2018年上半年,中共央行就通過各種名目釋放約4萬億資金,中國將迎來物價全面上漲。去年下半年直至今年年初,央行繼續大規模“放水”。

賀江兵曾在推特指出,中共央行所有的所謂政策工具,其實都是“放水”,用來大舉搶劫中國民間的財富。

很少人相信中共政府會真正減輕人民的負擔。中共需要養活龐大的官僚系統,需要巨資“維穩”和鎮壓民眾反抗,還要支出巨大的軍費,也需要大量秘密資金收買外國政府和政客,以及進行海外滲透和間諜活動等等。

如今中國經濟陷入困局。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已是中國“非御用”經濟學者的共識。日前,有中國學者更直言指出,中共退出政治舞台,已是挽救中國的唯一出路。

不過,很少人認為中共會主導退場。即使美國僅僅要求結構性的經濟改革,也遭遇北京的頑固抵抗。外界分析,徹底改變經濟體制,等於動搖中共政治統治的根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