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嚴家祺 :由遠及近看40年前的北京民主牆

(2018年12月10日在美國國會大廈Rayburn's gold room召開的《民主牆40周年紀念會》發言稿)

今天帶來三幅高空、太空攝影圖:紐約、吐魯番盆地、西伯利亞勒拿河河口。這是從遠處看地球,可以看到,西伯利亞勒拿河河口,與所有樹枝分叉、與國家發展道路、我們人生道路的選擇一樣,有多種分叉,拋開細節看,原因是相同的。

【圖1】西伯利亞勒拿河河口

從時間和空間的遠處看歷史

歷史既要從近處看,也要從遠處看。遠和近,有時間的遠、近,還有空間的遠、近。我們在美國國會大廈,從大西洋西岸隔着太平洋看40年前北京民主牆運動,就是從時間的遠處和空間的遠處看北京民主牆。當年習仲勛給兒子起名時,就有這種潛意識。要挽救金融危機、要促進經濟增長,依靠良好政策,會有近期效果。近三個世紀以來,經濟學家清楚地了解到,經濟的長期增長,什麼財政政策、貨幣政策都沒有多大作用,只能依靠法治、依靠資本、依靠人才、依靠技術進步。這就是長期、遠期效果。當然資源也非常重要,但可以從國外購買。

看歷史也是這樣,從遠處看中國歷史,有兩個最為明顯的分界線,這就是秦始皇統一中國和辛亥革命。從遠處看毛澤東,毛澤東就是秦王漢武,他想稱帝,無需像今年習近平那樣修憲。毛澤東的氣概,超過唐宗宋祖,他依靠發動一次全國性的群眾運動,擱置憲法,使所有他不喜歡的文武大臣,讓普通民眾通過『大鳴大放大字報』和形形色色的手段,在這些官僚身上踏上一隻腳,一個一個地打倒。在人類歷史上,幾乎沒有一個君王有如此宏大的氣魄,不怕身後洪水滔天,把文革前的舊國家機器一掃而空。1949年後,毛澤東對中國歷史起的作用,就是逆轉辛亥革命開闢的大方向。

中國歷史的兩大分界線

從5000年中國歷史看20世紀的歷史分期,袁世凱1914年復辟帝制、1927年的北伐戰爭、1945年抗戰勝利、1949年毛澤東統一中國大陸、1979年民主牆事件、1989年六四大屠殺,都是重要歷史分界線。這些分界線重要性,就像魏晉南北朝時代的分合、戰爭的分界線一樣重要,但沒有秦始皇統一中國和辛亥革命重要。從公元578年北周王朝的皇帝宇文贇算起,到618年開國皇帝李淵建立新王朝——唐朝,只有40年,北周王朝、隋朝、唐朝是3個王朝,實際上,這3個王朝的3個皇帝,就像是一千四百年後的中國,從1978年到2012年的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一樣,相互熟悉,而且北周、隋唐3個王朝、他們之間還有婚姻血緣關係連在一起。北周王朝皇帝宇文毓的皇后是隋朝開國皇帝楊堅的皇后的姐姐,而唐朝開國皇帝李淵又是北周王朝和隋朝兩個皇后的外甥。

【圖2】公元5世紀70年代的中國

1949年到2018年,70年中國歷史,可以分為3個階段,這就是1949-1979年毛澤東時期。華國鋒時期,延續了毛澤東路線。1979-2008年,是鄧小平改革開放時期。2008-2018的今天,是從鄧小平改革開放向毛澤東路線倒退的時期。

1949年到1978年的中國歷史的總方向,是毛澤東化,是為了實行共產主義烏托邦,在共和名義下復辟帝制。1976到1978年,是華國鋒時期,雖然江青被抓起來了,華國鋒路線大體上還延續毛澤東路線。1978年天安門事件的翻案,以及隨之而來的民主牆運動,是改變中國歷史發展方向的重大事件。沒有天安門事件的翻案,鄧小平起不來。

1979年北京民主牆的歷史作用

1978年,中國有兩個"非毛化"的場所,一個是民主牆,另一個是胡耀邦在京西賓館主持召開的理論務虛會。在天安門事件翻案後兩天,來自貴州的黃翔等9位青年在北京成立啟蒙社,啟蒙社成立的這一天晚間,啟蒙社在天安門廣場靠近毛澤東紀念堂的柵欄上貼出了「應該重新評價文化大革命」、「毛澤東要三七開」的大字標語。民主牆運動,是全國性的『非毛化運動』,這是一場對1949年毛澤東『逆轉辛亥革命開闢的大方向』的撥亂反正。西單民主牆也是當時許多民辦刊物的張貼和發行場所。當年12月5日,魏京生以「金生」之名貼出了《第五個現代化——民主及其他》的大字報,第二年1月8日,由魏京生提名的《探索》出版。12月16日,徐文立主編的《四五論壇》出版。還有北島、芒克的《今天》、周為民、王軍濤創辦的《北京之春》、任畹町的《中國人權》、胡平的《沃土》、齊建昌的《科學、民主、法制》、《群眾參考消息》、《民主牆》,1979年1月6日,任畹町起草的《中國人權宣言十九條》在西單牆上張貼了出來。我也是民主牆的參與者,《北京之春》的刊名是我提議並為創辦人周為民、王軍濤所接受,創刊號上發表了我寫的一篇文章,署名是步曙明。在40年前,用鉛字印刷十分困難,在社科院外國文學研究所邵明瑞的努力下,為周為民、王軍濤主編的《北京之春》鉛印了一期,我把幾十本《北京之春》帶到京西賓館會場散發。理論務虛會也印發了人民日報記者非常詳盡的、民主牆的報道。

