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文革後期的三大疑案 三大高官橫死

一個歷史時期走到末路時,統治集團內部一定會出現種種亂象,像晚明時所謂梃擊案、紅丸案、移宮案三大疑案,搞得明朝末年統治集團內一片亂象,為明朝的崩潰埋下了伏筆。文革後期,中國政壇上也出現了中共三位重要官員離奇死亡的事件。當時社會上傳言紛紛,老百姓演繹出許多故事,這種現象其實反映的正是毛的文革已走入窮途末路。

問:歷史常有巧合之處,今天的題目容易讓人想起歷史上朝代更替的亂象。不過還是請你先給聽友們介紹一下所謂明末宮廷三大疑案吧。

答:好,稍微扯得有點遠。但中國歷史上的一些現象總不斷地和現實聯繫在一起。案件本身的原委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象徵意義。尤其是中國社會結構中,有許多前現代的要素,更容易讓人產生歷史聯想。像76年周朱毛三巨頭辭世,你一定還記得吉林隕石雨,駐馬店水庫潰堤,唐山大地震吧。漢代讖緯學專門從天人感應的角度解釋自然現象和社會人事的關係,中國的這個傳統可謂源遠流長。

明末三大疑案,第一是瘋漢張差闖入太子宮,持棍亂打皇太子朱常洛。這瘋子是怎麼進了禁宮找到太子亂打,始終是個迷。它牽涉到當時太子存廢的宮廷爭鬥,黑幕重重。其二就是紅丸案,太子朱常洛繼位後,身體不適,服用太醫所配紅藥丸,服後甚感舒服,再服一丸後卻暴斃,這也引起宮廷內的大風波。其三是崇禎帝繼位前,大臣堅決要求李選侍遷出乾清宮,以防她控制崇禎,也鬧得雞飛狗跳。這三大案之後,崇禎成了末代皇帝,明朝滅亡。

問:看起來真巧合,歷史學家們都認為這三大案標誌着明末的紛亂和衰亡的開始。那文革中的三大案又是怎麼回事兒呢?

答:這第一樁是昆明軍區政委、雲南省革委會主任譚甫仁被刺身亡。他是在戒備森嚴的軍區大院自己家中被刺殺的,他當時身中兩槍,一槍打在肚子上,一槍打在頭上,他夫人也同時遇難。譚是林彪的嫡系,出身紅一軍團、紅四軍,一直到四野,全在林彪手下。案子發生後一直嚴格保密。我那時正在工廠里,兩周才回一次北京,結果到了北京就有人悄悄告訴我這個消息。當時傳聞更邪乎,說是有人要暗殺周恩來,讓譚動手,他不敢,別人就殺了他滅口。其實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兒。

周恩來親自過問此案,調查的結果是,軍區保衛科副科長王自正動手殺人,原因是文革中層層揭發,人人站隊。王在這個揭發運動中遭人檢舉,說他出身富農有人命在身。譚甫仁批准要對他進行隔離審查。誰知王這個人不是個逆來順受的人,他在日記中記到:“這下兒完了,不是死刑也要終身勞改,我的老婆孩子也得受牽連。我不能這樣死,要死也要殺幾個人”。結果他就盜取手槍殺了譚。

那個時候,譚在雲南積極推行極左路線,造成大批冤假錯案。他主持清理階級隊伍,全省立了100多萬人的案,抄家揪斗毒打,積下了大量仇恨。所以當時很多人不同情他,說是冤冤相報,孽債難逃。

問:是啊,現在大陸上不斷發生命案,也是有些人被逼得走投無路,索性一命換一命,或者一命換幾命,這種報復社會的行為,反映了社會內在的暴戾的氣氛。

答:再一個疑案是公安部部長李震命案。李震這個人是個知識分子出身的幹部,66年調到北京,一直在謝富治手下工作,謝很欣賞他。謝富治是老幹部中追隨四人幫的人,李震在他手下也是左得不得了。謝富治後來得了癌症,李震就掌了公安部的大權。

