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王友群:2018回顧中共 從全面腐敗走向四分五裂

中共的腐敗已經進入晚期癌症的晚期,癌細胞已經從骨髓擴散到表皮,任何人都無力回天。美中貿易戰的重擊,使中共的四分五裂已經表面化。如果說,當年胡錦濤是中共這個「維持會」的會長的話,那麼,習近平則是這個「維持會」最後散夥前的一個召集人。繼續保黨是逆天叛道;解體中共是順天而行。習近平如果選擇前者,就是選擇毀滅;如果選擇後者,可起死回生。

解體中共,回歸傳統和普世價值,是振興中華的正道

2018年即將過去,對中共來說,這是“改革開放”40年來最難過的一年。這一年爆發了被中共商務部稱為“迄今為止經濟史上規模最大的貿易戰”。美國總統川普將貿易戰的籌碼從500億美元加到2000億美元,還有2670億美元隨時準備加上去。用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的話說,美國已經把刀架到中共的脖子上了。美中貿易戰將中共加入世貿組織以來積累下來的各種深層次矛盾都激化出來了。成立97年、當政69年的中共正由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走向四分五裂。

1989年踏着六四學生鮮血走進中南海的江澤民,當年投靠侵華日軍的大漢奸江世俊的兒子江澤民,對外將170多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送給俄羅斯等國的江澤民,對內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的江澤民,以“貪腐治國”,放任他的兒子江綿恆“悶聲發大財”的江澤民,是帶領中共走向全面腐敗、無法無天的“領路人”。習近平第一個任期內的反腐打虎,打掉了440多隻省(部)級及以上的“老虎”,將中共黨政軍最高層已經爛透了,中共已經成為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曝了光。

18年前,原貴州省委書記劉正威的老婆閻健宏因貪腐473萬被槍斃了;18年後的今天,貧窮落後的貴州省又出了一個貪腐金額高達2億多元的大貪官王曉光!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原市委常委、集寧區委書記楊國文,只是一個副廳級官員,貪腐金額也高達1億4千萬!《中國紀檢監察》的報道稱,他曾到北京看望女兒,每晚9點後開始出去尋歡作樂!內蒙古銀行原董事長楊成林的貪腐金額更是高達6億多元!雖然習近平天天硬着頭皮、自欺欺人地說中共如何“偉光正”,其實,中共已經腐爛到了什麼程度,他比誰都清楚。

2018年,外部,在美國總統川普的“極限施壓”下,內部,在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權貴家族的不斷折騰下,中共正在走向四分五裂。具體表現在:

習近平六神無主,左右搖擺。

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習近平經過與江澤民苦鬥5年,終於將“習核心”和“習思想”寫進中共黨章。2018年3月的中共十三屆人大一次會議上,習近平再次成為國家主席,並將“習思想”寫進新修訂的中共憲法。通過這兩次會議,習近平終於登上中共權勢的最高位。本來習近平可以利用手中的權力為國家做一些有益的事情,但是,由於他從小到大一直浸泡在中共黨文化的毒水裡,他的價值觀是在文化大革命最動蕩的年代裏形成的,現如今,雖然他有權有勢了,卻迷失了方向。

2017年10月31日,中共十九大剛閉幕,習近平便帶領中共政治局常委到上海,在中共一大舊址,舉着拳手,發誓為給人類帶來無窮災難的共產主義奮鬥終身。2018年4月23日,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5月4日,中共在北京召開紀念撒旦教徒、以毀滅人類為目地的馬克思冥誕200周年大會。這三件事可能都是江澤民的“大筆杆子”王滬寧策劃的。經過這番折騰,習近平認“西來幽靈”馬克思為老祖宗,必然忘了自己是炎黃子孫;跟着宣揚無神論的馬克思走,忘了“頭上三尺有神明”的古訓。中共十九大一結束,習近平便六神無主似的找不到方向。美中貿易戰突如其來,習近平沒有任何思想準備。如何應對?從這一年的情況看,習近平進退失據,一會兒說要“以牙還牙”,一會兒又說準備購買1.2萬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同意立即就強制技術轉讓等結構性改革問題同美國談判。

江澤民等權貴家族為捍衛既得利益不惜一切代價折騰。

習近平第一個任期內打掉的“老虎”絕大多數都是江派人馬。但是,習近平“擒賊沒有擒王”,他以為我不跟你鬥了,你也別再折騰了。但是,那麼多“老虎”被關進鐵籠子里,就完事了嗎?這些老虎背後的老虎兒子、老虎孫子、老老虎、老虎王,個個對習近平恨之入骨,早就想要了他一家老小的命,他們能不折騰嗎?

