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奪千億礦權的神秘女主和背後的男人們

比如講此次涉及的「千億礦權案」,入局的各方都係大神。沒點神通,連上牌座的資格也沒有。之前,山東魯地上了牌桌,眼瞅着外表像個農民的趙發琦深不可測,掂量之後,自知不敵,就認慫退出了。只有劉娟,硬生生地從趙發琦嗰度「虎口奪食」。

《人民的名義》劇照

陝西多出奇人,2007年,出了個拍“虎”的周老漢,震動全世界,引發陝西官場震蕩。

同一年,陝西奇女子劉娟迎來了商海生涯的加冕禮,低調地成交了一樁價值上千億的大買賣。那年,她47歲。很難想像,14年前,她還只係陝西省政府辦公廳一名打字員。

梳理劉娟整個發家史,從早年在小寨開遊戲廳,曲江搞旅遊地產,再到陝北榆林搞煤炭項目,這些看上去跟搖錢樹差不多的項目,無一唔係門檻極高,沒有過硬的背景和關係,想也只係痴心妄想。

比如講此次涉及的“千億礦權案”,入局的各方都係大神。沒點神通,連上牌座的資格也沒有。之前,山東魯地上了牌桌,眼瞅着外表像個農民的趙發琦深不可測,掂量之後,自知不敵,就認慫退出了。只有劉小姐,硬生生地從老趙嗰度“虎口奪食”。

劉娟就唔係一般人。當過文工團演員,擺過服裝攤,開過遊戲廳,還做過省政府打字員,後來成了港商,又神秘地成為了千億富婆,這人生堪稱驚艷。

從打字員到女港商

劉娟1960年出世於陝西涇陽,晚清時,這一帶還出了個奇女子叫周瑩。算得上係陝西女商的代表人物,她的故事後來還被搬上熒屏,電視劇《那時花開月正圓》講的就係周瑩的事迹。

和周瑩一樣,劉娟也有比較顯赫的家世。她的父親劉鵬曾任陝西安康平利縣委書記,後任陝西省科協秘書長。官看起來不大,但在中國某些小地方,越係這種不起眼的“小官”,越係手握“大權”。

僅僅係縣令千金倒還罷了,更可怕的係她還天生麗質,而且智力超人,眼睛也很迷人,後來她還嫁了一位廳級老公。

官家背景,天生麗質,再加上省政府觸電的神秘後台,三個要素齊備,劉娟註定要成就一番華麗的偉業。

俗語有云:池淺王八多。憑藉官家小姐的身份,長相標誌的劉娟,初中畢業後,進了安康文工團。

上世紀80年代,文工團係一個卧虎藏龍之地。因為常為首長們彙報演出,攀上高枝變鳳凰的故事也不少。

在文工團混了個臉熟之後,劉娟卻志不在此,作為縣委書記的千金,她係見過啲大場面的,文工團小小的舞台顯然容不下她的野心。

父親告誡她,學歷太低會掣肘她未來的發展。接下來的幾年,劉娟開啟了惡補學歷模式。由於初中畢業,她只能從電大開始讀起,1982年到1985年期間,她在陝西廣播電視大學中文系就讀,拿到大專文憑後,又在深圳經貿大學涉外經濟法律系學了3年,混到一張本科文憑。

劉娟學習了6年,在陝西省政府辦公廳討了一份打字員的工作。結識了後來的丈夫趙大新。

趙大新也係剛分來的大學生,正牌西北大學中文系畢業,拉得一手好風琴,兩人都係當時“活躍分子”,相當合拍,算得上係珠聯璧合。各自朝着自己的方向,一路狂奔。趙大新在官場官運亨通,離開陝西政府辦公廳後,官至省直機關團委書記、黨委副書記。後來,調往西安市雁塔區掛職,成為雁塔區唯一一個副廳級副區長,一干就係12年。

