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李怡: 悲觀是一種遠見

2018年已過去,但舊曆年未到,現在仍然是戊戌年。在戊戌將去的時刻,除了上周我引用的仿古檄文《2019讖言》之外,大陸網頁還有幾段有關戊戌的帖文,值得廣傳,因為這些帖文都被刪除了。

署名榮劍的“改革四十年感言”:四十年改革已然謝幕,三千年變局依舊激蕩,在此時刻,上溯康梁以來,知識人坦然立危牆之下,徒手挽狂瀾既倒,求維新求變法求改革,前仆後繼,不絕如縷,屢戰屢敗,雖敗猶榮,凡百二十年,蒼天可鑒,汗青留丹。而今時間輪迴,歷史三峽千迴百折,吾輩已盡天命,踐行人事,徒有努力,不計其功,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噫吁嚱,何其難哉!歷代歷朝在前,列祖列宗在上,天下廣大,吾土吾民,豈容一家之姓!匹夫之責,無求功名,惟求盡心儘力,即使前功全棄,聽從內心召喚,從頭再來!

中國人權律師團的“新年獻辭”亦以戊戌年開頭:

一百二十年來,戊戌年總是多事之秋。1898年,戊戌年,甲午戰敗後第四年,變法失敗,譚嗣同等六君子喋血鬧市;1958年,戊戌年,大躍進、人民公社狂飆突進,數千萬人死於饑饉和紛爭。

2018年戊戌年,中國社會遭遇諸多深層次、結構性難題。對外而言,中美貿易戰持續升溫,其本質仍是中國如何對待普世價值,即如何融入國際社會的問題;對內則是,高壓維穩、強拆、上訪、冤假錯案、司法腐敗等社會惡疾持續不斷地戕害民眾的基本權利,阻撓人民對自由、民主、法治、憲政的追求。百餘年來,三個戊戌年所遭遇的共同難題都可歸結為社會轉型問題,即由傳統封閉、人治、官本位、權力本位社會向現代開放、法治、公民本位、權利本位社會轉型的問題。這是一個以權利馴服權力的過程,也是一個漫長而痛苦的過程。必須承認,中國至今沒有順利跨過李鴻章所驚呼的那個“三千餘年之一大變局”的門檻!

署名董玉偉的帖文“不過都是奴隸,有什麼好祝福的”:又值年輪交替,年復一年,自由還在遙不可及的遠方,奴隸仍是你我的身份。“忍看朋輩成新囚”,卻沒有勇氣“怒向刀叢覓小詩”。習慣了恥辱,也就習慣了麻木不仁的日子。

黨霾瀰漫,魔獸橫行。遍地血腥,仍要強作歡顏?奴隸們也如野百合般擁有春天?

所謂民俗,大概是人民很俗氣之意罷。深受惡俗纏繞不得解放又如何?那就索性逢人道幾聲“祝福”吧——“祝你早日結束奴隸身份!”“願你為人的自由和尊嚴而戰!”

無署名的帖文引述已故畫家、詩人木心的句子:“說到底,悲觀是一種遠見。鼠目寸光的人,不可能悲觀。”

我敬佩,衣食無憂的朋友為國為民而擔憂。我敬佩,一路順風的朋友為社會不平而吶喊。我敬佩,不昧着良心敢說真話的朋友。我敬佩,善良做人簡單做事的朋友。我敬佩,為了民眾的利益而奉獻自己的才華、財產的朋友!我更敬佩,坦蕩做人、誠信為人、捨生取義、執着信念、黑白分明,勇敢善良、以身作則的真正好人!

這些告別戊戌的帖文,都道出“悲觀是一種遠見”。悲觀並非意味消極。悲觀而積極,正是我一以貫之的人生信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