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悶聲發大財 權健知情人爆料:五官科大夫看胰腺癌 開藥聽加盟商的?

12月27日深夜,權健事件還在不斷發酵,天津權健腫瘤醫院的前醫生陳曉輝,也終於打算說點什麼了。 在接受記者專訪時,他已經離開這家權健集團旗下醫院一年有餘,但往事仍歷歷在目。在他的記憶中,這家医院裏,「只要年齡大的醫生,不管哪個科室的,不管職稱怎樣,都可以做專家門診,五官科的大夫竟然能看胰腺癌」。

12月27日深夜,權健事件還在不斷發酵,天津權健腫瘤醫院的前醫生陳曉輝,也終於打算說點什麼了。

在接受記者專訪時,他已經離開這家權健集團旗下醫院一年有餘,但往事仍歷歷在目。在他的記憶中,這家医院裏,“只要年齡大的醫生,不管哪個科室的,不管職稱怎樣,都可以做專家門診,五官科的大夫竟然能看胰腺癌”。

陳曉輝還稱,在他任職期間,醫生的工資要和開出的“秘方葯”及權健公司產品掛鈎,甚至醫生開藥還要看某些“老師”臉色。此外,他對權健“秘方葯”的功效也持保留和懷疑態度。陳曉輝說,部分患者服用權健“秘方葯”後,短期內精神狀態可能也會有好轉,“但連續取葯幾次後,有些人就失去了聯繫”。當然,對是否真有病人能在服藥後獲救,他也不清楚。

對於這位前醫生的說法是否屬實,目前權健方面並未回應記者。但隨着天津相關監管部門進行調查,相信答案將能揭曉。

12月27日上午,這是天津權健腫瘤醫院內的其中一棟建築

說法一:醫生靠開“秘方葯”拿提成

位於天津市武清區京福公路78號的天津權健腫瘤醫院,是權健集團醫療版圖中十分重要的一塊。醫院與權健公司(指“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及權健集團總部,相隔不到600米。

這家佔地300畝、擁有床位2000張的醫院,於2014年9月正式面向全國營業。12月27日上午8時,記者來到這裡後,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句出自權健集團創始人束昱輝的“語錄”:

“把沒有說成有,是騙人;把沒有做成有,是能力”。

這句話被放置在門診大廳的顯著位置。

與眾多醫院往往在早晨就有大量患者排隊挂號不同,天津權健腫瘤醫院裝修精緻的門診大廳十分冷清。門診大廳門口,一位拖着拉杆箱的女子正與他人攀談,據她介紹,她的父親患有腸癌,在天津權健腫瘤醫院採用藥物保守治療,她來這裡的原因之一是,“覺得化療對人體傷害太大”。

中藥治療腫瘤及各種疑難雜症,這也許是眾多患者所心儀的保守治療,也成為天津權健腫瘤醫院對外宣稱的一大優勢。“權健沒有治不了的病。”陳曉輝稱,當時天津權健腫瘤醫院還有這種說法。

陳曉輝入職天津權健腫瘤醫院前,一直在某大型公立醫院執業。他說,在加入天津權健腫瘤醫院後,自己覺得醫院的運營管理十分不規範,竟存在醫生跨科室看病的情況,“內科外科被合併成一個病區,只要年齡大的醫生,不管哪個科室的,不管職稱怎樣,都可以做專家門診,五官科的大夫竟然能看胰腺癌。”

據陳曉輝描述,因為天津權健腫瘤醫院的醫生薪資結構中很大一部分都來自“秘方葯”的提成,導致很多醫生看不慣,所以天津權健腫瘤醫院醫生流動性很大。“有一個20多歲的女醫生,剛出科的住院醫(原文如此),因為嘴特會說,竟然也出專家號接診。”陳曉輝說道。

陳曉輝說,在這家醫院任職期間,他還多次被要求去權健公司開會,“培訓講的都是權健集團創始人束昱輝的發家史,來來回回就那麼幾句話”。

其實,就在當年任職期間,陳曉輝也曾向外界反映過自己遇到的情況,並在離開醫院前因一些問題和醫院產生過矛盾。

12月27日,天津權健腫瘤醫院內部裝潢

說法二:醫生開藥要聽“老師”的

天津權健腫瘤醫院也被本地人所熟知。一位天津市武清區的的士司機就告訴記者,這家醫院經常接待全國各地的加盟商參觀。

12月26日,記者就在權健公司總部看到,大巴車將“尚德系統”人員運送到天津權健腫瘤醫院參觀。

陳曉輝認為,源源不斷從全國各地趕來的參觀者,也為天津權健腫瘤醫院貢獻了大量收入,在他任職期間,就經常看到權健公司的“老師”帶着患者來醫院參觀。

“普通醫院是病人聽醫生的,天津權健腫瘤醫院是醫生聽‘老師’的。”陳曉輝解釋說,口中的“老師”,指的是權健公司直銷體系下,各個層級較高的加盟商。在一車車的參觀人員到達醫院時,陳曉輝說,個別“老師”甚至會與醫院醫生提前打好招呼,讓醫生一定開出具體某項藥品、某個數額的處方。

