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臧山:減稅對中共是一副毒藥

減稅或許對國家、企業和民眾有好處,但對共產黨來說卻是一副毒藥,整個制度的需求決定了減稅不可能真正實行。

12月底,北京舉行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根據官方媒體的報導,許多部委正在“積極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精神”。譬如證監會正在策劃有關股票質押的問題,而國稅局則提出“不收過頭稅”。

顯然,兩個部委落實的,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的兩個重點問題。第一個是股市下跌,造成股票質押貶值必須拋售套現,而造成股票市場進一步下跌的惡性循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精神,是放寬銀行追帳行動,以免收緊企業流動總規模。第二個更為明顯,那就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再次強調為企業減稅,但國稅和地稅都沒有執行。

中國稅務收入,從上半年每月1.8萬億減少到11月的一萬億左右,減少幅度不可謂不驚人。然而造成這個減幅主要是房地產相關稅務大幅減少,以及大批企業倒閉造成的,而不是為企業減稅造成的。事實上,仍然艱難生存的企業稅賦比以前更重。有朋友抱怨說,他的企業不但要繳納今年的稅,稅局還追根據今年才上調的五險一金比例計算的前兩年欠款,讓他基本上處於崩潰邊緣。

稅務部門,尤其是地稅部門無法落實減稅措施,原因簡單,就是地方政府財政捉襟見肘。以往各地城市土地出讓和涉房地產稅收高達地稅的五至六成,一旦房地產放緩,交易大幅度減少,這方面收入幾乎全軍覆沒。地方政府“事多食少,焉可久哉”,不用“過頭稅”無法維持地方政府的運作。

最近,多位中國經濟學者在公開指出中國經濟存在的問題時,所提出的解決方案,都明示或者暗示中國必須進行政治體制和政府治理體制改革。但有關的聲音,都被中國政府所屏蔽封鎖,這意味着中共沒有任何有關體制改革的意圖。

向松祚提出的解決方案,是稅改、政改、國改,吳敬璉提到的是政改,厲以寧提出的則是較為隱晦的“結構性改革”。這三位,其實是中國體制內仍然屬於較為溫和的學者,其他自由派學者,幾乎無一不認為中共目前的這種專制體制,實際上已經構成了對中國繼續發展的嚴重障礙。

不管是哪一派的學者,幾乎都認為中國目前最大的問題是企業稅負擔太重。其實中國政府自己也認識到這一問題,過去兩年中國經濟決策者不停提出為企業減稅的目標,但實際執行卻變成了增稅。這正是向松祚提出的問題,減稅必須政改。

中國的主要問題在於社會治理成本過高,用老百姓的話說,就是政府花了太多沒必要花的錢。其中主要的原因,當然是政府冗員太多,冗員太多是因為管事太多,管事太多則是專制體制的基本要素。所以反過來,只有改變專制制度,恢復社會自治機制,才能少管事,才能少用人,才能少花錢。學者們用了很理論和專業的術語,表達的就是這個意思。

不過,北京把這條路視為“邪路”,認為不可通行。原因也十分簡單,一旦減少對社會的壓制,過去積累的各種矛盾壓力將爆發,共產黨也就崩潰了。所以,減稅或許對國家、企業和民眾有好處,但對共產黨來說卻是一副毒藥。不管中央如何重申,整個制度的需求決定了減稅不可能真正實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