美中貿易戰,對於美國總統川普來說,非常簡單,就是要求中共按照市場經濟的規則,公平地跟美國做生意。市場經濟的總規則是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這個總規則跟中共權貴資本主義的總規則是根本對立的。中共“改革開放”40年,形成了一批權貴家族。比如,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羅幹家族、賈慶林家族、吳官正家族、賀國強家族、李長春家族、劉雲山家族、張德江家族、張高麗家族等。習近平的反腐打虎,打到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止步,上述權貴家族一個沒動。它們的核心理念是:權力必須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川普說,進口汽車,美國的關稅是2.5%,中國大陸的關稅是25%,這不公平,中共必須改;權力不能支配市場。這一下捅了中共權貴家族的馬蜂窩。它們就是通過高築關稅壁壘、壟斷國內市場等賺大錢的,按照川普的做法,那怎麼行?於是,江澤民的大筆杆子王滬寧掌控的宣傳機器搖唇鼓舌,激烈反對公平的貿易!讓早已習慣“有權就有一切”的中共權貴家族退出能夠賺大錢的市場,無異要了他們的命,他們能不拚命反抗嗎?

鄧小平家族衰落與習近平分道揚鑣。

中共“改革開放”40年,官場腐敗首先就是從鄧小平家族開始的。20世紀80年代,以鄧家子女為首的中共高官子弟紛紛下海經商,迅速暴富,開了當代中共權貴家族權錢結合腐敗墮落之先河。鄧小平長子鄧朴方率先成立康華公司,因為鄧小平的權勢,財源滾滾。1989年〝六四〞學生運動的導火線之一就是〝反官倒〞。當時盛傳,鄧朴方的康華公司是中國最大的〝官倒〞。鄧小平的小兒子鄧質方,1990年任中共第一家中外合資企業——華美生物工程公司董事長。之後,任上海四方公司總經理。再之後,同首都鋼鐵公司董事長周冠五的兒子周北方一起昧着良心大賺黑心錢。1996年周北方被判死緩後,鄧質方全身而退!鄧小平的大女婿、鄧林的丈夫吳建常,是中共第一代到香港經商的“太子黨”,曾任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總公司總經理,控制着當時整個中國的有色金屬,特別是包括黃金、白銀在內的貴重、稀有金屬的進出口。鄧小平的二女婿、鄧楠的丈夫張宏是做稀土生意的大老闆。鄧小平的三女婿、鄧榕的丈夫賀平,曾任中國保利集團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鄧小平死後,江澤民當政時期,曾經向鄧小平家族開過一次刀,給鄧家勢力致命一擊。今年5月10日,鄧小平的前外孫女婿,鄧楠的女兒鄧卓芮的丈夫,安邦保險集團原董事長吳小暉被判刑18年。這是習近平對鄧家勢力的又一次重擊。此前6天,5月4日,鄧朴方的密友樊立勤在北京大學貼出一張“炮轟習近平”的大字報。9月16日,鄧朴方在中共"殘聯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式上講了一番話,通篇都是〝以鄧小平理論為指導〞,從始至終,沒有提〝以習思想為指導〞。這是鄧朴方在他的前外甥女婿被判刑之後公開向習近平叫板。之後,習近平封殺了鄧朴方的講話。今年是中共“改革開放”40年。但是,習近平在一系列“重要講話”中,隻字不提“中共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中共黨媒,中共最高層的一些官員也跟着隻字不提鄧小平。深圳〝蛇口改革開放博物館〞,入口處鄧小平首次〝南巡〞的群雕被撤下,換成習近平的〝金句牆〞。北京國家美術館舉辦紀念改革開放展覽,掛出一幅習近平之父習仲勛在地圖前〝畫圈〞、介紹深圳特區的油畫,鄧小平等皆成配角,圍坐聆聽。外界把這些現象解讀為〝去鄧抬習〞。雖然12月18日在紀念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提到了鄧小平,也是不得不提一下而已。“去鄧抬習”仍是中共宣傳的主基調。

