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每人每月供應4兩肉票的時代 王洪文的狼狗吃什麼?

每人每月供應4兩肉票的時代 王洪文養的狼狗(叫馬林)一天要吃好幾斤新鮮牛肉,過着了養尊處優的生活。

王洪文與法國總統蓬皮杜碰杯

效忠於人,這是古今中外一種普遍的政治現象;但是,效忠於狗,卻可以稱得上是曠古奇聞了。

這件事發生在那個史無前例的年代。當時王洪文和我都擔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上海市革命委員會副主任,我們的家都住在上海康平路市委大院里。他養過一條狼狗,故事就發生在狼狗身上。

康平路市委大院,簡稱“康辦”,那時由三排房屋組成:北部的一排是小禮堂和市委書記們的辦公室,中間一排是三幢五層樓高的公寓,南部的一排是八幢兩層樓的花園洋房。王洪文是一九六八年搬進康平路市委大院的,開始的時候住在中間一排公寓房屋的西部三樓,住公寓樓當然是不便養狼狗的。

一九七〇年以後,張春橋和姚文元長期留在北京,他們的家屬還都住在上海康平路大院里。上海市的工作一度交給王洪文主持,他便從公寓樓搬進了南面的花園洋房裡,佔用了兩套住宅,住宅的前面,是一片較大的花園;住宅的後面,有一條可以貫通全院的柏油小路,越過小路,橫穿草地,就可以到達姚文元家屬以及我家和王秀珍所住的公寓;而王洪文的左鄰右舍,則是張春橋和馬天水等人的家。

就在王洪文搬進花園洋房以後不久,南京軍區的一位領導送給他一條純種的德國狼狗,這條狗剛來的時候,還比較小,王洪文很疼愛它,一有空就把它抱在懷裡,給它取名叫“馬林”。王洪文有兩個兒子,當時正在念小學,王秀珍給他們起了兩個外號——“大獃瓜”和“小呆瓜”。每天一放學,兩個“呆瓜”就牽着小狼狗馬林滿院子奔跑。半年過去了,一年過去了,這條狼狗迅速地長大起來,昂起了頭,足足有半人高,它長得越來越象一條狼,呲牙咧嘴,伸着血紅的舌頭,怪怕人的。

狼狗馬林長得快,食量也大了,一天得吃好幾斤牛肉,王洪文每月六十八元的工資,怎麼養得起?那就找個借口:狼狗既然是保衛王洪文的,它的供給關係就隸屬於市委警衛處。警衛處當時設在康平路市委對門,負責人原來是上海警備區的幹部,文革初期到“工總司”支左,跟上了“工總司”司令王洪文,市委警衛處這個要害部門原來掌握在空四軍政委王維國手裡,林彪自我爆炸,王維國隨之倒台、警衛處的大權就落入了王洪文之手。警衛處的頭頭對王洪文可謂忠心耿耿,成天緊跟着他。現在養了一條狼狗,也算多了一個幫手,它的食品供應當然可以公費開支,頭頭關照下去,每天就由穿軍裝的警衛員送牛肉等去王洪文家。

說也奇怪,這條狼狗對於穿軍裝的人,既不叫也不咬,大概是“吃了人家的嘴軟”吧;對於王洪文一家,它當然也是搖尾乞憐、俯首貼耳的。可見了別的人,它卻凶相畢露,狺狺狂叫,不管你是大人、小孩、男人、女人,大院裏面的或是大院外面的,它都要衝上去威嚇一番。

王洪文的住宅後面,隔着一條柏油小路和一片草坪,有一幢辦公樓,是市委機關和行政,後勤人員的工作室,這裡進進出出的一般幹部和工作人員不少,他們經常受到狼狗馬林的威脅,大家的心裏很惱火,可是誰都敢怒而不敢言。