劉娟在商海也係順風順水,1993年她去了一趟香港,成立了香港益業有限公司(下稱香港益業),搖身一變就成了身價不菲的女港商。政治地位也水漲船高,擔任陝西省海外聯誼會副會長、香港陝西省聯誼會副會長。

起初,劉娟隨大流做服裝生意,在老公趙大新的“點撥”下,她開始玩起了資本運作。她天賦異稟,很快就領會了精髓。有首歌係咁唱的:“1992年,那係一個春天”,總之,屬於劉娟的時代到了。她的春天要到來了。

強勢歸來

第二年,劉娟以港商的身份,閃亮重返西安。開始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投資行動。她的強勢歸來,與電視劇《人民的名義》的高小琴如出一轍。沒人能講得清,她的資金來源與資產規模。

在去香港前,劉娟在西安開遊戲廳。遊戲廳位於雁塔區小寨商業大廈地下一層,全部都係“上分”押寶的那種機器。當時,能開這種遊戲廳,需要在公安系統有過硬的關係。後來,劉娟在西安投資旅遊地產,曲江、高新,這些好地段,任其挑選。當時,她的老公趙大新擔任雁塔區副區長。

1985年5月23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關於禁止領導幹部的子女、配偶經商的決定》。其中規定:“凡縣、團級以上領導幹部的子女、配偶,除在國營、集體、中外合資企業,以及在為解決職工子女就業而興辦的勞動服務性行業工作者外,一律不準經商。”

1986年2月4日,兩者再次發出《關於進一步制止黨政機關和黨政幹部經商、辦企業的規定》。還規定領導幹部子女、配偶不準利用領導幹部的影響和關係經商辦企業。

這規定似乎對劉娟無效。公開宣傳資料中,劉娟有三大項目,“西安新時代廣場”“西安益業國際廣場”“太興生態農莊”。在呢度我們不一一贅述,單挑一個項目就足見其神通廣大。

劉娟的第一個項目“新時代廣場”,位於大雁塔薔薇園外。1994年,大雁塔景區薔薇園外的地塊改造,劉娟的機會來了,她很快就拿到了開發該項目中的美食城部分。與此同時,她又拉了西安市長安旅遊開發公司(下稱西安長開),一起合資成立西安皇族美食娛樂世界有限公司。雙方約定,該美食娛樂城項目涉及餐飲、歌舞廳、保齡球、網球場、迷你高爾夫、溫泉賓館等,建築面積1萬平方米。

據《財經》雜誌報道,這個合資公司很快就出現了貓膩。合資公司註冊資金為2000萬元,劉娟香港益業出資1400萬占股70%,西安長開出600萬占股30%,2年後,西安長開又將手裡的股權全部轉給了劉娟。

蹊蹺的係,合資合同規定的土地只有15畝,但在股權轉讓合同里,土地卻變為21畝。

轉讓合同顯示,長開公司將用於合資項目建設及配套使用的21.701畝土地及已投入的46.848萬元,共摺合500萬元轉讓給香港益業及大正科技(法人代表為劉娟的母親張冀霞),後兩者共支付650萬元及普通型新桑塔納小轎車一部,分三年付清。

當時,該地段的地價每畝已達上百萬元,這塊地價值上億元。即便係“賤賣”股權的650萬元,直至七年後該項目被拆遷,香港益業也未支付。

西安長開成了名副其實的冤大頭。玩資本的劉娟則輾轉騰挪,以化整為零的方式,劉娟以該項目的不同部分,分別向中國銀行陝西省分行、中國銀行西安市高新開發區支行、工商銀行高新支行、雁塔區曲江信用社、西安商業銀行城南支行與新城支行等銀行抵押,共獲得25筆共7983萬元貸款。

再後來,劉娟又以該項目為基礎,引入其他旅遊企業,共同組成旅遊概念股赴港上市。只不過這盤大棋,還沒等到落子,就因種種原因而擱淺了。假如成功上市,劉娟的身價過百億應該毫無懸念。2003年,與薔薇園相連的大雁塔北廣場改造,新時代廣場拆遷,該項目整體獲賠約1.1億元。