地方上的既得利益者軟抗硬頂習近平。

雖然習近平已經成了“習核心”,集中共黨政軍大權於一身,但是,習近平有權無威。在地方上,在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時期的一批既得利益者,在不觸及到他們的既得利益時,或者為了維護他們的既得利益,也會假惺惺高喊擁護“習核心”,但是,一旦觸及既得利益,他們就會挖空心思軟抗硬頂,讓習近平像胡錦濤當政時一樣“政令不出中南海”。最典型的一個例子是,陝西省的一些黨政官員,在習近平5年作出5次批示,要求拆除秦嶺北麓違建別墅後,一直或做做樣子騙習近平,或把習近平的批示當手紙扔進馬桶。

作為中國南北分界線的秦嶺素有“龍脈”之稱。秦嶺北麓違法建築始於2003年,遍及從太平峪到太乙宮約35公里的6個峪口內。別墅建設者對山體肆意破壞,生活污水隨意排放,有的甚至把山坡人為削平,隨意圈佔林地,對生態環境的破壞十分嚴重。關於拆除秦嶺北麓違建別墅,習近平在2014年作過兩次批示,不管用;在2015年、2016年,又各作一次批示,仍然不管用;2018年4月,第5次批示,還是不管用。直到2018年7月,習近平作了第6次批示,並且派中紀委副書記、中央派駐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徐令義親赴陝西督戰後,陝西省委、省政府,西安市委、市政府才真正動起來,截至11月初,秦嶺北麓共清查1194棟別墅,拆除1185棟,沒收9棟。其中,最牛的一棟別墅叫“陳亮別墅”,裏面一個狗舍的面積竟達78平方米!經陝西省文物專家鑒定,別墅內有不可流通文物181件。什麼叫不可流通文物?據中共“文物法”規定,中國境大陸下、水域和領海中遺存的一切文物,屬於國家所有,是不允許民間有償轉讓流通的,這些文物通稱不可流通文物。這一棟別墅內竟然有181件不可流通文物!其主人貪了多少錢?這棟別墅從2005年動工,2008年建成,習近平前5次批示,一直無人敢動!直到第6次批示後才拆除!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陝西是習近平的家鄉。習近平家鄉的黨政官員尚且如此,其它地方的黨政官員如何糊弄習近平,就可想而知了!

體制內的改革派學者傷心絕望。

1978年12月中共開始“改革開放”後,中共體制內有一批改革派學者不斷為“改革開放”鼓與呼。在一段時間內,他們似乎看到了希望,滿腔熱情投身“改革開放”的各個領域,積極建言獻策。但是,自從1989年六四大屠殺之後,無論他們提出什麼政治體制改革的建議,中共最高層要麼視而不見,充耳不聞,要麼抓辮子、扣帽子、打棍子。2016年,中共對《炎黃春秋》文革式的打壓對這部分學者是一次致命打擊。《炎黃春秋》曾經是中共體制內最敢講真話的雜誌,一批體制內改革派學者聚集在這個平台上,在中共的種種條條框框內,努力發出自己的聲音。但是,這也是中共不允許的。2016年,《炎黃春秋》被江澤民的親信,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派去的打手強佔,即使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華出面也無濟於事。

進入2018年,特別是中美貿易戰爆發之後,某些中共體制內改革派學者拼盡全身力氣想發出自己的聲音,換來的是冷酷無情的打壓。11月1日,大陸民間智庫“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由北京前往哈佛大學參加“改革開放40年”研討活動,竟被中共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禁止出境!12月14日,大陸知名經濟學者茅於軾說:“現在這個時代,共產主義的思潮已經過去了。我也想明白了,不想再留在黨內了。知識分子中間很多人有這樣的想法。”他舉例說,80年代,他每年到北京和外地,主要是各個大學發表演講,每年至少40次,最多60次,相當於平均一周一次。但是,這個過程到1989年六四之後就停下了。他在國內出版了16本書,一半以上是80年代出的,到現在一本也出不了了!12月17日,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向松祚在人大一個總裁班上發表了“中國GDP增長或為負中國正面臨40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演講。這個視頻一上網,立即引起網友共鳴;但是一天之後全部被刪除。12月20日,88歲的中國經濟學家吳敬璉在財經智庫“大陸金融家”上發表“十大改革忠告”,很快也被全網封殺。