陳曉輝就自己的情況說道,在他任職期間,很多時候是被權健的老師“牽着鼻子走”,他認為,醫生的權威性因此大打折扣。

正在天津權健腫瘤醫院內為親屬拿葯的山東濟寧李女士,目前就是權健公司的會員,不過她並不是被大巴車拉來的。李女士說,她癌症晚期的父親在濟南的大醫院挂號難,而“來天津權健腫瘤醫院挂號十分方便”。

“這些人就是‘來送錢的’,就算晚上10點(天津權健腫瘤醫院)也得給人家掛上號。”陳曉輝回憶說,他工作期間,天津權健腫瘤醫院的患者大多都來自外地,“醫院幾乎不動手術,也很少開檢查單,全靠賣葯”。

天津權健腫瘤醫院要求醫護人員要講“服務意識”,“一旦患者告訴老師服務不好,市場老師反映給束總(束昱輝)、院長,投訴到誰就處理誰。”陳曉輝回憶道。

陳曉輝口中還有更令人難以置信的事,之前曾有醫生建議處於癌症早期的患者去外院接受手術和放化療,被“老師”知情後反映到醫院,院領導直接說道:“你是給誰工作?”

“就是這麼直白。”說起這些細節,陳曉輝顯得十分無奈。

12月27日,天津權健醫院內排隊取葯的人 

說法三:醫生並不知道“秘方葯”成分

12月27日下午,記者在天津權健腫瘤醫院與患者交流,一對來自西北地區的母女正在候診。這位母親表示,自己是經朋友介紹知道的天津權健腫瘤醫院,目前她患有腫瘤疾病,這次專門坐飛機來看病,醫生開了價值4300元、60袋三個療程的葯。

而記者從另一位山東患者處獲取的門急診醫療費用清單顯示,她此次花費共計6500.65元,包含12片卡培他濱片、中草藥費、代煎費、一次性包裝材料。

這些,就是權健公司官網上宣傳的——由公司創始人束昱輝自全國各地收集“古老秘方”配置而成的葯。陳曉輝說,在天津權健腫瘤醫院,醫生會根據患者的不同病情,開出不同的“秘方葯”,而這些葯究竟是什麼成分,醫生自己都未必知道。

但就是這些“秘方葯”,天津權健腫瘤醫院內也有患者或家屬稱“藥效很好”,再搭配權健公司的保健食品,甚至把“癌症晚期都控制住了”。

但從臨床醫學角度,陳曉輝並不認為“秘方葯”會有奇效。“曾經有南京患者把‘秘方葯’送檢。”陳曉輝說:但裡邊還有其它成分,“患者服用後短期有可能出現食慾改善、體重增加等情況”。

在陳曉輝看來,患者願意相信天津權健腫瘤醫院,一類是很多人相信權健公司的宣傳,心甘情願到天津權健腫瘤醫院買單。還有一類是抱着“死馬當活馬醫”的想法來試一試。“一些病人在三甲醫院已得不到希望,就希望到權健找秘方。”陳曉輝認為。

“(這些葯)究竟治好了多少人我也不清楚。”陳曉輝告訴記者:但卻有“一些患者來拿幾次葯就再也不見了的情況”,也有“患者家屬打電話來醫院問,說吃了葯但人病沒治好,能不能把沒吃完的葯退了”。

記者在權健公司周邊商店購買的《權健產品搭配大全-疾病診療調理方案》顯示,多種癌症都能使用權健公司的相關“靈芝孢子粉”、“輔酶Q10”、“麥芽精”等調理。而陳曉輝回憶,天津權健腫瘤醫院醫生當時給部分患者開出的處方中,除了“秘方葯”,有時候也會有部分上述保健食品。

“我那天看完丁香園的文章,發現很多人都跟帖評論,看來天津權健腫瘤醫院的內幕,還有更多人也都了解。”陳曉輝告訴記者,在離開天津權健腫瘤醫院之後,他再沒有關注過權健集團的任何新聞。直到看到丁香園的文章,往事才又湧現出來,“有很多東西想要表達”。

陳曉輝說完這些,將向記者展示的他在天津權健腫瘤醫院工作時的《醫師執業證書》,輕輕放回了抽屜。

而另一邊,記者在近日(12月28日)下午向權健集團郵箱發送了採訪函,詢問這位前醫生的說法是否屬實,但截至這篇文章發出時,仍未得到回復。同時,記者也撥打了天津權健腫瘤醫院的公開電話、權健集團董事長助理的個人手機,但均未能接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