林彪事件後,公安部的一些老人批評李震緊跟極左路線,製造冤假錯案。李作檢討卻不受諒解。周恩來曾經很嚴厲地批評他肅清極左思潮不力。當時中央正追查林彪餘黨,有些材料牽涉到李。結果73年10月22號,人們發現李半跪在公安部的供暖管道中間,脖子上有繩子,人已經死了。

這個案子周恩來很重視,他當時認定李震沒有自殺的理由,一定是他殺。這下子就往他殺的方向上去追,抓了不少人。有意思的是,當周向毛彙報李震的案子時,毛倒是問,為什麼要殺他?並且給周講我們剛才講過的明末三大疑案。這樣才朝自殺方面去考慮。

經反覆試驗檢驗,最終判定李是自殺,而且原因也清楚了,李是追隨謝富治和文革小組太緊,在公安部製造了大量冤案,林彪垮台後他一直心存畏懼,而公安部的另一派老幹部如於桑等人對他窮追猛打不放鬆,他才決定一死了之。這是陷入黨內鬥爭不能自拔的案例。可當時也是傳言滿天,什麼蘇聯特務謀殺的,什麼林彪有文件在他手上,林彪餘黨要殺人滅口。

問:看來捲入政治鬥爭是很危險的。

答:那要看是何種政治鬥爭。在民主制度下,就很難出這種事兒。上周薩科齊初選失敗,也就甘心退出政壇。克林頓敗選,川普再混蛋她也只能接受。但在中國和前蘇聯的共產體制下就不行,那是沒規矩可講的,全靠權謀。比如蘇聯的基洛夫被殺案,現在基本上可以斷定是斯大林乾的,可他卻因此抓了一大批人。基洛夫的死反倒成了大清洗的借口。中共黨內爭鬥出人命的事兒不少,都是捲入了路線鬥爭,共產黨內的權爭總是伴隨着血雨腥風。

這第三大案,則是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王良恩自殺。他的死更是一個典型的無辜者捲入黨內鬥爭而遭毀滅的案例。他的遺書中說得明白:“九屆二中全會,我是犯了嚴重方向路線錯誤,對黨和人民有罪,但屬於上當受騙範圍,絕沒有和他們死黨有串通”。

王的所謂過錯,其實根本不是過錯。當時批判他的罪名有這麼幾條,第一他印發了廬山會議上支持設國家主席的《六號簡報》,實際上王作為中辦副主任,印發簡報本來就是他的責任,只是這期簡報中,有汪東興支持設國家主席的發言,汪想掩飾就怪罪到王良恩身上。

第二,在廬山會議期間,許世友、韓先楚、楊得志幾個老軍人,給毛和林彪寫信,要求免除張春橋的職務。其實,這本來是林彪自己的意思,而且這是毛暗示給他的,毛這是在試探林,但林上了圈套。王把三上將的信轉給了周恩來,是周轉給毛、林的。但林彪為了保護這幾位將軍,扣下了這些信,沒有轉給毛。林垮台後,從林彪住處查到了這些信,江青大怒,說她是林彪專案組成員,為什麼沒有看過這些信,一查是王良恩簽發的。

第三件事兒,是王把江青參與的揪軍內一小撮的材料上交存檔,結果江青大鬧,說王良恩整她的黑材料,硬說王迫害她,是個野心家陰謀家,還說王良恩要危害黨中央毛主席。這個女人瘋狂之極,這些大帽子都是她隨意扣上的,可王怎麼受得了,只有死路一條。王的案子清楚地說明了,文革已經走投無路,黨內派系橫生,陣線混亂,下面做具體工作的人動輒得咎,你再小心也難逃別人的誣陷。當時江青一罵王,中辦的不少人立刻落井下石,把人性中最醜惡的一面都暴露出來了。這就是共產黨內鬥的基本規律,以惡為價值取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