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張傑:被習近平盯上周強 僥倖過關還是在劫難逃?

在中國,有個官不好當,那就是法院院長。在我老家,2002年市中級法院就發生集體貪腐大案,13名法官涉案,牽扯出44名律師。後市委選派人大秘書長擔任法院院長。該院長沒有學過法律,如何能當法院院長?市委書記有交待,懂不懂法律沒關係,案件公正不公正問題也不大,關鍵是不能再發生貪腐案件。該院長上任後,就將反腐倡廉作為頭等大事,並高調接受央視採訪,被譽為反腐院長。他上任伊始,就反腐招數頻出。一是召開廉政大會,邀請所有法官的妻子參加會議,他呼籲妻子們為了家庭的幸福,監視他們的丈夫,對丈夫河東獅吼。不久,他又出一招,每晚電話查崗:院長電話副院長;副院長電話庭長;庭長電話副庭長,副庭長電話法官。因為他認為只要法官不出門應酬就不會貪腐,加之每天電話相當於警鐘長鳴。如有法官不接電話的,第二天就到紀委去說清楚。就在他就任院長的第三年,該中院被評為全國反腐倡廉優秀法院,但不久,他自己卻因受賄罪被判刑10年。於是該法院再次聲名狼藉。怎麼辦?市委書記很頭疼,派誰當院長呢?再出事,他自己的烏紗帽也保不住了。最後,有人建議調檢察院女檢察長當院長,說女人膽小,再說她也快退休了,不會犯傻。市委書記千叮嚀萬囑咐,果然,女檢察長熬到退休,沒貪。時間到了2011年,省高院派了一名副院長、法學博士來當中院院長。該院長年輕有為,著名法學院畢業,師從刑法學泰斗。但去年8月,他因貪腐被捕。他的同門師兄弟,刑法學博士,檢察院檢察長也因腐敗落馬。這次,市法院院長和檢察長雙雙都滾鞍落馬了,再選誰當法院院長呢?

上面的故事還只是發生在一個副省級城市的最高法院院長的位置更不好坐,不僅僅是貪腐問題,更重要的是政治問題。崔永元2018年末連續爆料“陝北千億礦權案”,稱卷宗早在2016年就在中國最高法院丟失,並稱高院有“內鬼”。該案折射出中國司法的重重黑幕。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為保命,三次錄製視頻講述“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過程,其中包括周強如何插手該案,如何未審先判。最高法院先是抵賴否定,後不得不立案調查。1月8日,中共政法委、中紀委國家監委、最高檢、公安部四大部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對該案卷宗丟失等問題展開調查。1月15日,中紀委通告稱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16日,崔永元又在微博開炮,質問“下一位你準備好了嗎”?有人猜測,這可能暗指周強。周強真的凶多吉少嗎?14日黨媒報導了周強主持最高法黨組會議的新聞,被指有“闢謠”之意。16日,習近平出席中共中央政法工作會議,周強再次現身官媒。但有好事者指出,習近平在會上要求,政法系統要敢於“刀刃向內、刮骨療毒,堅決清除害群之馬”,其話外音就是暗指周強。中共官員上午露面、下午落馬的例子比比皆是,周強頻頻現身很難說代表他平安無事。香港《星島日報》17日發表文章指,上海市市長應勇將緊急進京,出任最高法院院長。應勇是習近平的浙江舊部,曾任浙江、上海高級法院院長。而且,最近上海市政府出現人事調動,現任常務副市長周波有可能升任市長。香港《南華早報》1月17日報道說,習近平曾在2014年1月的中央政府工作會議上提出“堅決清除政法隊伍害群之馬。”時隔半年,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落馬。時隔五年,習近平舊話重提,恰逢中央政法委牽頭調查“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在最高法院丟失事件,周強仕途危在旦夕。

周強命運到底會如何?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介紹一下毀譽參半的周強。周強現年59歲,湖北黃梅人,西南政法大學民法專業畢業,法學碩士。曾任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湖南省委書記,現任最高法院院長。可見,周強是法學科班出身,並且是團派的代表人物。應該說周強還是有法治理想的,他在湖南省任省長期間就提出“法治湖南”的執政理念。有一件事周強可圈可點,那就是2007年,他曾推出了一部填補中國行政程序立法空白的《湖南省行政程序規定》。周強提出要“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該行政程序規定委託行政法學權威應松年教授起草,共十章一百六十九條,以“公民享有更多程序權利,政府承擔更多權利義務”為立法思路。無論是涉及行政決策、執法,還是行政聽證、指導、監督檢查等,公眾均享有參與權。但周強在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期間,也發生了被軟禁的失明民運人士李旺陽在醫院離奇死亡事件。周強於2012年7月30日表示李旺陽死於自殺,證據確鑿。但社會輿論普遍認為李旺陽死於被自殺。2013年7月12日,“湘西非法集資案主犯”曾成傑被長沙市中級法院執行槍決。7月13日,曾成傑的代理律師王少光發表“緊急聲明”,這份聲明中暗示周強有夥同湖南官員為掩蓋“黑打”占財而殺人滅口、為保位陞官而不擇手段“維穩”的嫌疑。

但真正將周強推向風口浪尖的卻是2017年1月,周強在就任最高法院院長四年後,在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上公開表示,各級法院要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影響,旗幟鮮明,敢於亮劍,以優異成績迎接黨的十九大召開。

周強的上述言論引起了輿論的軒然大波,法學家賀衛方、張千帆等人稱其“是真正的禍國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開歷史的倒車”。之後,中國法律界、中國知識界的部分公民發起公開聯署要求周強辭職。賀衛方憤然寫道:“無論怎樣的國度,司法如果沒有獨立性,那就意味着它會常態地受到法外因素的干預,無法嚴格地依照法律規則裁判案件和糾紛,也就難以讓國民在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最終的結果只能是冤屈遍地,引發造反。即便在古代中國,包拯故事也代表着人們對司法獨立的渴望。因此,把司法獨立說成是什麼西方觀念,必欲除之而後快,是真正的禍國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開歷史的倒車”。

這就是周強的兩面人生,一面是有法治理想的法律人,另一面是世故老道、沒有底線的官吏。在憲政民主社會,周強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優秀正直的法官和官員,但在極權專制社會,周強只可能成為一個對上磕頭,對下扇耳光的酷吏。

周強此次能夠逃過一劫嗎?我的看法是有點難,但未必不可能。難點不在於他是否導演了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失蹤事件,也不再於先判後審,而在於他的團派身份。之所以說有可能逃過一劫的原因,在於習近平是否相信他的忠誠,畢竟他曾為了討好習近平曾冒天下之大不韙,提出了“對西方司法獨立亮劍”這樣無底線的口號。

我曾多次說過,中國是個人治社會,根本就沒有法院,只有負責審判的官員。最高法院院長也就是個副國級官員,懂不懂法律都沒關係。周強的前任王勝俊就沒有學過法律,一樣是首席大法官,並且在任上還玩出了花活。在對待死刑判決的問題上,王勝俊提出了三個量刑依據;即“一、要以法律的規定為依據;二、要以治安總體狀況為依據;三、要以社會和人民群眾的感覺為依據。”並提出了“三個至上”的審判理念,也就是“黨的事業至上、人民利益、憲法法律至上。”當時,就雷倒了無數法官。什麼是社會和人民群眾的感覺?判誰勝訴算是“人民利益至上”?如果讓不同的法院、法官都按照各自對於黨的事業、人民利益的理解,豈不是要各吹各的號,各唱各的調,燕瘦環肥,五花八門?(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