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在北交大採訪爆炸死人:竟讓我聯想起文革暴戾

我沒看電梯,轉過身,大聲斥罵他,「三個孩子都死了,你們就這樣若無其事地趕記者。我來了你們交大採訪,沒看到你們對生命有基本的憐憫,你能讓我感覺到,你對死者有一點難過嗎?剛才,在一樓,兩個自稱學生的人,看到記者就是要趕我們走,要報警。你們的學生和老師,就這樣對待這個事情嗎?」他眼睛紅了,淚水在眼眶裡,一直沒流下來。

北交大的警衛(網絡圖片)

昨天,在北交大採訪試驗室爆炸事件。爆炸發生時,有三個孩子沒能逃出來,一位博士,兩位碩士。

學校官網通告,院長免職,教授停止教學工作,配合調查。我和另一個年輕女記者去了他們生前所在的學院。教學樓大廳有宣傳欄,我拍了照片。

一對年輕的男女正好站在旁邊,非常警惕地盯着我們。過了一會,他們氣勢洶洶地靠近,怒目圓睜,大聲質問,“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在我們的學校亂拍亂逛。

我覺得詫異,對他們的情緒驚訝,大學是公共資源,本應該是自由之地。“你們是誰?這些宣傳也貼在這,就是公開的呀。”

“我們是這裡的學生!你們是誰?”

“我們是記者。來採訪試驗室爆炸的事情。”

“誰同意你來採訪的?你的證件呢?”

“難道不是先介紹你們的身份嗎?況且,你們以為有資格查記者的證件嗎?”

男的大怒,非常失禮地暴跳如雷,“你們別走,我馬上報警。”

旁邊的年輕記者害怕他一拳打過來。我說,不要害怕,讓他報警,事情鬧大了,剛好可以看見學院的領導了。

旁邊的女學生也非常憤怒地看着我們,“你們來找誰?你們的證件呢?誰同意你來了?

其實,我覺得根本沒必要跟這兩個人糾纏,不過,他們的思維和用語讓我想起文革里的年輕人。我畢業很多年了,對在讀大學生的精神世界已經陌生了。我很好奇,想看看他們的反應會如何進行下去。

“我想找你們的院長,不過你們的官網說他已經被免職了。如果,你們僅僅是學生,請找個老師下來吧。”

那個男的,衝到我面前,把眼睛都瞪到極限。他像鍋上螞蟻,不停在我身邊走,繼續撥打電話。他們堵住了我們去電梯上樓的路。

從旁邊走出一個女的工作人員,拿着手機一直對着我們拍攝。

後來,幾個中年女老師從電梯下來。男學生和女學生非常憤慨地走過去,“這裡有兩個傻逼記者。”

女教師把男學生拉近,“寶貝,你不是說去洗澡嗎?

她們一群人走進電梯,女教師回頭白了我們一眼,“年紀輕輕的女孩,幹啥不好呢?!”

我們等着下一輛電梯,剛才那個女的工作人員跟着來。到了七樓,一個男的行政人員從辦公室走出來,我問他關於官網的通告。他一開始態度很強硬,直接讓我們離開,按了電梯。我沒看電梯,轉過身,大聲斥罵他,“三個孩子都死了,你們就這樣若無其事地趕記者。我來了你們交大採訪,沒看到你們對生命有基本的憐憫,你能讓我感覺到,你對死者有一點難過嗎?剛才,在一樓,兩個自稱學生的人,看到記者就是要趕我們走,要報警。你們的學生和老師,就這樣對待這個事情嗎?”

他眼睛紅了,淚水在眼眶裡,一直沒流下來。電梯來了,我們沒進去,他也沒堅持。就那樣,站着說了十幾分鐘。我告訴他,北交大,無論師生,對遇難的孩子們,都不應該冷漠。生命在此,犯不着用官僚的政治思維去對待。

後來,離開的時候,我想起2015年哈佛大學的學生們遊行。我家的樓頂一直盤旋着直升飛機,警察在路邊守衛,學生們在馬路上滿腔熱血地表達。學校是學校,學生是學生,個體的獨立思想,自由靈魂,在某個國度真的是缺乏土壤。不過,年輕人,在大學校園的年輕人,竟然異化至此,我真是始料不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