賣房子確實掙錢,但劉娟並不滿足於此,那時,陝北的煤老闆們組團到西安買房,出手闊綽至極,看來做煤老闆更有錢途。

此時,她知道了波羅井田。

虎口奪食

,被人們形象地稱之為“黑金”。

1996年前,陝北的農村開始“圈地運動”,村支書只要搞個採礦證,圈一塊地就可以挖煤賺錢了。1996年後,國家修訂了《礦產資源法》,明確規定“國家實行探礦權、採礦權有償取得制度”。也就係講,所有的礦產都屬於國家,但國家可以有償或無償劃撥審批的方式轉讓礦業權。能搞到礦業權的,絕非一般人或企業。

也係在這一年,劉娟的益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成立了,據《財經》雜誌報道,公司成立迄今,相繼完成200多億元的投資項目的策劃和實施,已實際完成投資60億元。

目前,集團在 大陸擁有控股企業11家,分別為:陝西益業投資有限公司、陝西中化益業能源投資有限公司、陝西中化益業能源有限公司、北京中海海洋花園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西安新時代置業有限公司、西安益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陝西華通置業有限公司、陝西大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陝西太興置業有限公司、西安新時代物業管理公司、西安新時代國際俱樂部。

細緻分析這些企業,主要涉及房地產開發以及配套物業的,而唯一與能源有關的企業,更像係為吞下“波羅井田”而量身定製的。

當時情形係,趙發琦已經把肥肉叼到嘴裏了,結果卻被省政府的“21次會議紀要”給卡住了。“21次會議紀要”係指2003年10月22日陝西省政府常務會議決定:對省政府前幾年已給予啲煤田探礦權的單位,一律視作代表政府實施地質勘查,探礦權人無權處置礦權,其探礦權係否轉讓,轉讓給邊個,如何轉讓,一律由省政府根據基地建設總體規劃和轉化項目落實情況作出決策。一言以蔽之:煤田究竟給哪一家,省政府講了算。

輪到劉娟出手了。自打從香港歸來之後,她就沒少往省政府跑。在政府系統的人脈方面,趙發琦顯然棋差一着。

政策係死的,人係活的。“21次會議紀要”也唔係鐵板一塊,劉娟很快揾到突破口,因為會議還明確“對在陝北已落實的MTO轉化項目,由省政府統一配置相應的煤炭資源”。由此,MTO轉化項目成為獲得煤炭資源的敲門磚。

於是,劉娟“曲線救國”,拉來中國化學工程集團一起干,共同成立中化益業。“中化益業煤化工項目”正係中化益業拿到的敲門磚。作為配套資源,“中化益業煤化工項目”得到面積多達340平方公里的榆橫礦區波羅礦井,瀟洒地從趙發琦嘴裏把肥肉給搶走咗。

曲線救國、國企背書,閃電戰般的運作,這一系列堪稱完美的高難度動作,假如背後沒有“高人”指點,“貴人”相助,恐怕連劉娟自己也不信。

變身“女版賈躍亭”

事實上,國有企業係暫時借來下蛋的雞,中國化學工程在該公司的實際出資額為零,而其所持有的10%股份,經過一番運作之後,股權悉數落到了劉娟手裡,至此,原本與國企共同申請的項目,已完全轉為劉娟及其親屬的公司所有。

大型國企甘心向私企俯首,劉娟的“能量”驚人。

公開報道顯示,2006年6月5日,“榆橫240萬噸甲醇MTO項目”動工儀式上,高官雲集。

全國政協原副主席,國家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原部長,省委常委、副省長,國家煤炭部原部長,省政協副主席等紛紛出席。領導講話,台下鼓掌,氣氛十分熱烈。

46歲的劉娟迎來了自己的高光時刻。僅僅半年時間,她就順利拿到了1000萬噸煤礦的採礦權相關批文。正常情況下,即便係國有大型煤礦企業,辦理這些手續至少需要3年。拿到批文後,中化益業市值超過千億。