了解真相的中國大陸民眾正在覺醒。

中共統治中國大陸69年,發動了50多場血腥殘暴的政治運動,迫害死8000多萬中國人。據原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員金沖及所著《二十世紀中國史綱》披露,1959年至1962年,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運動,活活餓死3860萬老百姓!十年文革中,僅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一個冤案,就牽連138萬多人,打死1萬7千多人,6萬多人被打殘!1975年8月8日清晨,河南板橋水庫在連場暴雨後崩潰,引發豫南60座水庫接連潰壩,23萬人死亡。據時任中共副總理紀登奎的兒子紀坡民透露,這場災難本來可以避免,但是,由於鄧小平晚上打橋牌,延誤救災,導致23萬人喪命!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以流氓手段開始迫害信神敬神、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體,製造了21世紀全世界最大的人權災難。從那時起,人類歷史上罕見的一場非暴力反迫害活動在全球展開。無數事實充分證明: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中共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2004年11月,大紀元隆重推出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對此問題追根溯源,第一次將中共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的邪惡本質揭露得淋漓盡致。“九評”出世,在全球範圍內引發一場聲勢浩大的退出中共黨、團、隊大潮。到目前為止,根據大紀元網站的統計,已有3億2千多萬覺醒了的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2015年5月1日起至今,全球已有20多萬法輪功學員實名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2015年7月1日起至今,全球已有300多萬不修煉法輪功的人簽名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舉報江澤民。退黨訴江大潮,被譽為“當代中國影響最深刻的精神覺醒運動”。

2018年,“不信中共”已成為覺醒了的中國大陸民眾的共同心聲。今年9月,當美國對中共軍委總裝備部部長李尚福進行制裁時,大陸網民紛紛涌到海外大紀元、新唐人電視台網站、希望之聲網站留言:“川普總統,您給中國大陸底層民眾帶來了希望和福音。”“細化到個人,定點到個人,精確到個人,然後再實施打擊。這叫一個穩、准、狠。”“當年,美國打敗蘇聯靠的是太空戰和減稅戰;打敗日本靠的是貿易戰和金融戰。現在,這4場戰爭全部對準中共開炮。感謝川普總統!”“徹底解體中共邪黨這個世界上的毒瘤,這是全世界人民的願望,也是地球人的福音。”“讓這樣的打擊來的更猛烈些吧!中國人民歡呼雀躍,世界人民剷除了邪魔!這才是剛剛開始,川普總統,請繼續,我代表我們家族1010人支持您!”“把貪官的資產都沒收!為P2P受害者出口氣!”“要讓中南海里人人擔心:美國制裁的下一個雷霆,不知會落在誰頭上?”“打得好,打得中共滿地找牙。”“打倒共產黨,共匪不亡,中國不會好!”“中共已經進入秋風掃落葉的節奏了。那些曾經和正在助紂為虐的中共黨徒們,是不是該想想自己的下場與後路了?當中共解體、人民解放的時候,當與華夏同胞們痛飲三大杯,以志自由!”“對共匪邪教的制裁與打擊實際上就是打擊全球最大的恐怖組織!”這些網友可能都是退出中共黨、團、隊,對中共邪惡本質有清醒認識的中國人。

中共現在表面上還是一個龐然大物,實際上早就成了一具空殼。由於中共真正信奉的是拜權主義和拜金主義,因此,中共只是一個為錢而生、為勢而斃的急功近利者的聚合體。如果沒有官當,沒有錢賺,可能沒有人替中共賣命。對權力和金錢的追逐,使中共成為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對權力和金錢的追逐,使中共成為沒有任何凝聚力的一盤散沙。

中共的腐敗已經進入晚期癌症的晚期,癌細胞已經從骨髓擴散到表皮,任何人都無力回天。美中貿易戰的重擊,使中共的四分五裂已經表面化。如果說,當年胡錦濤是中共這個“維持會”的會長的話,那麼,習近平則是這個“維持會”最後散夥前的一個召集人。繼續保黨是逆天叛道;解體中共是順天而行。習近平如果選擇前者,就是選擇毀滅;如果選擇後者,或許還可起死回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特約評論員王友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