在整個大院里、還住着張春橋、姚文元的家屬,以及馬天水、我和王秀珍全家。我們到小禮堂開會,或是外出活動,後面都跟着穿軍裝的警衛員,那條狗見了穿軍裝的特別客氣,所以“首長”們倒也沒有感覺到狼狗的騒擾;特別是王秀珍,她幾乎天天到王洪文家去,那條狗對她也特別親熱。但是,那些家屬和孩子們就倒霉了!每天上班、上學去的時候,或是下班,放學回家的路上,往往就和狼狗馬林“遭遇”上了。當時,大院里的家屬中女孩子特別多,張春橋家有三個女兒,姚文元家三個女兒,我和王秀珍各有兩個女兒,此外,還有馬天水的女兒,柯慶施家的女兒等,總共十幾個女孩子進進出出。那條狼狗看見女孩子們好欺負,老遠的就狂叫着撲過來,直嚇得女孩子們尖聲嚎叫,四散奔逃;姚文元的女兒和我的女兒幾次被狼狗馬林嚇得哭了起來。

大院里的工作人員和家屬們對王洪文家養一條惡犬都有意見。康平路辦公室也好,市委警衛處也好,多次聽到工作人員及家屬們對養狗的反映,但是因為王洪文不鬆口,那條狼狗就照樣在大院里四處橫行。

直到有一天,差一點出事,才開始研究對狼狗馬林的處理問題。那一天早晨,姚文元的妻子金英拎了包準備去上班,剛步下樓梯,走出大門,還沒來得及注意周圍環境,狼狗馬林就突然從遠處朝她猛撲過來,馬林豎起兩隻尖耳朵,露出雪白尖利的牙齒,伸出長長血紅的舌頭,雙眼露出凶光,惡狠狠地朝金英身上撲去。金英猝不及防,手腳發軟,她本來就有心臟病,經這樣一嚇,差一點昏過去……

兇惡的馬林這一次終於激起了眾怒,而且驚嚇的是姚文元的妻子,真要嚇壞了誰來擔當這個責任?院子里的各家各戶以及普通的工作人員都強烈要求市委警衛處趕快把狼狗送走,正好在這節骨眼上,王洪文要去北京,狗的主人走了,狗的靠山沒了,它就不能再肆意逞凶了。於是,大家開始出主意,給馬林安排一條出路:有人主張把狼狗送回部隊去,有人建議將它送給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作動物試驗,也有人在背後發牢騒,說不如把狼狗宰了倒可以享用一頓噴香肥美的狗肉。

正當惡狗面臨厄運的時候,王秀珍出來發佈“指示”,挽救了狼狗,她說:馬林是“洪文同志從小養大的,洪文同志很喜歡它,把它送到什麼單位去都不合適、還是送給上海西郊公園,好好養起來供人參觀”,市委警衛處原來是王洪文直接管的,王洪文一走,把領導權移交給了王秀珍,王秀珍的“指示”一下達,警衛處頭頭立即行動,派了專門的警衛員開了專車把馬林送到了西郊公園,毎天供應幾斤新鮮牛肉,還築了像模象樣的狗窩,讓狼狗在那裡過上了養尊處優的生活……

康平路大院里由狼狗馬林引起的風波,終於逐漸平息下來,過了不久,人們對狼狗事件開始淡忘了。然而,也有人沒有忘紀。幾個月以後,王秀珍忽然提出:送到西郊公園去的狼狗馬林,不知道養得怎麼樣了,她要親自去看看,也好向王洪文有個交代。選了個風和日麗的日子,王秀珍穿上她到阿爾巴尼亞訪問時做的一身毛料衣服,帶上王洪文的幾“小兄弟”,由警衛處頭頭陪同,開了幾輛轎車直馳西郊公園而去……

一場“探望”狼狗的活劇演完以後,王秀珍從西郊公園回來,用她那高八度的尖噪子直嚷嚷:“我們到西郊公園去看過馬林了,那狗長得又肥又大,真神氣。它還認識我,可討人喜歡啦!”

遠在北京的王洪文,通過紅色保密電話得知了這樣的“喜訊”,高興地笑了。

“打狗要看主人面”,反過來的道理也是一樣:“敬狗為了孝主人”。

狼狗馬林在西郊公園一住幾年,誰也不敢動它一根毫毛。直到“四人幫”覆滅以後,動物園的飼養工人們怒不可遏,立即動手把它宰了,大啖了一頓狗肉,才算解了心頭之恨。

原標題:狼狗鬧“康辦”

(摘自徐景賢《十年一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十年一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