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李克強喊話 央行再放水八千億 但這次不是錢的問題

1月4日午間,李克強喊話要支持民企、小微企業融資,中共央行晚間即宣布1月將分兩次降准1個百分點,預計可以釋放8000億人民幣的基礎貨幣,稱此舉為支持實體經濟。有貨幣專家分析認為,民營企業融資難問題不是貨幣政策所能解決的,問題在於中國經濟體制性因素的制約,市場缺乏公平競爭,民企受到歧視,在經濟周期下行和去槓桿的背景下,民企融資環境加速惡化。

央行全面降准,釋放8000億基礎貨幣。

1月4日午間,李克強喊話要支持民企、小微企業融資,中共央行晚間即宣布1月將分兩次降准1個百分點,預計可以釋放8000億人民幣的基礎貨幣,稱此舉為支持實體經濟。有貨幣專家分析認為,民營企業融資難問題不是貨幣政策所能解決的,問題在於中國經濟體制性因素的制約,市場缺乏公平競爭,民企受到歧視,在經濟周期下行和去槓桿的背景下,民企融資環境加速惡化。

中國央行宣布降准1個百分點

1月4日(周五)傍晚,中共央行宣布,決定於2019年1月分兩次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別降准0.5個百分點,同時,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MLF)不再續做,也就是回籠這部分資金。

中共央行稱,此次降准將釋放資金約1.5萬億元人民幣,但考慮到央行要對今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不再續作,凈釋放長期資金約8000億元。

所謂“中期借貸便利”(MLF),是中共央行向金融機構投放基礎貨幣的一種工具,自2016年開始,MLF操作期限是一年。

2018年,中共央行已四次定向降准,此次是一年來首次全面降准。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張明表示,降準的目的一是替代回籠MLF操作的資金,二是向市場注入流動性。

他認為,這輪經濟下行不會很快結束,2019年的降准節奏很可能就是一個季度一次,今年以後可能也會比較寬鬆。

李克強喊話支持民企融資

1月4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考察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和建設銀行普惠金融部後,在銀保監會的座談會上表示,要加大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進一步採取減稅降費措施,運用好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工具,支持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

而中共央行當日傍晚即宣布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並在新聞稿中稱,此舉是為了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體制因素制約民企無法受益於央行放水

但央行放水真能使民企和中小企業受益嗎?

清華大學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認為,目前民企融資難的問題與貨幣政策框架和政策利率設計並無太大關係。

馬駿表示,2018年以來,在經濟下行的背景下,央行適度調整了貨幣政策操作,銀行體系中的流動性已經比較充裕,短期利率開始走低,但實體經濟中不少企業,尤其是民營和中小企業,仍然感到資金面很緊。2018年9月前後,許多評級為AA級的民營企業的發債成本比上年同期上升了約300個基點,也有些民營企業從銀行根本借不到錢。

馬駿說,問題在於目前中國經濟的宏觀形勢和體制。在這種宏觀形勢和體制下,不論是採用數量型還是價格型貨幣政策框架,不論用哪個短期利率作為政策利率,不論銀行用哪個利率作為定價基準,都會出現民營企業融資難度加大的問題。這是經濟周期下行、去槓桿措施的溢出效應以及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非中性競爭體制三個問題疊加所導致的後果。

馬駿表示,經濟周期對貸款和債券的違約率有重大影響,會導致信用等級遷移。在經濟下行過程中,會出現企業倒閉、違約概率上升,企業(借款人)信用風險上升的情況。也就是說,在經濟減速的階段,即使央行降低政策利率,一般也都會出現企業融資成本(貸款利率和債券發行利率)上升的情況。

對於去槓桿措施的溢出效應(或超預期後果),馬駿舉例說,在清理規範地方政府債務過程中,許多地方政府平台突然無法繼續獲得融資,許多PPP項目(包括已經啟動的項目)被叫停,導致與這些項目相關的企業(如參與PPP項目的民營企業)財務情況突然惡化,違約風險和融資成本大幅上升,有的無法繼續取得融資,甚至出現資金鏈斷裂。此外,在落實資管新規的過程中,許多銀行表外融資渠道被大幅收窄,銀行表內又“接不住”,使得許多長期以來依靠影子銀行、表外融資的民營企業突然失去了融資渠道。

馬駿認為,競爭非中性問題是體制對民營企業的歧視性做法,民營企業融資的難度比國有企業惡化更快。事實上,在最近一輪經濟減速的過程中,大中型國有企業的融資難度和成本沒有明顯變化,但民營企業融資難度卻大幅增加,導致了不少民營企業倒閉、違約,以及被迫與國有企業合資或被國企收購。問題的主要癥結在於國有企業有地方政府、中央政府的隱性擔保(因此違約風險較低),而且對許多銀行業務員來說,貸款給國有企業不必承擔“被終生追責”的風險。

對民營企業若不改善中國經濟將不斷惡化

《華爾街日報》1月3日報道,中共央行實施了九個月的貨幣寬鬆政策未能提振對實體經濟的放貸,但卻成功推動房價和政府債券價格進入泡沫區間。中國貨幣政策機制的這一扭曲現象對2019年來說不是好兆頭。

就算銀行開始再次放貸,主要還是面向其他金融機構和政府,而不是真正推動經濟增長的民營公司。降準是中共央行近來的主要政策刺激工具。

資金還流入了中國主權債和地方政府債券市場,推動收益率自4月以來下降了0.4個百分點。與此同時,房價也大幅上漲,去年11月較小城市房價同比上漲超過10%,創至少2010年以來的最快漲幅。

報道認為,局面非常糟糕,以至於中共央行在過去兩個月的很長一段時間裏被迫從銀行體系吸納流動性,自10月末至12月中旬暫停常規的每日銀行間流動性注入,持續時間之長打破了至少是自2016年以來的紀錄。

中國經濟正陷入困境。除非政策制定者允許影子銀行規模出現有意義的反彈(此前,影子銀行是民營企業的一個主要資金來源),或採取舉措來改善民營部門獲得銀行貸款的機會,否則未來一段時間裏情況可能不斷惡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