【圖3】1979年周為民、王軍濤主編的《北京之春》油印本

在這場撥亂反正中,有兩個人提出了兩個不同的口號。一個在中南海提出,另一個在民主牆提出,這就是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和是魏京生的「第五個現代化」。「改革開放」是為了實現經濟現代化,「第五個現代化」就是「政治現代化」。

改革開放的扭曲變質

「改革開放」是最近40年來中國經濟發展的總綱領,但特別是後30年,扭曲變質十分嚴重。從1978年到2008年,有三個重大歷史事件,嚴重地扭曲了改革開放的進程。一是鄧小平在1978年說了民主牆是好事後,出爾反爾,在1979年摧毀了民主牆。1979年3月25日,魏京生在《探索》上發表了《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說「必須警惕鄧小平蛻化為獨裁者」,四天後,魏京生被捕。魏京生被捕後一天,鄧小平在理論務虛會上作了《堅持四項原則》的講話。從這一天開始,民主牆的主要人物,一個個被逮捕關進監獄,理論務虛會也草草收場。

第二個重大歷史事件是反自由化運動和總書記胡耀邦下台。

第三是1989年的六四大屠殺。

這三個事件,造成了成千上萬的受難者。今天,趙紫陽沒有瞑目,天安門母親還在苦難中哭泣。

六四大屠殺後,改革開放發生了嚴重扭曲,權錢交易、兩極分化是主要特徵,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實際上是19世紀歐美的老資本主義,是維克多·雨果、巴爾扎克、左拉筆下的資本主義,不是今天歐美民主的資本主義。這種老資本主義,在中國就是太平天國、毛澤東產生的土壤。習近平只看到近處,看不到遠方,他對鄧小平進行『反向撥亂反正』,做了三件事:一是學毛澤東搞個人崇拜;二廢除鄧小平1982年憲法『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三經濟上『國進民退』。所以,可以說,從2009年到2018年,這10年,尤其是2012年來,中國變革的總方向是『局部毛澤東化』。

今天中國,經濟在改革開放下儘管有了很大發展,但政治沒有現代化。經濟上的成就在專制政治下,在遭遇政治經濟危機下,就可能毀於一旦。只要中國維持着有三千年歷史的王朝政治的專制傳統,中國就不可能真正強大起來。中國許多人物,在與外國首腦人物的會談時,還可以看到大清王朝官僚的姿態和身影。

政治現代化是中國進步的首要目標和綱領

從2019年到2049年,面對最近10年來的倒退,中國如何發展,經濟學家陳志武提出,中國要進行第二次改革開放,如果只搞半邊改革,只改經濟,不改其他,會帶來方方面面的扭曲,到最後必然會產生一些動蕩和危機。陳志武最近說,必須做全方位的,而非局部的改革。所謂『全方位的改革』,我認為,首先就是魏京生40年前提出的『政治現代化』。實現政治現代化有兩個前提條件,第一是進一步非毛化。第二就是在中國大地上恢復六四真相,使正義的陽光照耀中國大地。胡耀邦、趙紫陽為中國走出毛澤東時代、為中國進步和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他們都含冤而死,冤案在中國不能申張,法治在中國就不可能建立起來。正是因為中國大地上不講正義,所以,法治無法確立,冤假錯案遍布中國大地。法治的精神就是讓法律正義像陽光一樣普照大地。

確立法治、厲行法治,是政治現代化的一個具體目標。政治現代化還有九個具體目標,這就是,憲法至上、軍隊非政治化和國家化、多黨政治、議會民主、司法獨立、分權制衡、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限任制、文官制度、人權保障。

政治現代化,不只是所謂民運人士的訴求,而是全中國人民的共同目標和綱領。沒有政治現代化,中國就有人還要想當皇帝,中國就不能走出王朝循環和分裂統一循環,沒有政治現代化,中國就沒有光輝燦爛的明天。我今天來到這裡,最重要的是說一句話,就是,政治現代化是中國走向進步的首要目標,是中國未來改革的綱領。在不遠的將來,中國一定是一個接受全人類普世價值的、自由民主文明富強的國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