劉娟壓根就沒想開發煤炭,她最拿手的其實係資本運作。這可害苦了與之合作的施工方,一家叫山西焦煤西山建築集團公司。礦道挖了一半,甲方卻突然換人了。原來劉娟轉手就把兩個項目51%的股權,以2.49億元賣給了延長石油。

一份籌建處資金支付情況的列表顯示,自2011年5月起,這兩個項目的所有工程合同全部都由延長石油付款。截至2013年2月底,延長石油通過籌建處共墊付各類建設款項約7962萬元。劉娟拍拍屁股走人了,但1469萬元的工程款至今未能支付。

一進一出,劉娟輕易就賺了2.49億,還握有49%的股權。這財技真係杠杠的。

但趙發琦也唔係一般人。吃了啞巴虧之後,他死死咬住劉娟不放。多年來,不停地上訪,舉報,為此他還一度失去自由。雖然舉報的一堆官員,紛紛落馬。但想把當初那塊肥肉再搶返嚟,已經變得不太現實。

直到他遇到有如神助的崔永元,事情終於有了轉機。這就有了如今崔永元炮轟最高院,引出昔日二審卷宗離奇丟失,舊案重提,公眾再次聚焦這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秘女商人。

現實版的“高小琴”?

在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中,高小琴出身於貧困的漁民家庭,年少時被漢中前省長之子趙瑞龍“挖掘”出來,漸漸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後來,高小琴出任京州市山水集團董事長,攀上漢東省省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高育良,成為漢東省公安廳廳長祁同偉的情人,與其官商勾結,巧取豪奪,意欲奪取國企大風廠土地。

巧合的係,劉娟則似乎與姓趙的男子格外有緣,死對頭名叫趙發琦,而老公名叫趙大新。此前,在老公趙大新的幫助下,她成了資本運作的高手,而她以港商的身份返回西安後,趙大新也從旁協助,雖沒出咩大主意,但也出力不少。據熟悉兩人的知情人透露,出身幹部家庭的劉娟總壓着出身教師家庭的趙大新一頭,“劉娟鋒芒畢露,而趙大新則綿里藏針”。

2000年,趙大新出任西安高新區雁塔科技產業園下屬的西安新科集團總經理,後赴北京,調任中國唱片總公司總經理、黨委副書記、書記,不久與劉娟離婚。

兩人離婚之後,劉娟的事業如同坐上火箭一般,一飛衝天。政治地位也節節攀升,公開資料顯示,劉娟2018年當選廣西政協常委,同時她也係香港義工聯盟常委副主席,香港各界文化促進會常委副會長。

在她強勢崛起的背後,隱隱約約有另外一個趙姓男人的身影。在趙發琦所舉報的官員名單中,可窺見一二。他實名舉報了包括陝西省榆林市委書記胡志強、陝西省國土資源廳原廳長王登記、陝西省地礦局原局長梁楓、副局長張寬民、西勘院原院長陳磊在內的多名地礦系統官員。還有更引人注目的陝西省省委原書記趙某某。

公開資料顯示,被中央未點名批評,對整改秦嶺敷衍了事的“時任省委書記”,為安徽馬鞍山人。2001年6月,從安徽調任中共陝西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11年後,擔任陝西省省委書記。1月9日,央視《一抓到底正風紀——秦嶺違建整治始末》播出,該“時任省委書記”再次成為焦點。

這位“秦嶺龍脈別墅”和“千億礦權大案”的雙料主角。最近一次露臉,係2018年7月3日冒雨前往西安的香積寺,此時,他的身份已係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副主任委員。香積寺系佛教凈土宗第一祖庭,流傳“去過香積寺,平安又無事”。但昔日的政法王,背得動如此大的兩個“熱點”嗎?

在《人民的名義》里,作為祁同偉的“追隨者”,高小琴在“勝天半子”的鬥爭中敗得體無完膚。而現實中,港商劉娟有何背景,她到底係咪高小琴的原型,她未來的命運如何,一切仍係未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